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zhangd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ichaelzhangdy

博文

和美金堂

已有 1933 次阅读 2020-7-22 15:1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金堂, 哲学, 工作, 生活

        我学土木工程,来金堂这座小县城工作已经三年半。横穿金堂有三条主要的河流,分别为:毗河,中河,北河。在梅林公园处,汇合成沱江。

       头一年,我对金堂的格局讲不清楚,因为当时工作还未稳定,所以无心关注周围的环境。金堂是水城,是名副其实的,因为整个水域面积占据了县城的百分之六十。第一次与金堂产生联系是我高考填志愿时,因为我对目标学校比较疑惑,咨询了金堂地区一个老师。据我父亲讲,该老师其实也是当初他的中学老师,后来调到了金堂卫生局工作,也算是我们村八十年代第一个大学生。这位老师姓连,连老师经常下乡采风,报刊上也时常有他发表的佳作,这对当时还是中学生的我,自然是一种鼓舞。因为在我看来,从农村里读书出来,首要要改变的不是经济条件,而是人生活的方式。

       金堂具备一切靠水而居的那些县城的特点,但也有不同。首先,茶馆众多,但也不喧哗。茶馆是成都人的一张名片,茶馆多倒也不是说人人爱消遣、心生懒惰之情,茶馆是成都人自由交流的场地,是一切小道消息、家国政策的传播地。说到茶馆,也让我想起了西南联大时期,因为战乱,好多学生无法寻一张安静之书桌(实际也无物理书桌),学子只好进茶馆占位置看书,茶馆一时读书气质浓浓。其次,金堂自然比不上成都其他城区的经济实力,所以在这座充满水元素,靠山而建的县城,更加具有一种古朴、实在的特征。我觉得这是一个缩影,因为出了成都市区,四川很多的县城,不正是这样的特点吗?金堂沿河而建的民居风格都比较低矮,一间挨着一间,非常饱满,河道两岸绿色大树郁郁葱葱,形成天然的遮阳避暑之地。树下有擦皮鞋的阿姨,卖糖糕的贩夫,还有卖栀子花的老者。——在这座县城工作这几年,让我思考了较多。

       我后来才知道,在金堂,有一位哲学家,叫做贺麟。贺老被尊称为“东方黑格尔”,我不学哲学,所以对这一套了解不多。我去过贺麟故居两次,因为我家离故居所在地也不远(但居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因为印象中哲学大家如冯友兰、金岳霖、梁漱溟等听闻较多),所以更增添了一份亲切之感。在民国时期,真正读书出来的,要么个人禀赋很强,要么家庭条件优越足以资助外出留学,而贺麟先生占据这两个条件,家学渊源,耕读传家,重视教育。在贺麟故居所在地,显然此处是闭塞的,但环境清雅,溪流潺潺,厚竹幽幽。——从五凤到金堂,再到成都,最后到北京,然后出国。这一系列,让人羡慕,也让人觉得是必然。我觉得贺老身上最值得宣扬的精神则为——严格,对教育的严格,这从故居中其笔记本蝇头小楷、打印版式的英文字可见端倪。站到五凤,站到这里的竹林溪流边,我觉得时光是倒流的,文化是独特的,文化不在贫瘠的土地,而在如何运用这片土地的用心。贫瘠,并非只能滋生贫瘠,也可以是规模,是探索,是耀眼的辉光。

       这三年半以来,虽自己成绩微弱,毫无值得谈论的资本。但对我本人而言,我只想在自己最普通、最安静、甚至有时还有点踌躇的日子里,还不忘看看周围那些贫瘠中和美的事物,记录一点只有自己在意的那些景象吧。

                                                                                                 2020-7-22,于金堂。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417592-1243115.html

上一篇:我在金堂工作的日子——教育篇
下一篇:如何保持志趣

2 张程煜 王恪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13: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