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达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illside 思接地质年代,眼扫地球内外 …… 跋涉于水文水资源、地理科学、土地利用与规划、科学思辨、中外哲学

博文

鲁迅先生是如何进入北大任教的?

已有 3556 次阅读 2023-4-5 09:46 |个人分类:人物沧桑|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鲁迅先生是如何进入北大任教的?

—— 鲁迅先生进北大任教,系其弟周作人直接推荐;马裕藻推荐或蔡元培约聘之说似不成立

——"蔡元培约聘、范源濂主张保留公职”“钱玄同让鲁迅见蔡元培,蔡约聘鲁迅“似是戏说

陈昌春

       鲁迅先生是如何进入北大任教的? 我此前不很清楚。看到网文《翁文灏与马衡》介绍:“马裕藻,1913年任北大教授,蔡元培的得力助手,后任北大国文系主任14年,鲁迅能去北大教书就是他的推荐”(https://www.meipian.cn/4eeub95n?share_depth=1&first_share_to=group_singlemessage&first_share_uid=235748)。

       至于鲁迅先生此前进入教育部的过程,网文《鲁迅的职业生涯之路》(https://www.sohu.com/a/258145249_100222688)有介绍:“‘鲁迅是1912年初到南京教育部工作的,谋得一份部员的工作。.....中华民国政府机构就由南京迁至北京,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鲁迅也随中华民国政府教育部迁往北京办公。......教育部初始时只有蔡元培、蒋维乔和会计3人,后来又有范源濂、许寿裳、吴雷川、杨树达、钱均夫、陈衡恪、黎锦熙等人被聘到教育部工作,这些人大都是浙江籍人士。曾在原清朝学部担任主事、参事等职的范源濂被任命为教育次长,协助蔡元培主持日常工作,翰林出身的吴雷川也曾出任教育次长,许寿裳则出任教育部佥事,而钱均夫等人到教育部工作的时间要稍晚一些。许寿裳被蔡元培遴选到南京教育部工作后,与在绍兴的鲁迅始终保持着书信联系,由于其被部里琐碎事务忙得焦头烂额,急需找人一同分担日趋繁重的工作,遂向蔡元培推荐了鲁迅,蔡元培了解到鲁迅是绍兴同乡且也是留日生,批准并聘任鲁迅到教育部工作。’”

       《鲁迅的职业生涯之路》还介绍:“‘1923年,许寿裳在教育总长彭允彝执政时期,由于经常与彭允彝意见相左,被外派出任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校长,许寿裳多方延聘教授,以增强学校的师资力量,而且还聘请一些专家学者来校兼课,鲁迅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任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的兼职讲师,由于鲁迅没有相应的学位,因此只能聘他为讲师而不是教授。.....尽管鲁迅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等京城高校授过课,但那都只是兼职,而他在私立厦门大学短暂的执教生涯,也是他成名之后第一次正式执教经历,他依旧讲授中国小说史、中国文学史等课程,但也仅仅执教了四个月,就主动选择辞职,离开了厦门大学南下广州。’”可以看到,鲁迅先生由于最高学历只是南京矿路学堂毕业,影响了其教职的评定。

        网文《关于胡适应聘北京大学及其他》(孟凡茂)(http://www.chinawriter.com.cn/GB/n1/2018/0726/c404063-30171103.html)介绍:“‘:“‘1916年秋,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博士学位的胡适思考明年回国后的工作问题,写信托友人汪孟邹谋职。9月1日在法国的前教育总长蔡元培接到现任教育总长范源廉的电报,邀请他任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于11月回国,12月接受总统命令任北大校长。......1917年1月蔡元培就任北大校长,因为有教育部的老关系,又是绍兴同乡,鲁迅与蔡元培应有多次会晤。在1917年2-3月间,鲁迅把弟弟周作人推荐给蔡校长,蔡校长当即应允了。周作人曾留学日本,学习日文和希腊文,研究欧洲文学史,也没有取得学位的记录。鲁迅于3月7日给周作人寄去60元旅费,让他来京。周作人于4月1日到京。到京后,周作人立即拜访蔡元培。因学期中无法安排本科的课程,蔡校长想聘周作人在预科教国文,但他不想教。后来,蔡元培聘周作人任国史编纂处纂辑员,月薪120元,4月16日起上班。秋季开学后,周作人拿到蔡校长9月4日签署的聘书,任文科教授兼国史编纂处纂辑员,月薪240元。鲁迅在教育部任职,但与北大常有联系,1917年8月7日鲁迅把所设计的北京大学校徽寄给蔡元培校长。鲁迅到北大任教是在1920年,聘书上说,“敬聘周树人先生为本校讲师,此订。国立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中华民国九年八月二日,第一百六十一号。”聘鲁迅为讲师是根据北大的新章程。在蔡元培就任北大校长的一个月后,1917 年2月20日出版的《教育杂志》就刊登了《蔡元培整顿大学之办法》,关于教员的专任和兼任做了六条规定,其中第三条,“教员中有为官吏者,不得为本校专任教员”。因鲁迅在教育部任职,在北大也就只能是兼任讲师。但鲁迅还可以在其他学校兼课,1920年8月26日北京高等师范学校聘鲁迅为该校讲师,也是教授《中国小说史略》。’”

       网文《被“双开”的鲁迅与许广平》(https://zhuanlan.zhihu.com/p/393671406)称:“‘1920年8月,鲁迅应北大校长蔡元培的邀请任北大的讲师(讲师是当时最低的学衔,在助教之下),之所以任的是讲师,倒不是因为他没大学文凭,那时也不看重文凭,而是因为蔡元培规定只有全职的教师才可以当教授,兼职的不行,而鲁迅又不想放弃教育部佥事的三十元大洋的月薪。’”这篇网文所说“讲师是当时最低的学衔,在助教之下”及“蔡元培规定只有全职的教师才可以当教授,兼职的不行”或许都不符合事实。

      期刊文章《鲁迅与马裕藻、马衡兄弟交往考》中,轻描淡写地一语提及“1920年8月,鲁迅被聘为北京大学国文系讲师,其聘书就是由马裕藻专门递送的”,并未提及专门推荐鲁迅先生之事。

     期刊文章 《鲁迅在北京大学时期的学潮观与爱情观》(王学亮,2011)中提到,是周作人因觉得难以胜任北大新设课程《中国小说史》,遂推荐其兄鲁迅先生授课:“‘1920年秋季开学的时候,鲁迅应聘到北京大学任教。这事的原委,周作人在《知堂回想录》里说:还有一件事,也是发生在一- 九二0年里,北大国文系想添一样小说史,系主任马幼渔便和我商量,我一时也麻胡的答应下来了,心想虽然没有专弄这个问题,因为家里有那一- 部鲁迅所辑的《古小说钩沉》,可以做参考,那么上半最麻烦的问题可以解决了,下半再敷衍着看吧。及至回来以后,再一考虑 觉得不很妥当,便同鲁迅说,不如由他担任了更是适宜。他虽然踌躇,可是终于答应了,我便将此意转告系主任,幼渔也很赞成。查鲁迅日记,在一九二O年八月六日项下,记着“马幼渔来,送大学聘书”,于是这一事也有了着落。’”

      《鲁迅与北京大学》(梁柱)的书刊长文,也仅简单地提及“一九二O年八月二日, 北京大学正式聘请鲁迅为小说史科讲师。鲁迅六日日记载‘ 晚马幼渔来送大学聘书’。“

       周作人《知堂回想录》中讲述的鲁迅至北大授课的过程,可能是可信的。尽管蔡元培先生早就认识并请鲁迅先生制作过北大校徽,但由蔡元培先生主动邀请并落实之说法,应不成立。 蔡元培先生可能只是批准与配合周作人的推荐及北大国文系主任的请求,办理了有关任职手续。

       鲁迅先生去北大兼课之前,与蔡元培先生的关系就很密切。比如,蔡元培先生到北大任职不到一周,鲁迅先生刚从老家回京,就紧急拜访。因此,日后鲁迅先生想到北大任教,未必需要其他人的所谓推荐。自荐足矣!至于周作人推荐鲁迅先生兼课 ,只是小说史暂缺合适教员,请鲁迅先生兼职帮忙。

       鲁迅先生去北大任教,主要的推荐者看来只有一人,即其老弟周作人。其他人士只是表示赞同并办手续而已。周作人如果自己不讲,可能就只有不同版本的“佳话”了。蔡元培先生虽然已经熟悉鲁迅先生,但可能不便聘请专任而没有邀约。因为鲁迅先生在教育部的薪酬比北大高薪聘请的洋博士胡适先生还高。鲁迅先生只有国内的中专学历,即使聘请为专职教师,薪酬也不会高于胡适。

        《鲁迅年谱长编》以极简的语句“被北京大学聘为讲师”,未提及任何前期过程。

附1: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Gh411S7Pw/

附2:https://www.iqiyi.com/v_11lncofpol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