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mingdu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nmingduan 绝不小心求证,只管大胆胡说

博文

近期防洪抗洪材料阅读的笔记与思考

已有 1137 次阅读 2020-7-17 10:55 |个人分类:地理观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1、大型水体的调蓄作用

三峡水库、洞庭湖和鄱阳湖大概是长江干流沿线最大的三个大型水体。在应对洪水方面,他们的角色不尽相同。

作为拦河水库,三峡水库是主动调蓄,在预计到的或者规律性的汛期来临之前,往下游放水,腾出一部分库容以应对汛期的洪水;通过滞留洪水,缓解洪水对下游的冲击。

而洞庭湖与鄱阳湖其实是被动调蓄。逻辑上在汛期,长江上游洪峰过境时,湖口地带的江水水位高于湖水水位,长江水灌入湖泊,湖泊蓄洪并缓解长江洪峰;长江的洪峰过后,湖水水位高于江水水位,湖水泄入长江。这是理想情况。由于除了长江以外,湖泊自身还有其他支流来水,比如洞庭湖有湘江、鄱阳湖有赣江等大型支流。一旦长江干流与湖泊支流所在流域同步发生洪水,就比较危险。湖泊的洪水排不出去,只能滞留在湖区。

洞庭湖、鄱阳湖都是浅碟形的湖床。这种地形面临两个问题:1、湖滩容易开垦耕作,所以沿湖地带围湖造田很厉害。变相缩小了湖泊和库容。2、洪水来了水位上涨快,如果不加人工防范,围湖造田的耕地会大面积被淹。

所以湖区会根据历年洪水水位线划定不同等级和功能的水位线和防洪蓄洪区。分别进行管理。

 

2、三峡什么时候应该放水?

周建军……多次呼吁,长江中下游一定要常过安全洪水,按照三峡规划的标准运行。但在他看来,现实却是,“这些年,我们在建设水利工程时要求很高,要把防洪标准提高到百年甚至千年以上,但是真正用时,恨不得把5年甚至1年一遇的洪水都消灭。不但达不到防洪目标,而且对河流生态破坏很大。”

周建军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与一些中下游城市不了解专业知识有关。一个流行的观念是,三峡拦截中小洪水可以减轻当地的防汛压力,导致地方过度依赖三峡水库。此外,三峡拦截中小洪水,可以保证大坝发电的经济效益。

但是,拦蓄中小洪水会占据三峡的防洪库容。“全流域洪水是否会到来,谁也说不准。如果真的遇到1954年那种大洪水,以三峡如今的防洪库容,非常捉襟见肘。”周建军说。

此外,他提醒,常年拦中小洪水,不但会增加三峡的防洪风险,而且由于中下游长期没有经过洪水,河道会发生萎缩,进一步增加泄洪风险。长江的堤防高水位段,有4~5米堤防长期没有临过水,需要经过安全洪水,让堤防经受一定考验,及时发现隐患及时修补,这是仪器检测无法达到的效果。所谓安全洪水,是接近设计流量的洪水,常过这种洪水可以保证河道的泄洪能力。

 

3、湖区的“双退”与“单退”

蓄滞洪区,是国家为保护重点地区免受水患,不得已划定的“主动受灾区”,多是洼地和湖泊,多建成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江河缺乏大坝的时期,分担河道压力。长江中下游防洪,主要通过堤防、蓄滞洪区和水库群三大体系来实现,堤防是根本,但是面对大洪水或者超额洪水,需要水库削峰、蓄滞洪区分洪消化。

蓄滞洪区是防洪体系中“最后一道保险”,长期以来,却始终是最为薄弱的一环。

许多蓄滞洪区内部,早已被民众开垦为田地。1998年大洪水后,国家呼吁退田还湖,分为“单退”和“双退”。“单退”是指不退田,民众搬出圩区,土地可以耕种,但在洪水时期要开闸分洪。“双退”则是退人退田,恢复蓄滞洪区的天然蓄洪能力。

到了受灾地区,程晓陶发现,很多“双退”变成“单退”,即使在“单退”的区域,在遇到大水时,一个闸都没有打开,政策难以推进。“老百姓认为,我这个地方1998年大洪水时(堤坝)都没有垮,只要坚持就能守住,干吗要开闸放水?”

“同样的圩区,现在被淹跟过去不一样了。”程晓陶解释,过去一个圩区被淹,里面是几亩地,损失一季庄稼,政府有救济,民政有保险,还有社会捐助,老百姓可以很快恢复生产,重建家园。但是现在青壮劳动力离开农村,土地开始集约化经营,种植或养殖前期投入非常大,一旦受灾,损失都是几十万乃至上千万的量级,民政救济、农业保险难以帮助这些民众渡过难关。

另外,分蓄洪区的补偿办法也容易发生扯皮。“核灾首先要核资核产。年初,庄稼还未生产,洪水过后,政府提出按水稻等作物来补偿,民众却说,这里种植的是经济作物,因为单产更高,核资核产就变成扯皮的事。所以分蓄洪区补偿办法,不能再按照20年前的规定去做,一定要调整。”程晓陶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楷体字内容引自链接: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7-16/doc-iivhvpwx5628862.shtml

 

3、题外话

“双退”区不允许再耕种。这些地区是划定的蓄滞洪区,本来每年被淹的风险都会很大。但是仍旧有人违反规定去种田。那么,在被淹没后相关部门能否不予赔偿呢?我们在法律上是如何规定的?

如果明明禁止耕种的地区,农民自己去种了;在汛期还被淹没了,庄稼损毁是事实。这种情况下,政府赔偿则是变相鼓励违法耕种。但是如果不予以任何援助,而且一旦耕种即视为违法并予以处罚,可能有人认为这样的处理缺乏人文关怀;然而,洪水中那些外面来支援救灾的人的劳动、甚至因此而受伤、殒命,这些损失又怎么说?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416370-1242392.html

上一篇:江心洲不宜鼓励人口定居
下一篇:从“孤篇压全唐”说起:怎么树立靶子,怎么提出问题?PS
收藏 IP: 210.26.55.*| 热度|

1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2 20: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