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其轩第一次作画
热度 1 李新海 2012-3-17 19:52
其轩第一次作画
今天其轩大清早就起床了(上学的五天都不起),而且还拉我起床(昨晚看个小说看到午夜一点,本想睡个懒觉呢)。一会的功夫,突然听到人家清脆的声音对奶奶说,“奶奶,我给你画个画吧”。我突然的就意识到,孩子又长大了一点。 目前孩子也就会画横竖和不圆的圆,以前教她写字,很难, ...
个人分类: 其轩流水账|2139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音乐学院的音乐,吵啊,一如我现在的状态
李新海 2012-3-13 09:35
我们学院就在音乐学院的边上,今早有事从主楼出来,顺路从那经过,真是一个晕啊。 一开始听到的是一声声的高调钢琴,走近后,中间又夹杂上吱吱啦啦的提琴还是小胡琴的摩擦音,那叫一个嘈杂啊,就一如我目前手头的事情,一团乱麻。 三门课要试讲,需要备课 ...
个人分类: 工作日志|1982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三八节 男人总结
热度 1 李新海 2012-3-8 10:34
值此妇女同志大节日,正赶上俺也忙过一阵子,休息一下作个总结。 寒假(一个月):俺到北京与老婆相聚20天,期间到导师处串门2天,查自然基金申请项目的资料一天,然后剩余的日子,基本是天天看孩子(期间与老婆闹过小矛盾,还好,老婆人好,没跟我太计较,当然俺也能识大 ...
个人分类: 工作日志|2641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我不是像想像的那么勇敢 ---老婆写的第三首诗
热度 3 李新海 2012-3-7 16:57
我一直是个柔弱的女子, 我从来没有像他想像的那么坚强; 我一直是个怕黑的胆小鬼, 我从来没有像他想像的那么勇敢; 我经常忍受孤独, 因为他以为我足够独立。 可事实是我真的害怕独自面对, 面对夜的黑, 面对路的漫长, 面对工作的烦, 面对病的痛; 面对一切的一切 ……. 可是,我假装的勇 ...
个人分类: 诗词|2363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3
为爱彷徨--老婆写的诗二
李新海 2012-3-7 16:56
秋天的夜风已经湿凉, 我抬头碰到了那片白月光, 心中膨胀起那一汪惆怅, 离开那魂牵梦萦的故乡, 随他来到异乡流浪。 经历了一次次的伤心失望, 心存的幻想彻底埋葬; 紧攥住对爱的痴狂, 在生命的边缘游荡, 谬斯请给我指明方向。 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 . I really hurt.   ...
个人分类: 诗词|2443 次阅读|没有评论
秋夜寄情--老婆写的诗一首(为庆三八节,特为老婆发出来)
李新海 2012-3-7 16:55
一个人在深深的秋夜里,洗几个最爱的果子,摆一盘小甜点心,冲一杯淡淡的绿茶,捧一本最爱的书,细细体味,静静享受这份清静,给心灵补充一点营养。忘记工作的压力,忘记世俗的烦恼,忘记是非恩怨,忘记一切一切…….,让身心充分放松,放松……然后,思绪飞扬…… ...
个人分类: 诗词|2528 次阅读|没有评论
老婆发给我的美诗
热度 1 李新海 2012-3-5 23:08
时光静好,与君语; 细水流年,与君同; 繁华落尽,与君老。 还以为是老婆写的,可惜不是。
个人分类: 诗词|2126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小雨润如酥-2012年的第一场春雨
热度 1 李新海 2012-3-3 00:12
新的一年第一场春雨,也是来到宁夏的第一场春雨。 下午下班时走出学院门口时,迎面就是“小雨润如酥”的那种诗境。小雨丝,没有风,天暖暖的,心情也酥酥的。 可惜,我是下楼借同事钥匙的,还得赶紧回办公室把基金申请书趁热赶完。等我再下来的时候,天已 ...
个人分类: 心情驿站|2327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交流是做科研的必需
热度 2 李新海 2012-3-1 14:38
闷着头自己看文献,写基金,一遍过后,读了几遍,感觉也不错。昨天专业组一讨论,马上发现了一大堆问题。今上午又加上一个中午,又好好整理了一遍,不错。赶紧打印一份替换回我前几天交的纸版,今天院里请了校内外的一些专家进行集中评审一次,期望再给多提点意见。
1787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基金申请还是需要积累啊
热度 4 李新海 2012-2-23 16:39
这几天写基金,深深感到自己功力不足,难以寸进。 说起来,在动物遗传育种这个行业已经8年之久,掌握的分子技术也足够自己发挥。可是一直没有从事过羊的生产和科研。现在一写这个羊的基金,突然就发现自己的积累太少了,连一根小小的羊毛是曲是直都不知道。在写研究基础时,虽然查阅了大量资 ...
个人分类: 科研笔记|2742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4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4 17: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