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OXIN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jzhaoxm 何思何虑,居心当如止水。勿取勿忘,为学当如流水。

博文

国人的防灾意识

已有 3265 次阅读 2010-7-29 14:05 |个人分类:人文社科|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意识, 减灾, 防灾

72325日,豫西南山区发生严重洪涝灾害,栾川县潭头镇汤营大桥垮塌,据现场记者介绍,大桥垮塌前,桥上有很多人在看河里的洪水,可以想象当时他们绝对不知自己的生命即将被他们眼中的风景夺去。昨晚看《新闻1+1》,主持人介绍,河南伊河大桥因为洪水而坍塌的事件,到目前为止已经造成66人死亡和失踪。在事后的第三天,当地的相关部门就写了一份检讨,这份检讨还在报纸的头版头条登了出来,在河南全省防汛工作视频会议上,副省长刘满仓沉重地说:“‘栾川7·24事件中,桥梁垮塌造成群死群伤,是一场特重大事故,这次事故完全可以避免!。人死了、县委县政府写了检查登报了、省长沉重地说了这个事故本来完全可以避免!而实际情况是没有避免。所有的这些,是不是有些晚呢??

在这个问题上,对《新闻1+1》评论员白岩松的评论很有同感。白岩松(评论员):“我觉得最关键的是在发生了这样的悲剧之后,我们怎么去反省,尤其反省的重点在哪里,这样才能够真正地做到痛定思痛。形成这个桥梁的垮塌的原因,大家无外乎现在是从三个方面去总结,造成这样的一个悲剧:第一个,当然是由于持续的暴雨所导致的特大的洪水,这是排在第一位的;接下来要强调的是大家在怀疑是不是桥梁的质量有问题,这是第二个;第三个,大家想的是为什么在当时充满着危险的情况下,桥上会有这么多人,不管是少量路过的,还有把它当成了观景台看水的,我觉得这个时候分析起来就非常有意思了。因为我们不能去指责说全部的原因都在暴雨导致的特大洪水使这个桥梁垮塌了,因为未来也有可能遇到,我们是要尽量地在这样的特大洪水面前去避免伤亡,对吗?......我还是觉得我们有一点把注意力过多地放在了对桥梁质量的关注上,它是不是一个大问题,是一个很重要的大问题。但是在这次造成了超过60人生命的一个巨大悲剧的事故面前,我认为它仅仅是第二位的一个责任,我们是需要一段时间再慢慢地去看看它究竟问题出在哪儿?第一位的问题,最麻烦的还是一个我们的这种警觉和提前的对生命的这种防范。......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呢?去年去台湾八八风灾,其实台湾基础建设也是很棒,但是八八风灾我看到了太多的桥梁垮塌的场面,但是桥梁垮塌本身几乎没有带来人员伤亡,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几年前我去台湾,在台风来之前,很多个小时之前,所有的警察等等都已经出动了,开始到海边各个地方开始拉绳,就不让人进去了,车全部劝退,那是一个非常大的工作量,最后把人都离开危险的部位。......我们去想象一下,如果在这个桥的过程当中,如果我们要让这些人更早地就离开危险部位的话,哪怕一个人能想到的话,这个悲剧能发生吗?它不过就变成了在这次持续降雨过程中,洛阳市垮塌的34座桥梁当中的一个,我们只记住了数字,而没有记住死亡和悲剧。......另外还有一点是,我们永远不敢简单地寄希望于不来这么大的洪水,这是第一个不敢寄希望,你不敢吧?我也不敢。因为大自然随时变脸,你不知道它会是什么样的,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们还不能寄希望于所有的桥梁在任何超出这个常规的自然灾害面前,也是安然无恙的,这既有大自然是出乎你的想象的。......我去年去了台湾的八八风灾我就知道了,大自然太厉害了,它可以让一座城市将近两米泥的厚,桥梁很多都坍塌。另外还有一个我们工程质量的问题,我们不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每一个工程的质量都特棒的,这需要综合地去使生命得到一种保障。所以我说,警觉和安全意识,尤其在有关部门能更早地意识到这儿很危险,该拉绳的拉绳,该出动人力这块儿就不让通车了等等,大家就不会出现这样一种悲剧了。”

这座桥是石拱桥,垮塌的桥里没看到钢筋也不奇怪。姑且不论桥梁的设计、施工是不是有问题。桥梁的设计有规范要求,它不能保证无论多大的洪水都能坚若磐石,如果那样,桥梁的造价势必会增加很多,从理论上来说,这样的设计是不合理的。

 这里边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意识防灾意识,近年来我们看到、听到太多的灾难,我们不能通过生命的消失来提升我们的意识5.12以后,国家将512定为防灾减灾日,目的就是为了防灾减灾,避免灾害的发生,而一旦发生了就要将灾害降到最低。但是,自上而下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有没有切实有效的行动呢?在这一点上,我们应该向近邻日本和我们的台湾同胞学习,并且要扎扎实实的学,各级公仆该做点实事,哪怕一点也好。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62351-348237.html

上一篇:日本印象
下一篇:“哀悼日”过后不能止于悲痛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6 07: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