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来自心怿的诗 (2-279)
毕桥 2021-7-4 20:18
我身形猛然朝上空弹射而去,十级宇宙共振加太极崩力,面对着宛如山峦般的巨爪,右拳一拳闪电般砸在巨掌的掌心处! 强光爆炸,空中巨响,那只巨爪被这一拳直接轰穿! 伴随着海里传来的一声声怪叫声,整只爪子都被右拳带起的光气直接往下甩飞而去,迅速埋没到紫色的 ...
个人分类: fiction|2524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来自心怿的诗 (2-278)
毕桥 2021-7-3 22:21
把宇宙十级共振态能量运行得更快,我的经络中金色的炙热开始冲击,很快一切又变得畅通无比,我心中稍有安稳。 四周浓厚的蓝黑雾越来越浓密,遮住了一切方向,犹如蓝黑之夜。 突然间,天空下起了暴雨!雨水是蓝黑色的,落在小船木板上,而下面紫色海面跳跃的火焰散发的冷气 ...
个人分类: fiction|2516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来自心怿的诗 (2-277)
毕桥 2021-7-2 21:08
船儿无声无息地轻轻驶出,时间轻微地抚摸着我的记忆和联想慢慢地流逝。萍姑娘是萍的化身吗?是并行时空中另一个萍? 这些科幻般的联想,现在似乎成了现实,还有那可憎的上天神皇,怎么一想到他我就来气,仿佛前世有仇似的。 小船一开始往前驶去不久,立即能够感受到海 ...
个人分类: fiction|2456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来自心怿的诗 (2-276)
毕桥 2021-7-1 22:32
萍姑娘看了看我,又看向前方的紫色大海,说道: “ 先生是聪明人,应该能感觉到这紫色海的危险吧。 ” “ 是的,但不清楚渡海的危险来自于哪些方面? ” 我希望多与萍姑娘对话,研究她,了解她,她太像萍了,我挥抹不去的梦。 “ 蓝色的天上,紫色 ...
个人分类: fiction|2428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来自心怿的诗 (2-275)
毕桥 2021-6-30 07:45
明明是低温零下200摄氏度,但还有蓝色的海浪在运动,并没有冷冻凝固,奇异的凝聚态物质性质已超越了我对地球上物质的认知。 不知什么时候海边涌现出一只小船,船上站着一位美丽的姑娘,像星星明亮的眸子,像荷花梳着刘海,柔顺的长发,随着海浪跌宕起伏,又犹如孤寂大海紫色上 ...
个人分类: fiction|1720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来自心怿的诗 (2-274)
毕桥 2021-6-29 20:12
然后在冰冻的极处又跳跃起一层紫色的火焰,犹如冰冻的灵魂,那火焰透过空间的距离,给人不是火热的感觉而是地狱般的冰冷,是一种把世间一切凝固成蓝色冰封的超低温妖孽。 我连忙进入十级宇宙共振态,周身闪起白色的光芒,形成一道护体,让冰寒不至于入体,但是那紫色的 ...
个人分类: fiction|2331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来自心怿的诗 (2-273)
毕桥 2021-6-29 06:35
红衣青年双眼立即冒火,随手一道蓝色的水刃横扫过去,喝道:“去你的挑拨!” 直见蓝光扫过白衣的身影,接着是白衣痛苦不堪的样子,然后图像就慢慢消失了,好像什么都不曾存在过。 我笑着问道:“怎么样?醒悟了?还要对第三掌吗?” 红衣青 ...
个人分类: fiction|2122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来自心怿的诗 (2-272)
毕桥 2021-6-27 22:23
这意念像滚滚溪流在经络中开始流淌,所到之处引导着咆哮的烈火与翻腾的冰雪开始相互融化,融化成一股金色气流在经络中缓缓涌动。 越来越多的烈火与冰雪被融化成金色的气流,金色在我的经络里逐渐成为主流颜色,在周身经络里形成一种涌动,那有规律地合着心跳的节奏的涌动,越来越强大 ...
个人分类: fiction|2512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来自心怿的诗 (2-271)
毕桥 2021-6-26 21:12
还是进入十级宇宙共振态吧,说时迟那时快,红衣青年双掌已击到,我轻轻地带着旋转双掌迎上去。 强大的蓝焰席卷着冰雪在我的经络中咆哮地奔驰着,巨大的雷声在耳边鸣响,迅猛的海潮在周身此起彼伏,热血在沸腾和燃烧,那遍布神经系统的感觉和情绪却在冻结,我的意识在疼痛的深渊里正在模糊 ...
个人分类: fiction|2173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来自心怿的诗 (2-270)
毕桥 2021-6-25 21:45
所以虽然我被红衣青年一掌击飞20米远,浑身鲜血淋漓,倒在地上,但我还是顽强地站起来,擦去嘴角的鲜血,仍然是面带讥讽地冷笑。 看来对方的元气冲击,对我的虚空经络来说,乃是七损八益,具有通经络,回死机之奇效,关键的关键就在于宇宙自然共振态,那是在巨大冲击力面前实现阴阳 ...
个人分类: fiction|1686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7 02: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