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ruse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engrusen

博文

猜疑链、长期博弈策略和生命观 ——对医患关系的个人经验和思考

已有 680 次阅读 2021-5-3 18:29 |个人分类:生活随笔|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01 “不成功”的医疗体验:该抱怨吗?


3月至5月,最主要的一件事,仍然是眼睛的检查和治疗。 

回想了一下最近两次住院治疗经历,基本上可以用三个词来概括:花钱、受罪、没效果。  


上一次住院治疗是2014年,病因是长期低烧。 

历时三个多月,辗转学校医院、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成都军区总医院。 

反复检查,血至少抽了一升,连骨髓穿刺这类不常见的检查手段都做过了…… 

检查结果是没有结果。 

发烧自然消失了,原因仍是未知。  


今年的经历也差不多:

三月中旬检查,第一次玻璃体内注射雷珠单抗;

四月中旬复查,注射了第二针…… 

迄今为止,视力没有明显改善。

直接的结果就是:看书或看文献变得愈发困难,很多时候不得不借助于放大镜。 


放大镜.png  


既然两次都没有得到满意的治疗效果,我是不是有充分的理由抱怨“过度医疗”或者“医疗黑幕”呢? 

真实的感受是:没有被骗、被坑的感觉;越到后面,越是心安。  


如果用治疗结果来“倒推”前面检查和治疗的合理性,每个患者都会觉得自己被“过度医疗”。 

然而,没有那些事后看来“不必要”的检查和尝试,就不会有对病因清晰的认识和明确的治疗方案。  


当我们把每个患者的诊断、治疗过程看作是一次科学研究,一切就很容易理解了:

  • 科研就是一个探索过程,没有人能够保证每一次探索都是成功的;

  • 受个人能力和科技水平限制,一直在探索,一直没有找到成功的路径也是一种常态;

  • 不成功的探索也有价值,因为失败是成功之母


至于说,为什么到了后期反而觉得更“心安”了,这与医疗的“特殊逻辑”有关系:

  • 科学研究的一般逻辑是从高概率因素到低概率因素,逐步试错,确定技术路线

  • 医疗的逻辑是从对人体影响最严重的因素开始,逐个排除,最后确定病因和治疗方案


毫无疑问,医疗的逻辑是生命安全优先,但是效率不高。 

检查到了后期,说明那些致命的因素都“排除”了,剩下的都是小问题。


02 猜疑链与长期博弈策略:信或不信,是个问题


最近,两个与医疗关联的事件冲上了热搜:

  • 2021年4月6日,株洲一位“地产大亨”游先生,签字拒绝住院;4月11日猝死

  • 2021年4月18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医生揭露“肿瘤治疗黑幕”:过度治疗导致人财两空。

地产大亨之死.png


这个世界是复杂的,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认知方法和应对策略。 

当然,每个人也必须为自己的选择买单,无论多大代价。  


面对庞大而复杂的系统,比如医疗体系,个人有没有最佳的应对策略呢? 

这类问题早已有人做过研究,称之为“长期囚徒博弈”策略研究。

 

猜疑链.png 


直接说结论,在“交替型”囚徒困境博弈中,最佳策略是“宽容以牙还牙”:

  • 交替型博弈类似于下棋,医患关系可以看作是典型的交替型博弈

  • “宽容以牙还牙”,英文是"Tit for tat with forgiveness" ,具体地说,包括以下内容:

    • 友善:首先选择合作,不主动背叛;

    • 报复:对方背叛一次,我选择继续合作;当对方连续背叛两次,我再报复;

    • 宽恕:对方再次合作,就既往不咎;

    • 不嫉妒:每一轮最好的结果只是和对方打平


    “地产大亨”游先生的悲剧在于,他首先启动了“猜疑链”,违背了友善原则。 

    其次,他没有遵循医疗过程中,“生命安全第一”的基本原则。 

    这种认知水平、决策机制,“死得其所”就是该付的“代价”。  


    关于“猜疑链”的话题,我在上一篇文章《眼睁睁地看着一根针扎进眼球,是个什么体验?》已经讨论过了:对于底线特别低的人,最大的惩罚就是没法相信别人;猜疑链一旦启动,永无宁日。  


    那么,总是选择相信别人,比如医生,就没有问题了吗?当然也不是。 

    第一,相信群体的“平均底线”,而不是单一个体; 

    第二,有一颗平常心:接纳生活的不完美,也理解别人的失误;偶尔“踩坑”是常态,避免“踩坑”靠认知。 


    还是以我个人正在进行的眼睛治疗为例。 

    第一阶段:医生根据眼底出血情况→可能有高血压→心血管内科;主治医生→排除继发性高血压(<10%)→做动脉造影检查;眼科医生→消炎、促进淤血吸收→打针。以我的认知水平,觉得这些都是合理的、必要的,那就配合好好配合治疗喽;

    第二阶段:确认是原发性高血压→正常吃降压降脂药→心里面踏实了;确定打针后视力没有改善→换一家医院再复查→医生说,要排除眼底肿瘤→检查确认还是眼底出血→继续打针治疗。 

    后续阶段:大概还是如此吧,继续复查、治疗;如果不确定,就换一家医院复查。 

    即使最终结果仍然没有改善视力,也不必抱怨吧。


    03 豁达的生命观


    关于生命观,2019年初写过一篇文章《我的生命观和生育观 ——《流浪地球》引发的思考 》

    经历了新冠疫情和近期的医疗过程后,又多了一点感触。  


    人的身体,与汽车一样,有设计使用寿命 

    我们买一辆汽车,心里面会有一个预期,比如20年或者30万公里。 

    达到了这个预期,我们就说“够本”了!剩下的都是赚到的。 


    第N手凯美瑞.png

     

    在美国访学期间,开的是一辆第N手的凯美瑞(2005年产,见上图)。 

    我对汽车完全是外行,一切遵照前任车主的告诫:5000英里或半年进行全面保养;有任何异常信号随时去修车厂检查。  


    我对这辆车的预期就是:不飙车、不开长途、正常通勤情况下,顺利使用一年。 

    结果还是因为电池老化和氧气传感器失灵,进了两次修理厂,花了几百美元。 

    即便如此,我仍然认为:这辆车的质量是没问题的;我也是又一任幸运车主。  


    预期寿命.png 


    人也一样,我们对自己的寿命也有一个预期,比如60岁,70岁。 

    如果正常活到了这个年龄,就已经是足够幸运了,剩下的也是赚到的。 

    想通了这一层,很多问题就有了自己的答案,人也会变得豁达起来。  


    比如,医生说,把烟、酒戒了,肉要少吃,每天早睡早起,要不要听? 

    一台车,每天只保养不能开,那就已经失去了作为交通工具的意义,进入了“古董”的范畴。 

    一个人,每天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多撑一天,没有办法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与“植物人”有什么区别?  


    如果有一天,医疗检查可以精确告诉我们剩下的寿命,该怎么选择? 

    人比其他动物高级的地方在于:可以通过理性判断做出选择,而不是只能够依赖本能做出反应。 

    金钱和物质的最大价值是给人提供更多的选择性。 

    我们羡慕别人,是因为别人有更多的选择权。  


    如果经历了一系列检查和治疗,最终的结果不是治愈; 

    而是仅仅确定了人体机能的问题或者知道了死亡的大致时间。 

    我以为,这也是值得的; 

    增加了确定性,就是增加了选择权; 

    也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提升生命价值。  


    生命是一个短暂的过程,没有人可以永生。 

    生命最大的尊严是当生则生,当死则死。  


    活着的时候,接受自己和这个世界的不完美,做自己想做和该做的事情; 

    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依然拥有选择的能力,内心平静,了无牵挂。  


    这是豁达,也是修行。  


    豁达.png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408930-1284913.html

    上一篇:眼睁睁地看着一根针扎进眼球,是个什么体验?(图片修复版)
    下一篇:白酒与化学01:什么是酒?为什么要喝酒?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31 18: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