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结核病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西半球特有的吸血蝙蝠狂犬病曾给人类带来危害

已有 993 次阅读 2021-6-14 08:38 |个人分类:狂犬病防治|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西半球特有的吸血蝙蝠狂犬病曾给人类带来危害。

东半球蝙蝠狂犬病的危害极小,但也应当对相关知识有所了解。

前言:

目前在全球,蝙蝠狂犬病最主要的危害只出现在西半球的部分热带地区(拉丁美洲),当地特有的血蝙蝠vampire bats在牛群中传播麻痹型狂犬病,导致当地畜牧业每年损失约1,230万美元,偶尔还可造成数以十计的人的死亡。

所有吸血蝙蝠在东半球并不存在吸血蝙蝠(及其携带的基因1型狂犬病毒仅存在于拉丁美洲的某些特定的热带地区在海拔高度1,800米到2,000 米之间,纬度北纬28度和南纬33度之间。限制吸血蝙蝠存在的主要限制因素是冬季的气温;它们不能生活在冬季温度低于15℃的地区

在整个东半球,在蝙蝠中发现的狂犬病毒都不属于基因1型。而多年来基因1型以外的蝙蝠狂犬病毒极其罕见,在全球引发的人狂犬病病例迄今总共只有10例左右,主要都发生在非洲和欧洲。

迄今在中国、印度等主要亚洲国家,都从未报告过经科学确证的蝙蝠狂犬病毒致人死亡的病例。

我们生活在蝙蝠狂犬病的危害相对极小的东半球,但也应当对相关知识有所了解,以克服对蝙蝠狂犬病盲目的恐惧,并预防蝙蝠狂犬病在未来可能出现的哪怕是极小的风险。

美国、秘鲁、墨西哥、加拿大和英国的研究人员去年在《Nature》子刊 Ecology & Evolution(生态学与进化)》上联合发表了述评:Knowledge gaps about rabies transmission from vampire bats to humans关于狂犬病从吸血蝙蝠传播到人类的知识缺口)》(参考文献1,提供了许多可供借鉴的相关知识。以下介绍此述评的主要内容。 

Bakker等人发表的论文(参考文献2指出,在南美某些高风险环境中,由吸血蝙蝠传播的人类狂犬病可能在10万人中引起高达960人死亡,这一估计最初是由Schneider及其同事发表的。这一令人震惊的数字引发了蝙蝠研究人员和卫生管理人员之间的通信交流,突示在吸血蝙蝠向人类传播狂犬病的负担方面存在重大知识缺口,以及由于对某些不确定因素缺乏沟通给蝙蝠保护和人类健康带来挑战。

在这里,本文作者Bakker和他的同事一起详细讨论一些相关的问题目标是关于狂犬病从吸血蝙蝠传染给人类的问题上在不同部门间建立有效沟通。

 Schneider等人关于吸血蝙蝠狂犬病的风险估计源自巴西的一个单独的社区,该社区是专门选择的,因为吸血蝙蝠咬伤人类的发病率很高(23%的居民在前一年被咬伤)。蝙蝠咬人的类似和更高频率(可能高达88%的居民曾被咬)并非罕见,但此类调查的特点是非随机的,而且总是在人类狂犬病暴发之后进行,这意味着到底有多少社区经常受到蝙蝠袭击的真实频率大部分是未知的。

对人类狂犬病发病率进行全面系统估计的第二个障碍是吸血蝙蝠狂犬病流行病学如何进行更深入的研究。该病毒在局部蝙蝠种群中偶尔零星发生,其在蝙蝠群体中低水平的持续存在,可能通过灭、重新出现和度繁殖的动态过程,通过其他仍在很大程度上未知的复杂时空过程。因此,蝙蝠种群内狂犬病暴发的频率和受感染蝙蝠的比例是估计人类风险所需的关键变量。尽管数据有限,可确定的是蝙蝠狂犬病暴发的总体频率似乎很低

很少有记录表明,同一社区反复发生狂犬病暴发,表明当地实际上可能长期没有蝙蝠狂犬病毒传播。疫情期间被感染的蝙蝠比例也鲜为人知,但据报道,同一种群中可能有高达10%的蝙蝠受到感染,这可能导致大量人类死亡。在研究的村庄中,通常可发现1至39人在暴发期间受到感染。由于疫情通常发生在只有几百人的偏远社区,因此相当大的比例(占居民总数的1%7%)可能直接受到影响。显然,当疫情发生时,当地承受的风险和健康的实际影响是巨大的,需要迅速采取行动。

从空间和时间的平均来看,任何人感染狂犬病的可能性都非常低。这造成了一个明显的沟通问题,可能会在公共卫生和蝙蝠保护之间产生冲突。时空平均值并不能直接反映当地的风险,结果可能会妨害高危地区正在进行的公共卫生项目的开展,如为预防蝙蝠咬伤而有计划地分发蚊帐为预防狂犬病大规模进行暴露前疫苗接种的项目都可能受到干扰

关于疫情爆发风险夸大的评估会让人们害怕蝙蝠,造成三个负面影响首先,它不必要地引起人们的恐慌第二,它放大了蝙蝠的负面公众形象。第三,它给保护蝙蝠的努力蒙上了一层阴影。

通过讨论所有可用评估的局限性,我们希望鼓励包括公共卫生从业者和蝙蝠保护主义者在内的对人类狂犬病更细致入微、恰如其分的讨论。此外,评估由吸血蝙蝠传播的人类狂犬病负担的另一种方法是使用向国际卫生机构如泛美卫生组织(PAHO)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的病例数据。要可靠地做到这一点,需要使用辅助数据的统计模型弥补疾病发病率存在大量漏报的情况。虽然对于经狗传播的狂犬病吸血蝙蝠向家畜传播的狂犬病已做到了这一点,我们不知道努力把这种方法推广用于由吸血蝙蝠引发的人类狂犬病是否可行,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报告系统可能受到文化、社会经济、教育和地理因素的牵制。 

特别需要了解生活在高风险条件下的人类社区的比例(通过基于地理分布的随机调查问卷获得)和蝙蝠种群中狂犬病爆发的频率和规模(通过对野生蝙蝠的纵向监测获得),在这些方面存在至关重要的知识空白必须填补这些空白,才能使此类评估有意义。

参考文献:

1.Brock Fenton, M., et al. Knowledge gaps about rabies transmission from vampire bats to humans. Nat Ecol Evol  4, 517–518 (2020). https://doi.org/10.1038/s41559-020-1144-3 

2. Bakker, K. M. et al. Fluorescent biomarkers demonstrate prospects for spreadable vaccines to control disease transmission in wild bats. Nat Ecol Evol 3, 1697–1704 (2019). https://doi.org/10.1038/s41559-019-1032-x   

相关博文:

在整个东半球,蝙蝠狂犬病的危害其实很小很小! 2013-11-26

如何控制蝙蝠狂犬病?(WHO最新技术报告) 2013-11-26

东半球没有吸血蝙蝠(及相关的狂犬病毒)2014-1-15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47754-1291082.html

上一篇:Nature:取消旅行限制曾造成新冠病毒变异株在欧洲广泛传播
下一篇:三十年来全球发表狂犬病研究论文最多的国家和个人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31 18: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