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科学编辑isechina的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echina

博文

标题党或成为增加引文的新方式?——揭秘这些捷径背后的谎言与沉默

已有 886 次阅读 2022-7-5 10:15 |个人分类:ScienceOpen|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编者按:即使是科学文献的小白读者也明白,很多研究人员会在论文中加入一些小细节来试图增加引用量,如在标题中使用标点符号、幽默或诗意化的表达、参考借鉴流行歌曲等。我们总能在不同场合看到关于“研究人员建议,如此这般做,就能提高你的文章影响力”之类的言论。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

【本文作者Phil Davis拥有康奈尔大学科学传播学博士学位,是一名资深出版顾问,专门从事引文、读者、出版和调查数据的统计分析。】

在过去的几年里,最新的“ 这么做就能提高引文量”的研究的趋势主要集中在社交媒体的轻干预上,比如发一条推特。

为什么研究人员会对这类研究表现出莫大的热情,是有理可依的。毕竟与针对人类的临床试验相比,这些研究要容易得多——不必四处寻求大量的研究资金,不必招募有意参与的人类受试者,也不必培训一批临床医生来进行试验。此外,无需安抚机构审查委员会,无需注册协议,也无需担心你的干预措施是否会对真正的病人造成实际伤害。作为一个引用社会媒体的研究者,你所需要的不过是一台电脑、一个免费账户和一点空余时间。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发表论文,声称某种社交媒体干预(一条推特,一个Facebook的点赞)会让论文收获更多的引用。鉴于提高引用率是每个作者、编辑和出版商都希望达成的目标,这些论文得到大量的关注也就不足为奇了,尤其是在社交媒体平台上。

其中最新一篇此类文章《Twitter推广与心血管文章的高引用率有关:ESC期刊随机研究 》于2022年4月7日发表在European Heart Journal(EHJ)上,这是一本影响力颇高的心脏病学期刊。而这篇由Ricardo Ladeiras-Lopes等人撰写的论文称,在Twitter上宣传一篇新发表的论文,两年内其引用率会提高12%。EHJ还在2020年作为一项初步调查发表了该研究,夸口说引用率提高了43%。

研究缺失的部分

众所周知,即使有作用,媒体对文章影响力的作用也是很小的,这就是为什么一个起初含有惊人的43%结果的报告,随即转为不那么惊人的12%,这一现象应该引起人们的注意。作者对结果的突然改变保持沉默,就像他们的论文中缺少其他细节一样。当Phil Davis问及他们的研究方法和分析方法时,他们也沉默不语,也不愿意分享他们的数据集,即使是为了验证研究的可重复性。可悲的是,这样的经历并不罕见。

根据European Heart Journal的作者指南,所有的研究论文都需要包括数据可用性声明,也就是说,应当披露读者在出现问题时应该如何获得作者的数据的方法。此外,报告随机对照试验结果的EHJ论文需要遵循CONSORT指南,其中包括关于样本量是如何计算的明确声明。而这篇发表的文章却省略了数据可用性和样本量计算的声明。但倘若它是关于心房颤动的药物干预的话,这些遗漏又是否会在发表前被期刊竖起“小红旗”呢?

又一项言过其实的研究?

根据Phil Davis的计算,这项关于Twitter引文的研究在其报告的(43%和12%)引文差异方面严重证据不足。根据论文中描述的期刊、论文类型和主要结论,Phil计算出研究人员至少需要6693个样本量(每组3347个)才能在两年后检测出1个引用差异(SD=14.6,power=80%,α=0.05,双侧检验),而这大约是他们论文中报告的样本量(N=694)的十倍。每个研究组有347篇论文,研究人员的统计能力只有15%,这意味着纵然真的存在非空效应,他们也只有15%的机会能够发现。对于医学研究来说,在计算样本量时,power通常被设定为80%或90%。此外,低统计能力往往夸大了效应大小。换句话说,小的样本量(即使抽样是无误的)往往会产生不可靠的结果,过度报告真实的效果。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他们的一项研究报告了43%的引用率,而另一项却只有12%的原因。

Phil还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了通讯作者Ladeiras-Lopes,提出了关于样本量计算和二次分析的问题(2022年5月5日发送),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复。一周后再次与其联系,要求提供他的数据集的副本(2022年5月10日发送),仍然没有任何回复。

逃避编辑责任?

在又一周的沉默后,Phil于2022年5月16日联系了European Heart Journal的主编,要求编辑部介入。他要求提供一份作者的数据集,并要求该杂志对这篇论文发表一份编辑部的关注声明。编辑部的答复则是邀请Phil向他们的论坛提交一封letter,概述自己的忧虑。如果被接收,EHJ将在未来的一期杂志上发表Phil的评论以及作者的回应。这个过程可能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而且不能保证最终会得到一份数据集的副本。但编辑的答复意味着他们不会主动介入这个问题,这只是读者和作者之间讨论的问题。Phil终于在2022年6月7日收到了回复,重申正式的讨论区投稿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如果作者没有回应,编辑部 “可以将问题上报给ESC家庭伦理委员会,要求进一步调查”。

European Heart Journal对科学成果的报告有明确的规定,对随机对照试验的报告有更甚的明确规定。论文中描述的研究结果的有效性是不相关的;论文的必要部分缺失。即使Phil的分析表明其结论是情有可原的,作者也明显违反了EHJ的两项政策。

要求一个关心此事的读者提交一篇正式的文章在期刊上发表,似乎是对提出的关于期刊政策的一个简单问题的不恰当回应。要求读者跳过耗时的障碍,将这种违规行为上升到社会层面的委员会,显然是未履行编辑所应承担的责任。要么主编需要解释为什么唯独这篇论文被排除在EHJ规则之外,要么采取切实行动维护期刊的标准,对文章进行撤稿,或者至少发布更正。如果Phil的经历是正常的,那么大多数对EHJ论文有顾虑的读者也许会直接放弃尝试。如果科学是一个自我纠正的过程,那么这本杂志就没有让纠正的过程变得简单。

再退一步,重新审视这一研究,我们不得不随时提醒自己,它仅仅代表了现实世界中再小不过的风险。没有哪个病人会因为这些结果而受到伤害或死亡;相关研究人员甚至在一本顶级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两篇文章。最坏的结果无非是导致一些研究人员浪费大量的时间,如果他们当真相信“如此这般”会使他们的论文在引用率上有所提高。可悲的是,此篇博文只将进一步增加该研究的Altmetric得分,更深地坠入作者早已设下的“甜蜜陷阱”之中。

参考文献来源:

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2/06/08/fill-in-the-blank-leads-to-more-citations/?informz=1&nbd=&nbd_source=informz

翻译:Yulia

校对:HB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387871-1345933.html

上一篇:公开同行评审或成为解决公共卫生错误信息的关键
下一篇:Zoonoses | 猴痘暴发:我们应该知道及反思的问题
收藏 IP: 114.216.223.*|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7 20: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