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结核病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T细胞是帮助我们战胜新冠病毒的得力助手!

已有 1511 次阅读 2021-5-30 10:51 |个人分类:生物制品|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T细胞是帮助我们战胜新冠病毒的得力助手!临床试验数据证明,特别是在遇到VOC值得关注的变异株)时,某种疫苗诱导的抗体中和效价即使降低了10倍该疫苗诱导的T细胞反应仍然能够100%有效防止严重疾病或死亡。

 

T细胞B细胞分别适应性免疫反应左膀和右臂特别是T细胞对清除病毒感染至关重要。大多数关于SARS-CoV-2(新冠病毒感染免疫的研究集中于产生抗体的B细胞抗体中和病毒感染的能力。观察发现,针对原始毒株的抗体中和值得关注的变异株( variants of concernVOC的效力降低,这导致了疫苗失世界末日将降临的预测。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SARS-CoV-2VOC的刺突蛋白的氨基酸变化并不影响T细胞的反应性,也不太可能影响T细胞清除该病毒感染的能力。另一项研究的结果也强调了这一结论,该研究表明,COVID-19(新冠肺炎恢复期供血者疫苗接种者中,SARS-CoV-2VOC部分逃体液免疫应,但不能逃脱细胞反应

image.png

注释 CTL,细胞毒性T细胞 virus -infected cell,病毒感染的细胞 TCRT细胞受体; MHC,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 peptide,多肽;  IFN干扰素; IFNR,干扰素受体; Perforin穿孔素;   granzyme B,颗粒酶B   Apoptosis,细胞凋亡。

细胞毒性T细胞(CTL)可以识别被感染的细胞并杀死该细胞(如图所示),连同细胞内的病毒一起杀死T细胞通过质膜上主要组织相容性分子(MHC)呈现的病毒多肽来感知被感染的细胞。这种T细胞肽几乎可以从任何病毒蛋白中产生。相比之下,只有某些特殊的病毒蛋白,比如SARS-CoV-2的刺突蛋白,才能产生阻止感染的抗体。

T细胞表位由MHC分子呈递并出现在受感染的T细胞表面,MHC分子由高度多态性的基因编码。这意味着你的MHC可能和我的不同,即在T细胞表面展示的病毒多肽也会不同。所以如果一个T细胞表位在你被感染的过程中发生了变化,这不会影响其他人他们被感染的细胞会显示不同的T细胞肽。

在一组接种了辉瑞/BioNTech的BNT162B2 mRNA疫苗的医护人员中,研究了对SARS-CoV-2和B.1.1.7(英国VOCB.1.351(南非VOC的抗体和T细胞应答。其中一些人已从COVID-19中康复并接受了一剂疫苗,而另一些人未被感染,但接受了两剂疫苗。

空斑试验表明,疫苗诱导的抗体可以中和B.1.1.7(英国VOC原始SARS-CoV-2病毒的传染性。然而,对B.1.135(南非VOC的中和效价降低了约4倍。

为了检测T细胞对疫苗的反应,用刺突蛋白的多肽刺激血液中的单核细胞(PBMC)。来自免疫患者的PBMC被原始病毒的整个刺突蛋白肽或变异病毒中覆盖刺突蛋白区域的各种肽同等地激活。如前所述,VOC刺突蛋白中的T细胞表位没有发生功能上的改变。

我们可以推断关于这些VOC感染的发现的意义。从理论上讲,如果先前感染过原始病毒或接种过疫苗(带有原始刺突蛋白)的人体内的抗体不能有效地中和VOC,T细胞仍然能够防止感染的传播和严重疾病或死亡。这一假设得到了强生Ad26.COV2-S疫苗,一种腺病毒载体刺突疫苗的临床试验结果的支持来自南非B.1.351VOC在那里流)志愿者的血清对这种VOC的中和效价降低了10倍。然而,该疫苗在预防可能由病毒特异性细胞毒性T细胞(CTL)引起的COVID-19住院和死亡方面100%有效。

其他疫苗的情况尚不完全清楚。AZD1222疫苗(牛津/阿斯利康生产的黑猩猩腺病毒載體疫苗)在英国显示70%的有效性,但在南非预防轻到中度COVID-19仅显示22%的有效性。该疫苗是否能预防严重COVID-19无法评估,因为在试验期间在疫苗接种组和对照组中都没有观察到严重疾病。

B.1.1.7(英国VOC)在剌突蛋白中有N501Y氨基酸变化,B.1.351(南非VOC)和P.1(巴西VOC)在剌突蛋白中有K417N/T和E484K氨基酸变化。B.1.617(印度VOC)有E484Q和L452R氨基酸变化;后者也存在于CAL(加州VOC)中。鉴于这些变化都不会改变T细胞的反应性,基于刺突蛋白的疫苗很可能会防止这些变异引起的严重疾病和死亡。对于先前接种过疫苗的人再感染这种VOC而导致严重疾病的报告,我们应该持很大的怀疑态度,因为在理论上和在有严格控制的临床试验中不大可能再现这种情况。

参考文献:

1. Daryl Geers et al., SARS-CoV-2 variants of concern partially escape humoral but not T-cell responses in COVID-19 convalescent donors and vaccineesScience Immunology,  25 May 2021:Vol. 6, Issue 59, abj1750, https://immunology.sciencemag.org/content/6/59/eabj1750 

2. Thomas C Williams, Wendy A BurgersSARS-CoV-2 evolution and vaccines: cause for concern? Lancet Respir Med Published Online January 29, 2021https://doi.org/10.1016/S2213-2600(21)00075-8 

相关博文:

第二代新冠病毒疫苗的发展方向: 充分发挥T细胞的作用!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47754-1288864.html

上一篇:大师谈疫苗系列:8.疫苗的安全性和副作用
下一篇:大师谈疫苗系列:9. 疫苗成功所面临的挑战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24 06: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