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mingdu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nmingduan 绝不小心求证,只管大胆胡说

博文

淡泊不是躺平

已有 1595 次阅读 2022-5-6 21:08 |个人分类:察人察己|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1

这两天微博上有一个人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即“电话亭女士”。

在sh的这次疫情期间,他在街边一个电话亭——关上门后就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约1㎡——里面呆了一个月。有媒体对他进行了访谈。原来他是一个70年代出生的人,接受了大学本科教育,老家是山东的。前几年还回过家。她不习惯老家的生活,选择在上海呆着。不知道有没有工作,反正大概是没有房子 。从很多信息推测看,她是独居一个人;即便有工作也不稳定。所有的行装就是一个包,穿着也是牌子货,挺干净。她说自己追求是活得简单、活得自由。在外人看来她在上海似乎一无所有,但是她他觉得自己很适应这个环境。

其实她至少不富裕,财产大概也不多。孤零零一个人,确实做到了“活得简单、活得自由”。好在她没有什么负担。老家似乎不需要她出力照顾,他也没有孩子。

这让我想起前两年红遍全网的“流浪大师”沈巍。他原本是一个事业单位的会计,后来因为行事作风比较怪异、孤僻,遭到单位同事的风言风语。他干脆一个人出去流浪,露宿街头,以捡垃圾为生。后来一个偶然因素,让路人发现他很有文化,在中国古典知识方面有一些独特的见解。于是在直播时代,一下子成了网络红人。沈巍算是彻底“躺平”了,只管吃饱、有地方睡觉就可以,工作和家人都可以放弃。

电话亭女士和流浪大师,这两个人都生活在目前zg最富裕的城市。他们因为某些不公开的原因,放弃了家人,放弃了工作,放弃了追求财富的机会和欲念,只求生存下去。

他们的行为算是“淡泊”吗?可以效仿吗?

2

其实自身一个人怎么生活都是可以的。这是你的权利和自由。但是,如果你有家人,尤其是你有孩子,你还可以这样选择吗?

假如沈巍有孩子。在沈自己年轻的时候,他想怎么生活问题都不大。但一旦孩子大了,孩子要上学、要衣食住行,需不需要花钱?需不需要各种社会资源?这时候可怎么办?一个简单的淡泊、躺平,就可以吗?显然不行。

如果“电话亭女士”有家累,她同样没有办法像现在这样放逐自己,否则就是对家人的不负责。

所以,我觉得,电话亭女士也好,流浪大师沈巍也好,他们都不能与“淡泊名利”联系起来。他们的行为本身不是一种淡泊。

3

什么是淡泊呢?

我想《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为这个词给出了完美的注释。诸葛亮是一个心中有才学的人,但是他隐居在南阳草庐,每天只是读书、交友。他的淡泊表面上看,表现为“不出仕”。但是仅仅如此吗?其实不是。他虽然远离当时的官僚体系,但是他还是时常通过各种途径收集各种社会信息,关心天形势,并思考如果自己去指挥运筹,该怎么做。否则的话,与刘备一见面没多久(几个小时),何以就能说出一篇对天下形势分析精准、具有实际的战略指导意义的《隆中对》呢?说明他其实不是完全不在乎,他时时刻刻都在思考、在准备。他不是对人间世事毫不在乎,他只是在等待一个识货的、愿意采纳他意见的当权人物而已。

所以,真正的淡泊不是完全躺平,不是放弃一切。真正的淡泊是目标坚定、毫不松懈地朝目标前进;与此同时对于与大目标不相关的其他事情表现出不在乎、不在意。这就是诸葛亮所说的“非淡泊无以明志”。要成大事,必须“明志”,必须要有自己的目标(志),而且要明确、坚定;在向目标奋斗的过程中、生活中、工作中,就要不拘小节、不斤斤计较。这种不拘小节、不斤斤计较的心态,就是“淡泊”。不如此,什么都想要,什么都要争,就可能打乱自己前进的脚步、可能会偏离目标甚至因小失大。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尤其是普通人。所以目标不要太多,很多不那么重要的需求和欲望是需要舍弃的。这种舍弃就是淡泊。而且,只有认识到这一点,并做到这一点,对于普通人来说,才更容易成功。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的成功,往往并不是源于天才,而是源于执着。

现在博士已经是一个比较庞大的群体了。很多人拿到博士学位,不是因为他们多聪明,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过人的天才,而往往只是因为他们笨,他们愿意选择一条相对简单的路——那么这条路很简单曲折,然后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最终拿到学位。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416370-1337342.html

上一篇:如何有效地分配助学金?
下一篇:到新地方的不习惯
收藏 IP: 219.152.74.*| 热度|

4 尤明庆 李宏翰 王安良 刘秀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5 20: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