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达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illside 思接地质年代,眼扫地球内外 …… 跋涉于水文水资源、地理科学、土地利用与规划、科学思辨、中外哲学

博文

侯德封先生之《宜昌峡的地质》、《宜昌三峡的地质》、《宜昌三峡的地质报告》是否存在,准确名称是什么?

已有 2367 次阅读 2021-12-23 14:42 |个人分类:社会观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侯德封先生之《宜昌峡的地质》、《宜昌三峡的地质》、《宜昌三峡的地质报告》是否存在,准确名称是什么?

                       陈昌春

             ——侯德封先生著有《宜昌峡区地质几个小问题》

          ——侯德封先生等著有《扬子江三峡水力发电工程地质问题之检讨》


  《中国水力发电史 1904-2000》(《中国水力发电史》编辑委员会编.  第4册 第一稿[M]. 2007)各诸多三峡工程有关的书籍与文章均称存在由侯德封先生等编写的《宜昌峡的地质》、《宜昌峡之地质》、《宜昌三峡的地质报、《宜昌三峡的地质报告》。虽然名称不一,但指向的应是同一个报告类文献。

  《中国水力发电史 1904-2000》(《中国水力发电史》编辑委员会编.  第4册 第一稿[M]. 2007)指出:“(1946年)10月,中央地质所三峡地质调查队,由侯德封、陈梦雄率领到三峡坝区进行野外调查,1947年春调查结束后,编写了《宜昌峡的地质》。”(注:陈梦雄系为“陈梦熊”之误,不少文献中普遍存在这个错误)。

  《跨世纪的大西南——近现代西南经济开发与社会发展历史考察》(杨光彦 秦志仁主编. 1999)一书称:“至1947年春,中央地质调查局三峡地质调查队完成三峡坝址一带的地质状况调查,并提交了《宜昌峡的地质》的报告”。

  《中国三峡移民》[M](雷亨顺主编. 2002)一书中有“1946年初,扬子江水利委员会等单位调派力量进行勘测,先后编写了《长江三峡水库勘测报告》、《三峡水库区经济调查报告》、《宜昌峡的地质报告》等。同年,中美签订了由美国垦务局进行设计的合约,中方先后派遣了工程技术人员50多人前往美国参加三峡工程的设计。”

  《华中电力工业志》(《华中电力工业志》编纂委员会编. 1993)一书中有“资源委员会扬子江三峡勘测处1946年加快勘测速度,相继编制有《长江三峡水库勘测报告三峡水库区经济调查报告》和《宜昌峡的地质报告》等。”

  根据网络搜索,只见到侯德封先生为第1作者、名为《宜昌峡区地质几个小问题》及至多一页纸的短文《扬子江三峡水力发电工程地质问题之检讨》两篇公开文献。至于或许是内部报告的《宜昌峡的地质》、《宜昌峡的地质报告》、《宜昌三峡的地质报告》,也见不到具体内容的介绍。

  至于这篇详细的《宜昌峡的地质》的具体内容,或许目前只能从侯德封先生等的《宜昌峡区地质几个小问题》》与《扬子江三峡水力发电工程地质问题之检讨》两篇短文中作一点了解。《宜昌峡区地质几个小问题》(侯德封,《地质论评》,1947 年 [ 第12卷 第1/2期 ,145-149页)一文似乎只字未提及萨凡奇的报告,更谈不上批评了。至于《扬子江三峡水力发电工程地质问题之检讨》,确实婉转地指出萨凡奇多个方案中的一半方案在地质上存在建设上的问题。

  有网上消息提到:“1946年3月,萨凡奇再次来华,在黄育贤处长的陪同下,对三峡进行了第二次考察。......10月,中央地质所三峡地址调查队,由侯德封、陈梦雄率领到三峡坝区进行野外调查,后编写了《宜昌三峡的地质》。”(https://www.sohu.com/a/123767821_497828)

  《长江志通讯》(1984-1986)合订本,看到其中的《民国时期开发长江三峡水力资源的计划和经过》里面提到侯德封先生有详细报告《宜昌峡之地质》。该文称,侯先生(在报告中或相关材料中)有“号称专家者当然不要闭着眼睛来说话。……‘名人胆大’”,讽刺美国大坝名家萨凡奇的长江选址的5个选址的方案。

  《中国三峡文化[M](屈小强 蓝勇等著.. 1999)》一书称“侯德封对能否在这种地质基础上修建巨大的拦水坝提出了疑问,并感慨地说...萨凡奇真是名人胆大”。

  史文银的书籍《三峡 —— 一个跨世纪的梦》(1992)使用了“谏”字表达批评:“早年,国民党有一个中央地质调查所,所辖一个三峡地质调查队。队长姓侯,名德封。1946年至1947年,国民党正和共产党交战于长江南北地区时,这位队长大人便一头扎进了三峡。他率领他的弟子们,在进行野外调查后,写了一份报告,名字叫《宜昌峡的地质》。他在报告中,直谏萨凡奇的'南津关方案'"。

  潘云唐先生2021年的文章《我国地质学、地球化学先驱、杰出的战略科学家侯德封院士( 一)》中讲述了侯德封与萨凡奇的故事,不过坝址调查起因未提到是因萨凡奇报告。后来,对萨凡奇报告持一定批评态度的侯德封先生临时重病,改派刘东生先生去向萨凡奇先生在内的人士汇报。与侯德封先生对萨凡奇先生的“专家水准”有些批评不同,文章称“刘东生特别敬重萨凡奇这位老水利工程权威专家,呈上事先准备好的小本子,请萨凡奇签名题词。”这篇文章也未提到有详细的书面报告《宜昌峡的地质》或《宜昌三峡的地质》。

  《百年地学路 几代开山人 : 中国地学先驱者之精神及贡献》(刘强主编,科学出版社,2015年)一书的《父亲姜达泉点滴——从三峡大坝选址说起》指出:“通过艰苦的地质勘察,中国地质学家先后写出了《宜昌峡地质坝基地质勘测》、《宜 昌峡地质几个小问题》和《扬子江三峡水力发电工程地质问题之检讨》对萨凡奇计划中拟定的三峡大坝坝址提出了自己明确的意见。尤其是在姜达权执笔写成的《扬子江三峡水力发电工程地质问题之检讨》- -文中,对萨凡奇所拟的六个坝址,在经过详细、科学的工程地质论证后,只对其中一条基础岩石较好者给予肯定、而对绝大部分作了立论有据的否定评价,面对世界著名的高坝权威,表现了可贵的科学探索精神和求实态度。当然,他们也重新提出了自已关于坝址选择的建议。同时,明确提出三峡筑坝需要研究石灰岩层面间的漏水问题、石灰岩洞穴问题、地震与山崩问题以及水库地震问题等,为今后工作指出了明确的方向。萨凡奇先生看到这篇报告后,以一个科学家的博大胸怀给予高度评价和充分的肯定,将此报告赞誉为当时中国工程地质勘察工作的里程碑。”该文提到的《宜昌峡地质——坝基地质勘测》或许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详细报告,目前不知更多线索。

  总之,关于三峡的多种文献中,都提及这个所谓的《宜昌峡的地质报告》,我估计有可能存在,只是或许保存在什么地方,比如长办什么的。网上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侯德封先生年谱什么的。可以推断,《长江志通讯》那篇文章作者很可能看到了那个没有公开发表的详细书面报告《宜昌峡的地质》或《宜昌三峡的地质》。至于“名人胆大”的说法,或许出自于这个报告,或许是根据其他材料或传说。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50729-1317851.html

上一篇:“历史不能假设”的词语出处是什么?
下一篇:“中国第一位德国博士“马君武先生获得“博士”的专业内容与年份说法混乱
收藏 IP: 180.110.26.*| 热度|

1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4 17: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