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达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illside 思接地质年代,眼扫地球内外 …… 跋涉于水文水资源、地理科学、土地利用与规划、科学思辨、中外哲学

博文

著名地理学家洪绂先生留法师承辨析

已有 3333 次阅读 2022-12-30 20:33 |个人分类:人物沧桑|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著名地理学家洪绂先生留法师承辨析

陈昌春

       著名地理学家洪绂先生在法国里昂留学里的师承情况,现有可见文献中的说法,大多数是欠妥或错误的。下面进行一些分析与澄清。

       《闽侯地理学家洪绂:以研究著述报答国家》(2016-09-13 15:04:33    来源:福州晚报)介绍:“1928年,洪绂被录取为公费留学之“俭学生”,赴法国入“里昂大学”学习,专攻经济地理。他的毕业论文以“茶”为主题,详细论述了地理与茶叶的关系、中西茶叶贸易以及茶叶对中西文化交流的影响等,法国学术性老报纸《辩论日报》专文予以推介。洪绂还获得了里昂大学地理学博士学位。”(http://culture.fznews.com.cn/node/10763/20160912/57d618e5c34f8.shtml

       部分文献中,将洪绂先生获得博士学位的高校称作里昂中法大学,这是错误的。里昂中法大学仅是一所助学性质的中法合作机构,本身无学位授予资格。洪绂先生是在里昂大学获得博士学位。

       现有的洪绂先生事迹文献,多称“洪绂先生在法国里昂大学师从著名地理学家德马东(E. de Martone)”。

      对比之下,于洸先生所著的《西南联大名师》一书及网上的洪绂先生留学师承的介绍,似乎是错误的,他可能并非马东先生的弟子。于洸先生抄错的可能性不大,或许是引用的源头文献有问题。我是看到《中山大学自然地理学的优良传统》(曾昭璇)一文称“洪绂先生博士论文是茶叶地理,但他的导师自然地理也很有水平,即法国著名的学者Andre Allix和Maurice Zimmerman两人,他们是Blanchard高徒。”我由于洸先生与曾昭璇先生的说法矛盾,结合里昂大学情况,认为是于洸先生出错。再结合里昂大学情况,我也疑心曾昭璇先生的说法值得推敲,因为马东先生与Maurice Zimmerman似乎都没有里昂大学的任教经历。

       洪绂先生赴法及居留的时间,不同文献也说法不一。部分文献称“1932-1933”。这个仅有一年的说法,应当也是错误的。

       《金陵女子大学校友洪范口述自传》一文(https://alumni.nju.edu.cn/6a/74/c312a158324/page.htm)介绍:“祖父有四男一女五个孩子:洪业、洪沚苹、洪绅、洪绶、洪绂”。洪绂先生之兄洪业,又名洪煨莲,是著名的史学家。《侯仁之手稿笔记 留英期间手稿笔记》一书介绍:“当父亲(侯仁之)得知洪师的弟弟洪绂从法国留学回来在清华大学教地理时,曾想转学到清华。洪师说:“你不必去清华,让他来给你讲课。”

        单纯基于现有的中文文献,难以分辨洪绂先生的留学师承情况。所幸的是,网页上有法国里昂大学André Allix撰写的洪绂先生博士论文介绍,而文章中指出,André Allix正是洪绂先生的博士导师。至于曾昭璇先生回忆中所说的Maurice Zimmerman先生,可能不是洪绂先生的博士导师之一,因为Maurice Zimmerman先生似不在里昂大学,而在里昂“商会高级学院”工作。

       André Allix先生在《Les Études rhodaniennes》(vol. 9, n°3-4, 1933(《罗丹尼亚研究》)发表《Hung Fu, La géographie du thé》(洪绂,茶的地理),介绍洪绂的博士论文内容(https://www.persee.fr/doc/geoca_1164-6268_1933_num_9_3_5601)。下面根据机器直译略加极简字句修饰后介绍摘录如下:

                                                    洪绂的博士论文《茶的地理》

      洪(绂)。- 茶叶的地理环境。Lyon, Bosc et Riou, 1932, in-S", 216 p., 6 maps, 6 photos, hors-texte, 10 graphs, critical bibliography of 376 issues. 提交给里昂文学学院的大学博士论文(里昂大学地理学和罗丹尼亚研究学院图书馆,由André Allix指导),20页。(他是)里昂法中研究所的第一位寄宿学生来我校接受地理培训,并提交了一篇论文作为其工作的总结。

     284页(报告内容)

   关于茶叶的地理学。他着手确定适合这种作物的各种物理和人文环境,他称这种作物是 "继水稻之后,远东最有趣的植物"。这个主题之所以更有吸引力,是因为除了1891年德国的一篇相当摘要的论文和1914年拉乌尔-布兰查德(Raoul Blanchard)先生的一篇很好但很短的文章外,还没有人从地理角度来处理这个问题。作者在中国茶叶种植和贸易方面的家庭关系使他的作品更有意义。

     在其他人之后,洪福先生表明,茶叶的物理要求几乎完全是气候性的,因为它既生长在中国肥沃的 "红土 "上,也生长在锡兰由片麻岩分解而成的贫瘠土壤上。作为一个单一的物种,它产生了大量的品种,其中包括许多或多或少受欢迎的年份。但最重要的两个是中国茶(Thea Sinensis)和阿萨姆茶(Thea Assamica)。两者都希望有一个炎热、潮湿的夏天,到目前为止,这几乎完全将它们与季风和赤道国家联系在一起。第一种可以生活在年降雨量超过1100毫米和带有寒冷色彩的冬季;"中国气候 "与之相对应,它赋予了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的古老的世俗种植园。第二种需要至少2000毫米的年降雨量;它在阿萨姆邦找到了 "孟加拉气候",尤其是在爪哇、苏门答腊、特拉万科和锡兰的西南部,这是一种赤道类型的气候,温度温暖而稳定,全年降雨量均匀分布,为其最大产量提供了最佳条件;正是在这双重领域,大型现代种植园在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发展起来。

       两大品种中的每一种,都被严格地划分为两个大的地理区域,对应着两种不同类型的人类住宿。种植茶叶的多种方式,使其可以使用的精心处理,需要大量和非常廉价的劳动力。古老的中国文化以其家庭园艺的特点完美地适应了这种开发,维达尔--拉布拉什将茶文化称为 "中国环境的女儿 "是正确的。相反,阿萨姆、锡兰、印度和巽他群岛的新文化需要整个进口的劳动力,种类繁多,需要整个规章制度,需要一个像其他传统一样合理化的组织。因此,中国人的剥削伴随着拉米勒和小村庄的栖息地,摘要,"初级";另一个是现代的,人工的栖息地,在工业营地,有时诞生了真正的城市;资本主义和欧洲的茶文化的建立重新占领了阿萨姆。

        直到1850年左右,茶叶生产几乎被中国人垄断,但其出口贸易由西藏人、俄国人和英国人分享。从西藏来的牦牛商队,现在仍然定期来到一个仓库所在地(Ta-Tsien-Lou),带来产品,以换取茶砖。俄罗斯和西伯利亚与中国的商队一起,通过陆路将成千上万的骆驼运往伊尔比特和下诺夫哥罗德的大型集市。在19世纪末,"俄罗斯志愿舰队 "将这种运输方式的很大一部分转移到了海上,苏伊士-地中海-大西洋-白海-喀拉海的旅程长了七倍,但速度快了四倍,越来越多地与商队的道路竞争,直到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出现。英国则将茶叶引入西方和美国的消费,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利用雄伟的东印度洋帆船进行运输,与贸易站相连,使摩洛哥也开始使用茶叶,然后是伊斯兰国家,从近到远,茶叶到达西方。的开幕。

     285页(生产和贸易)

      苏伊士运河带来了一场名副其实的运输革命;快速的中国快船,在真正的体育比赛中竞争,然后是蒸汽船,加快了交货速度,降低了价格,并大大增加了消费;伦敦越来越成为世界茶叶贸易的中心。

      但就在那时,旧的中国供应,在确保质量的传统工艺方面落后,受到增加成本价格的中间商的阻碍,将让位于英国的直接生产,然后,撤回到国内市场,几乎完全从世界消费中消失。早在1839年,英国人就开始在阿萨姆邦建立种植园,这是由于气候原因和劳动力供应的原因,也是由于在那里发现了野生的Thea Assamica,因此出现了关于其阿萨姆邦起源的假说--洪福先生对此提出了强烈的异议。早在1867年,茶叶就在锡兰与咖啡并存,到1887年,茶叶与咖啡相抗衡,到1907年,茶叶已经完全取代了咖啡。鉴于这些企业的成功,荷兰人从1860年开始建立并大力发展巽他群岛的种植园。中国种植者在那里工作了很长时间的福摩萨,特别是日本,开始大规模地开发种植园,后者的目标是在世界市场上征服一席之地;它尤其在北美找到了。1法属印度支那也在1890年左右开始生产茶叶,但还没有达到高销量或高质量。茶叶是由英国人的投机行为引入纳塔尔的;甚至连俄国人也没有在格鲁吉亚设置茶叶,正好在其北部边界(北纬43度),自从革命以来,几乎切断了中国的进口,从1925年开始不完全恢复,他们一直试图将种植、收获、加工和产量工业化到最大程度。

        中国仍然是主要的生产国(1929年为50万吨,而世界总量为93.4万吨),主要的消费国(1929-1930年为45.4万吨),但出口量很差。英国是第二大消费国(18.6万吨),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人均消费国(9.2磅,而中国为2.2磅);其帝国是第二大生产国(30.6万吨),其次是荷属印度群岛(7.2万吨)。伦敦作为世界市场上伟大的茶叶调节中心,仍然是无可匹敌的;一些私人经营者将其贸易与快速运输和水上运动联系起来,另一些则与所有食品甚至许多其他商品的零售贸易联系起来。

       但是这种快速增长和其他许多产品一样,导致了最近的生产过剩危机。尽管日本做出了宣传努力,但它的销售量已经下降,种植面积减少,并让位于桑树;英国和荷兰的种植者已经为提高产品的价值而做出了共同努力。洪福先生主张中国要努力实现现代化和合理化,以期恢复过去的出口,对于永远忠诚的西藏来说,至少在一开始就应该努力增加俄罗斯的新市场。

       这些是这项有益工作的总体成果。很明显,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有相同程度的新意。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以同样的方式对待,有些章节似乎被牺牲了一点,还有一些开胃菜。但是,关于中国文化地区的细节--过于统计,过于简洁--迄今所知甚少;地图中芬奇和贝克的数据被采纳并非常愉快地更新,一张全新的中国文化点图,另一张交通路线图,一张世界茶叶范围的总图(原件),最近的统计数据被明智地批评,被翻译成图表(但没有被简化为法国的测量,为此我们只得到了一个协调表),提供了许多宝贵而富有成效的信息。一个非常仔细的书目,有376个数字。

     这项相当大的工作是以前从未尝试过的,而且对我们有很大的好处,这表明洪福先生的工作做得很细致。我们向它致敬,认为它是一部值得称道的作品,也是里昂大学罗丹尼亚研究中心和里昂大学地理研究所周围将要进行的法中研究的第一批成果。A. A.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50729-1369826.html

上一篇:里昂中法大学的办学依据及学历教育、学位颁发情况辨析
下一篇:著名地理学家黄国璋先生留美师承探析
收藏 IP: 183.213.82.*| 热度|

2 尤明庆 谢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1 19: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