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27569063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y275690634

博文

中国第40次南极科考日记(五):内陆队出发 精选

已有 4866 次阅读 2024-4-26 14:01 |个人分类:南极科考|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欢迎来到泰利斯科普!

导读:

1990年3月3日,一支由6名不同国籍的科学家组成的南极科考探险队经过220个昼夜的艰苦跋涉,徒步行进5968公里,实现了人类历史上首次不借助机械手段徒步穿越南极大陆。42岁的秦大河院士就是其中之一,他毛遂自荐争取到了这次徒步科考的机会,也成为了中国第一个徒步穿越南极大陆的人。

blob.png

1989年12月11日,队伍成功到达南极点(图中右三为秦大河院士)

blob.png

我要让我的脚印,印遍地球上的任何角落。——秦大河

 去程日1-2023.12.16《出发》

内陆队即将踏上征程,大家似乎都有一丝兴奋,之前所有的准备都为了迎接这一天的到来。国旗已在队长驾驶的头车车顶上迎风飘扬,车队其它车辆也都立起了40次内陆队的队旗,大家分工有序,像极了上前线的士兵在做着最后的装备检查工作。

上午九点,所有车辆已在俄罗斯机场旁边的空地集结区整装待发,场面浩浩荡荡,甚是壮观。

blob.png

内陆队整装待发(曲南 摄)

科考队领导前来送行,寄语内陆勇士载誉而归、平安而归,姚队和金队代表内陆全体队员表态,定当不负众望,圆满完成科考任务。大家拍了合影,喝了这杯壮行酒,这是出发前能给到内陆队简单且纯粹的仪式感。

 blob.png

内陆队出发仪式:壮行酒

英雄这个词太重,自认为担待不起,我们只是一帮奋不顾身的普通人做了大多数做不了或者没机会做的事儿,而已。

10辆车,29名队员,终于顺利出发,踏上预计1260公里且耗时半个多月的行程。

 blob.png

内陆队出发

出发约30公里,内陆队第一个科研任务安装新的气象站展开,几乎全员帮忙的情况下,你拧螺丝来他挖坑,个个献计献策,人人变身大聪明,当事人都快给整不会了。两个多小时顺利搞定。

blob.png

安装气象站

第一天扎营:

今日行程:60公里

扎营海拔:1054米

 去程日2-2023.12.17《一路向南》

早起出舱开门的一瞬间,差点儿被门把手带着甩飞出去。烈风夹杂着地吹雪本能的让我转身拉帽子,艰难移步到厨房,夏大厨早已将早饭备好,华哥也已经吃完开始热车。简单吃了几口便返回住舱收拾东西,背包带上干粮,转身向7号卡特走去。

内陆队行车过程中是没有正经午饭的,毕竟内陆队时间宝贵,扎营耗时耗力。夏大厨通常会多备一些早饭供大家自主选择携带,或者舱里满满的零食便是我们简单的午餐,泡面、自热米饭当然也是不错的选择。 blob.png

内陆多变的天气

早八点拔营,顺利起程,踏上一天的颠簸路。华哥我俩有说有笑,相谈甚欢,望着眼前白茫茫的天地一片,前方若隐若现的只有车队以及雪面上的车辙。

早上在厨房带了夏大厨的拿手好菜卤猪蹄,小小驾驶室,左手啤酒右手卤猪蹄,好不惬意。

blob.png

驾驶室里的惬意时光

第二天扎营:

今日行程:83公里

扎营海拔:1716米

 

  去程日3-2023.12.18《南极,难及》

向内陆进发的第三天,经过一夜的地吹雪,加之零下20多度的低温加持,我们拖的雪橇不出意外的冻住了。华哥我俩经过多次尝试仍无济于事,雪橇腿就像被“焊”在了雪地上,卡特拖拉机也拿这个几十吨重的“雪橇小火车”毫无办法。似乎每次都在试图打破雪橇与雪面之间静摩擦力的时候差那么一点点,似动非动。队友前来帮忙,顺利脱困。

 blob.png

扎营地

第三天,对沿途一望无际的冰雪世界已基本无感,尽管还是那样美得无可挑剔,随手一拍即是大片,无需任何修饰。可人总是这样,当刺激以同样的方式、强度和频率反复呈现的时候,反应就开始变弱。审美疲劳似乎永远是他的本性,在这样绝世的天地轮廓下依然也不例外。

blob.png

内陆最美天际线

晚饭后跟老毕聊天,听他讲南极故事,跟在雪龙上一样,怎么也听不够。这位南极越冬的老队员总是有不同的感悟和见解。

第三天扎营:

今日行程:106公里

扎营海拔:2184米

 

  去程日4-2023.12.19《真正的南极内陆》

出发的第四天,路况明显变差,五脏六腑都快被颠出来了。海拔来到两千四百米,温度也明显降低,单一的企鹅服已经不能抵御这无孔不入的寒气。这几天路上并没有出现大的状况,高压氧舱的牵引锁链松动外加一个乘员舱锁扣断裂,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晚饭前已在华哥和毕哥的带领下搞定。

钻到雪橇下的整个过程手都快僵掉,这个天气对近视眼可不太友好,整个镜片被呼出的热气瞬间凝结于此,索性摘掉弃之一旁,看不清总比看不见强。脸像被刀割一样,冻到没有知觉。看到华哥和毕哥的面罩也已然变成冰面罩,想笑却又笑不出来,遗憾手机早已罢工,没能记录下这一珍贵的画面。

这一刻,曾经有多向往,现在就有多想逃离。人不总是这样,嘴里念叨的是一回事,行动上却又是另一回事。内陆队有个逃不过的魔咒,通常说再也不来的人,往往都会有第二次。

 blob.png

内陆冰盖上夜间的夕阳

第四天扎营:

今日行程:110公里

扎营海拔:2431米

 

 去程日5-2023.12.20《渐进泰山站》

时至今日扎营,行程已约450Km,也就意味着明天即可到达泰山站,同时也意味着我们将和格罗夫山的9位队友说再见。昆仑队继续南下奔赴Dome A,格罗夫山兄弟向西奔赴格罗夫山地区。

老队员讲,格罗夫山景色宜人,群山环绕,蓝冰乍现。好在我们回程的时候将再聚泰山站,彼此分享看见的和看不见美景和故事。

29人内陆冰盖小聚,为彼此送行,约定返程再聚首,把酒言欢。大家都很开心,小酌一杯,相互拥抱,彼此祝福。从雪龙到中山,从出发基地到内陆冰盖,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让大家为短暂的分别增添了几分不舍。有人吃醉了酒,红了眼,暖了心。

南极内陆450公里处,留下了这29个男人短暂且美好的回忆。

 blob.png

夕阳下拉长的队友身影

第五天扎营:

今日行程:94公里

扎营海拔:2587米

  去程日6-2023.12.21《分别日》

今天是分别的日子,大家早早起床,齐拍合影,互送拥抱,道一声珍重,目送他们离开。姚队将前去送行至过大裂隙,其他队员休营一天。

blob.png

与格罗夫山的队友告别

blob.png

前往格罗夫山路上的大裂隙(张博 摄)

难得的休息日,上午在生活舱和夏大厨唠会儿嗑,看到华哥和葛老师在整理雪橇上的物资,过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儿。吃完午饭看到毕哥在保养发电机,过去看看是否需要帮忙,闲着也是闲着,来南极不就是体验来了。 

blob.png

休营期间排列整齐的卡特

第六天扎营:

今日行程:0公里

扎营海拔:2587米

 

  去程日7-2023.12.22《抵泰山》

今日出发仅距泰山70公里,本以为可以早早扎营,不料前有发动机高温报警,后有冷却液管道泄漏。原计划六个小时的车程,硬生生干了13个小时。属实应了那句话,当你以为一切都很顺利的时候,那就说明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blob.png

合力修车的队友

远远看到灯笼楼,尽管大家这么称呼,但我愿意称之为飞碟楼,似乎更应景一些。心情一下子激动与兴奋了起来,中国南极泰山站映入眼帘。尽管初次见面,却像极了归家的游子看到了养育自己的故乡,加之无数次幻想它出现在眼前的模样,因此倍感熟悉。

blob.png

南极内陆泰山站飞碟楼

远离喧嚣和网络的世界,其实还不错。

第七天扎营:

今日行程:70公里

扎营海拔:2634米

 

  去程日8-2023.12.23《继续南下》

凌晨两点扎营,队长决定午饭后才继续赶路。新队员初次来到泰山站,队长为满足大家的好奇心,决定上午带领大家参观灯笼楼并合影留念。作为泰山站的建设者,华哥为大家声情并茂的讲述着这里的专属故事,似乎脑袋里一下子呈现了前人忙碌的身影。 

blob.png

泰山站建站队员

看到墙上前科考队员留下的字迹依然清晰,当“确诊”、“疑似”、“死亡”、“治愈”这些字眼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彷佛那段历史一切都历历在目。 

blob.png

飞碟楼内墙上的日记

恰逢姚队生日,大家自制冰雪蛋糕为其庆生,这个略带不正经的蛋糕是内陆队员在这个冰盖上送去的真诚祝福,也是孤独去程日里的自娱自乐。

少说话,多做事,圆满完成科考任务,深度体验南极生活。

blob.png

泰山站飞碟楼内

第八天扎营:

今日行程:50公里

扎营海拔:2711米

 

  去程日9-2023.12.24《跨越冰裂隙》

行程来到600公里,冰裂隙肉眼可见的增多,缝隙也大小不一,与我想象中的不同,它并非是一条条长长的裂隙,而是一个个的洞。当然洞也只是我们看到的表象,下面也许别有洞天。透过洞口在光线照射下呈现的深蓝色,着实唯美,但车辆从上面碾压过的瞬间,内心不由自主的咯噔一下也是骗不了自己的。

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用表象刻意的隐瞒自己真实的大小,这也是前人多次实践得出来的经验,我们也才敢放心大胆得通过。

 blob.png

内路途中的小冰裂隙(张博 摄)

单从里程来说,我们距昆仑的行程已经过半,但后面的路会更加的颠簸,雪面也会出奇的硬。

出发第九天,日子似乎每天都在重复,坐在卡特小小的驾驶室,有时候会觉得恍惚。我们一行人行驶在广袤的天地间,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时常遐想,如果此时前方出现身影,我们是该兴奋还是该恐惧,不得而知。 

blob.png

凹凸不平的雪面

第九天扎营:

今日行程:91公里

扎营海拔:2770米

 

  去程日10-2023.12.25《苦中作乐》

行程已经过半,距离昆仑站尚且500公里,大家似乎早已习惯每天行军般的生活。开车聊天,困了眯会,饿了吃点,渴了喝点,下车撒尿,停车加油。我尽可能不让自己闲下来,修雪橇、帮修车、接电线、代加油,跟着华哥学会了南极现场诸多使用技能。我这个徒弟他认不认,他这个师傅我是认下了。他们还开玩笑说,我这是要抢华哥的机械师岗位。

 blob.png

停车加油

内陆的生活是苦了点儿,但抬头遇见的美景也是这辈子从未见过的,环形彩虹、湛蓝冰芯、恐惧又唯美的冰裂隙,最纯净的蓝天和冰盖,以及完全分不清天际的白化天,都是永远刻在记忆里抹不去的曾经。

留在相机里的照片远没有肉眼可见的视觉冲击感来得强烈。

 blob.png

后视镜里的车队

 blob.png

冰芯洞

第十天扎营:

今日行程:97公里

扎营海拔:2802米

 

 去程日11-2023.12.26《渐进昆仑》

距昆仑仅有三百公里,重复的日子过得倒也自在。我对华哥说,将来我一定会怀念当下的日子,怀念和你在卡特驾驶室里悠然自得的时光。远处蔚蓝天空和刺眼冰盖交汇的地方,就是我们将要踏上的终点。俩人无话不聊,谈人生也谈理想,谈价值更谈为人处世。

blob.png

和华哥在驾驶室

明天继续向昆仑,期待早日与你相聚! 

blob.png

与7号卡特合影

第十一天扎营:

今日行程:92公里

扎营海拔:2885米

 

  去程日12-2023.12.27《邓稼先峰》

今天车队破纪录的走了112公里,海拔也超了3000米。我和华哥聊天停不下来,驾驶室里循环播放着手机里仅有的几首纵贯线的歌,百听不厌。似乎早已习惯,俩人就算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停车加油、下车撒尿、吐槽奇葩、打盹睡觉,不慌不忙的日子里渐进昆仑。

 blob.png

阳光照耀下绚烂多彩的云

前方,邓稼先峰出现在了视野中。不知道是谁起的名字,也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更没有官方的定义,但内陆老队员都这么叫。平坦冰盖上赫然凸起一座山峰,什么原因?什么样子?冰下是否真有一座山峰?这些都无从得知,等待的是人类进一步探索。莫非远看像原子弹起爆瞬间?纯属瞎猜,不得而知。

 blob.png

远处的邓稼先峰

第十二天扎营:

今日行程:112公里

扎营海拔:3101米

 

  去程日13-2023.12.28《1050公里》

今天始终觉得我们一直在一口巨型大锅的锅底前行,全程S弯上坡,小心谨慎,尽可能降低陷车风险。途中安装角反射器,大家齐上手更换配件,高效搞定。

blob.png

车队S路线前行

晚上扎营,士杰安装雷达天线设备,同样是大家全员参与,协同配合。临近凌晨,基本完工,太阳高度角的差别造成了温度的大幅变化。手和脸失去了知觉,胡子挂满冰渣,鼻涕被冻在鼻孔里形成冰柱。

 blob.png

齐心协力装设备

第十三天扎营:

今日行程:100公里

扎营海拔:3463米

 

 去程日14-2023.12.29《坎坷前行》

昨天的熬“夜”干活儿换来了今天上午的一个懒觉,十点钟起床,已是近一个月头一次这么奢侈。原计划午饭后就出发,但由于队友的设备出了些状况,队长临时决定原地维修。可天意往往并不随人愿,群策群力,折腾四五个小时仍然无济于事,最终只能装上雪橇带到昆仑站再想办法。

这种无时不在的不确定性也是南极科考的一部分,在家调试好好的设备,到南极罢工了,跨越万水千山,人还多多少少出点儿毛病,可能设备也一样吧。

 blob.png

安装太阳能供电设备

再上路已是下午五点钟,行进约15公里,7号PB也罢工了,也没熄火,就是不走。曾哥和毕哥前去检查,一时半会也很难定位到故障,迫于赶路,只能临时拖车前行。但这家伙岂会束手就范,履带偏不老老实实滚到动前。

我和曾哥只能一人手动控制油门杆和方向拨片,一人当眼睛,一路蛇形走位终于赶上大部队。停车的一刻,忽然发现转向按钮插头松掉,我和曾哥几乎同时发出了那句“卧槽”。插上插头,立马恢复正常,像是它给我们开了个玩笑,调节一下紧张的气氛。

blob.png

小伙伴儿们的合影

原计划已经准备扎营的队友已经开始准备拉线插电铲雪做饭了,队长一声令下,我们继续前行。

第十四天扎营:

今日行程:45公里

扎营海拔:3684米

 

 去程日15-2023.12.30《休整日》

今日海拔已超3600米,按照惯例,队长会安排大家休息一天,一来是适应高原低温下缺氧的工作环境,因为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走几步路就喘的现状将成为常态;二来也让大家调整一下状态,为上昆仑做好充足的准备。

 blob.png

当天室外气温-34.7摄氏度

住舱内的温暖与舱外呼啸的地吹雪形成鲜明的对比,不知它们要被吹往何方以及何时才能停下身不由己的脚步。或许它们跟我们这帮人一样,都只是这片大陆上的过客,最终都将离去。

今天扎营的地方也是1999年内陆冰盖队的前辈们1128公里的折返点,并在此留下标记,却因粮草耗尽不得不折返。大家拍照留念,向前辈致敬,简单地基加一个油桶一面国旗就是他们曾经留在这里最初的模样。

 blob.png

1128公里折返点

第十五天扎营:

今日行程:10公里

扎营海拔:3744米

 

 去程日16-2023.12.31《难忘今宵》

目前距昆仑仅80公里,明日即可到达。今天又是2023年的最后一天,我们一行20人将在这冰天雪地的南极大陆携手走向2024,尽管没有人为我们敲响新年的钟声,但这样的跨年已让人终生难忘。

晚饭后几位小伙伴相约录制跨年视频,也算是给2023一个交代,给2024说声你好。

 blob.png

跨年夜合影

离家已有一个半月,体验科考生活从出发基地算起也整整一个月,感触很多,有人为此拼尽全力,只为踏上这片久违的大地。南极大陆,你爱来不来;南极大陆,你爱来不?来!

珍惜现在的时光,尽管其中充满苦楚,但依然值得奋不顾身。

待明日,上昆仑!

第十六天扎营:

今日行程:80公里

扎营海拔:3990米

内陆去程生活一览

blob.png

冰盖上的夏美人鱼

blob.png

南极内陆吃火锅

blob.png

帅气的华哥

本期就分享到这里,下期见!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453957-1431532.html

上一篇:中国第40次南极科考日记(四):内陆队就绪
下一篇:中国第40次南极科考日记(六):梦寐昆仑站
收藏 IP: 159.226.75.*| 热度|

12 何青 王安良 孙颉 郑永军 崔锦华 曾杰 黄永义 池德龙 白龙亮 雷蕴奇 杨正瓴 xt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4 10: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