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MUsun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IMUsun1

博文

人在囧途之博士的囧

已有 1317 次阅读 2022-1-31 20:08 |个人分类:科学科幻科普|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博士老牧才三十来岁看上去却有四十多岁的样子。老牧读过几车书,围绕地球转过几圈,自以为也有了‘四十不惑’的境界。然而临近毕业,老牧的头发也是大把大把地掉。‘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言人无二三’老牧也只能苦笑两声,倒头睡觉了。


睡梦中老牧逢春,他梦到结婚生子了。新娘温婉大气,着一席纱裙,又白又长;老牧则西装笔挺,面容整洁,宛如回到了十八。两人手挽着手,眼对着眼,深情款款地行走在绿绿的草地上。两侧是亲朋好友,鼓掌祝福,投来艳羡的目光。没过一年,两人竟有了孩子,还是龙凤胎。男孩剑眉星目隐隐有老牧神采;女孩楚楚动人嫣然似娇妻萌幼。老牧左拥右抱,笑得欢快异常,仿佛走上了人生颠覆,可是‘铃铃铃铃’闹钟一响,原来是黄粱一梦。


梦醒刹那,老牧有些惘然。他很快起身填写表格,相同的信息,翻来覆去填几十遍,要交到不同的部门,这种工作简直比搬砖还要机械。老牧身体在敲着表格,思绪已经飞到地球另一侧了。一年前,老牧还在漂亮国,这里生活丰富一些,不像国内,老牧过得是办公室、食堂、寝室三点一线的生活,在这里老牧陡然发现,还需要自己买菜做饭,生活里多了一些生活气。老牧和舍友老正每周末都要去超市购物,采购一周的食物,偶尔也去爬山,日子过得还算惬意。


有一天老牧国内的好友大伟微信告诉老牧,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老牧找了个漂亮国女朋友。老牧哈哈大笑,从不相信做梦的事情。没想到一周后,在一个单位日常聚会上,有个姑娘爱丽丝主动搭讪了老牧。爱丽丝说知道一个地方叫功夫奶茶,她对Chinese功夫很感兴趣,想去试一试那里是不是有真功夫,邀请老牧一起去喝奶茶。老牧欣然赴约,两人一边喝奶茶,一边谈天说地,气氛很融洽。第二天,爱丽丝说有一个露天音乐会,问老牧有没有兴趣一起去。老牧早就对音乐向往已久,遂盛装出行。两人听着听着,一同走进了舞池。数曲舞罢,两人离开熙熙攘攘的人群,老牧说,‘在我们国家,咱俩这样一般会被别人认为是男女朋友’。爱丽丝说,‘那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于是两人竟成了男女朋友,大伟的梦竟然应验了。


后来老牧才知道,爱丽丝是来这里实习的,实习期是十周,十周过后就会离开。起初老牧有些忧虑,十周之后,他和爱丽丝该怎么办呢?在老牧的国家,爱情是一个被认为有长久属性的东西。爱丽丝经常邀请老牧去户外活动,两人游山玩水都很开心。爱丽丝说,她已经去过五个大洲了,将来的理想是去火星。老牧有点惊讶,折服于爱丽丝的活力。根据相对论,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很快十周过去了。爱丽丝约了老牧告别,老牧在路上想,怎样送别爱丽丝,两人将来怎样保持联系,后续再怎么发展。见了爱丽丝,老牧不知道该怎样开口。爱丽丝说,‘我很难过,但是我在这的时间已经到了,认识你真幸运,我们还是在这里分手吧,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老牧有些惘然,半天才反应过来,爱丽丝的意思是‘我俩缘尽于此!’,一种忧伤的感觉油然而生。老牧没有出言挽留,因为他觉得爱丽丝是对的。缘起于兹缘尽于兹,‘人有悲欢离合’这是一种法则,人力又岂能与法则相抗呢?


不过对于老牧来说,这次经历并非一无所获,老牧很快就从中发现了恋爱的定式。就是三步走,约对方去喝奶茶,约对方去听音乐会,被别人看起来两人像男女朋友。如果前两步对方都答应了,这事就十拿九稳了;如果人家不接受邀请,那也不是很尴尬。回国后,老牧总想找机会去实践实践这个定式,但是很快就回归了办公室、食堂、寝室三点一线的生活,变成了空有理论无处实践。老牧感到温馨的是,回国当天,大建‘钻木取火’欢迎老牧的回归,几人在萧瑟的秋风中看着大建表演,慢慢冒烟燃起火苗,一种温馨的感觉油然而生。


回来后,三点一线的生活简单而快乐。因为疫情的影响,老牧原来的寝室不能住了。老牧想那索性就过两点一线的生活吧,于是买了个瑜伽垫,又捡回来个床垫,在办公室打起了地铺。自从打起了地铺,老牧的幸福感又提升了。省去了从寝室到办公室这段风吹日晒的路程,睁开眼睛,按照keep在瑜伽垫上做一套全身活动,然后稍微梳洗下去食堂吃早饭,回来开始上午的工作;中午吃过午饭看看手机信息,去一号楼打一壶新鲜的无菌水,慢慢开始下午的工作;和同学们一起去吃晚饭,回来的路上在周围转一转,吹吹牛;晚上休息会儿再干到十点;玩一会儿累了就躺地上睡觉。后来老牧知道大建和大伟也住在了办公室,去参观了他们的住所,发现他俩的条件都比自己好。大建睡实验室,宽敞明亮;大伟睡两人间,床垫比老牧的厚。


如今在办公室里,老牧也算是老人了。随着新来的师弟师妹的入驻,老牧渐渐有种老资格的感觉,他经常抓一个师弟或师妹过来,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是‘’搞科研?吗,名词科研前面为什么是动词搞?”一般对方都会摇头道‘不知道’。这时老牧就会得意地提示道,‘想想动词搞后面一般加哪个名词’。很快对方脸上就浮现出豁然开朗的神情,开始盯着老牧笑起来。老牧一边点头一边道,‘这回懂了吧,以后知道用什么态度对待科研了吧’。‘懂了懂了’对方笑着答道。老牧很满意,觉得自己已经传授了年轻人科研的秘诀,老牧深以为这就是科研的秘诀。


简单幸福的生活过得很快,眼看毕业大论文已经写完了,而投到杂志的文章还没有发表的苗头,老牧渐觉不妙,似乎要延期了。本来老牧对于按时毕业很有信心,文章早早就写完了,投到了老板推荐的杂志。毕业半年前,老牧同时投了两篇,一篇能成功发表就能毕业。老牧心想有三种可能:两篇都能发表,一篇能按时发表,两篇都无法按时发表。这样看来,能按时毕业的概率至少有百分之六十六,老牧信心满满。不料最后竟然是最坏的结果变成了现实,更尴尬的是,信心满满的老牧之前已经提交了毕业申请,已经发了邀请给论文评审和答辩委员会的成员。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幸这种情况虽然艰难而少见,却不是毫无先例可以借鉴的。面对这种情况,只能先毕业,等文章发表后再拿学位了。


发生这种情况,老牧本已波澜不惊的心湖竟泛起了层层涟漪,心中升起一种不甘和不公的情感。想到自己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干了三年,到头来却混了个延期毕业的结果。老牧越想越是不平,内心无比沮丧。一连几夜都睡得不踏实,半夜躺在地上昏昏沉沉,翻来覆去有时直到天明。没过几天,老牧发现额头长出了痘,落在地上的头发也比以前多了。老牧更加焦躁,想到不但什么也没得到,还把身体熬出了毛病,更加为自己鸣不平。终于老牧吃饭也不香了,身体慢慢变得有些虚弱。原来一天两点一线三班倒的生活,老牧渐渐觉得进行不下去了,想到一天工作这么长时间真是没意义。然而老牧也不知道,如果不三班倒,那剩下的时间该干什么,为了想清楚这些问题,老牧常常发呆。把时间花在发呆上又让老牧感到不安,浪费时间与他一贯的习惯不相符。这种不安又进一步加剧了起初的焦躁,老牧感觉自己被拉进了一个漩涡,状态越来越差。


小洪是办公室的老人了,进来七年还没发文章,现在寄情于花草,把自己的座位搞成了一个花丛,见老牧这段时间一蹶不振,劝说老牧来给他养花。老牧闲来无事,给小洪的花施肥。不料到了中午手上出现了红点,很快开始瘙痒,慢慢地脸变得很红,有肿胀的感觉。老李说该不是过敏了吧,快去医院看看。老牧不以为然,心想死不了人,便一个人回去冲澡了。冲完澡症状稍微缓解了些,红疹已经蔓延到脖子上。之后红疹慢慢向下移动,在全身扫来扫去,仿佛是在给老牧检查身体。老牧起初有些害怕,但转念想‘天让人死,人不得不死’就淡然了。


大建和老李知道老牧的状况后,去看老牧。大建劝老牧去医院看看,老牧说太麻烦了,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三个老友闲谈起来,说着说着就聊到了毕业的事情。大建和老牧同届,现在一篇文章都没有,早就不对按时毕业有什么奢望了。老李比老牧低一届,也还没发文章,不过他觉得自己还有时间。老牧说他两年前就发了第一篇文章,对按时毕业很有信心,甚至还想冲击优秀毕业生。真是世事难料,没想到最后落得个延期的结果。大建说,看我啥也没有,也不着急,着急也没用,我听天由命了。老牧说,我如果也是这样我也不着急,我是就差那么一点,功亏一篑让人崩溃啊。老李说现在想啥也没用了,差一点是很可惜,可是比什么都没有强多了,不是吗,你就别哀叹了。老牧知道老李说得没错,可是道理都懂就是无法让自己安定。懂得道理而无法做到,这是没有‘知行合一’啊,老牧顿悟。老牧一想到‘知行合一’就豁然开朗了,知行合一是修身的最高境界,没有知行合一很正常,因为古代的大贤如孔子到了七十才‘从心所欲不逾矩’。老牧感叹,自己才三十,何必强求知行合一呢。这时压在老牧心头的一块巨石开始土崩瓦解,老牧想起王阳明不中科举的故事,阳明不因不中科举而懊恼,却因懊恼不中科举而懊恼。老牧觉得自己因为延期而懊恼真是格局太小了,延期屁大点事真不值得自己大动肝火,如果因为这点事懊恼,那修养也太差了。老牧又想起《大学》里讲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能定...’。此刻的安定原来是来自于知道了‘知行合一’的至善境界。老牧心情大好,身体却有些无力,他知道这段时间的精神紧张作息紊乱,可能导致了内分泌失调,激素分泌不正常。下面应该和老李去打球,运动运动找回健康的身体,老牧深以为然。


毕业答辩很顺利,老牧剃了个光头,打算从头开始。光头老牧在冬天很是凉快,填乱七八糟的毕业表格却让老牧脑袋发热。这些都是小事,但是让人心烦,在紧张的毕业季尤其让人想骂街。一向放荡不羁的老牧这时被规训得像个小媳妇,循规蹈矩跟着表格走。填完表格,三四级领导签字,领导很忙,经常找不到人。老牧把日常运动替换成找领导,每天都能有上万步。


三个月后,老牧头发长出来了,文章发表了,顺利拿到了学位证。可是又一个紧迫的问题摆在了老牧眼前,该找工作啦。老牧文章堪堪够毕业,在就业市场没有竞争力,眼前有两条路,一是回家乡所在的城市做讲师,二是在更好的平台做博士后。眼下博士数量越来越多,想找工作越来越难,回家去做讲师是个不错的选择;而老牧却有些学术抱负,所以去做博士后也是有吸引力的。老牧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去做讲师,生活稳定,也能更好地照顾父母;去做博后有更好的科研前途。世间没有十全十美,选择博后就意味着背井离乡压力山大,选择讲师就意味着退出学术中心。这真是很难选啊!老牧知道,两难的选择是一个陷阱,之所以两难是因为两者优劣相当,所以这时选哪个都一样,而犹豫不决才是陷阱。老牧想到自己从事的科研不太依赖于实验平台,所以即使去非学术中心也能做自己喜欢的研究,于是倾向于选择去做讲师。


然而由于疫情,各地都限制出行,高校的招聘也受到了影响,老牧不得已要等到年后才能去应聘。年后疫情会如何发展,老牧也拿不准。进入了毕业与就业的空档期,老牧也回不了家,就报名参加了学校组织的防疫志愿者。老牧深切感受到疫情对生活工作的影响,化悲愤为力量,对于防疫工作很是卖力,晚上还经常在群里分享心得。


每天工作都很劳累,不知为何老牧猛一抬头,突然心跳加速,盯着问他要试剂的女同志不知该怎么办。晚上躺在床上老牧思绪万千,飞速思考着什么,他感觉自己久已干枯的枝条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老牧抽新芽,他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于是想起了那个定式,难掩跃跃欲试的冲动。群里有那女生的微信,老牧战战兢兢地发出了邀请。令老牧震惊地是对方竟然回复了。两人约在咖啡馆见面,老牧早早地来到店门口等,走过来走过去,心里有些激动有些害怕。女生来得很准时,老牧本想学着漂亮国的礼仪来个拥抱,作势上前,被女生拒绝了,两人握手问安。老牧赶紧开门,把女生迎进店里。刚一落座,女生就拿出随身携带的手消,对双手进行消毒。老牧心里陡然一惊,暗想错失了一个良机,假如自己能先一步拿出手消给对方消毒,必然是个加分项。老牧有些尴尬,自己还没消毒,不知该不该借对方的手消。女生似乎看出了什么,把手消递给了老牧。老牧连连道谢,‘今天的咖啡我请,我请’。女生说,‘我知道你,你在志愿队里干活很勤快,发言很积极’。老牧嘿嘿地笑,心里有些得意,突然顿觉不妙,这时应该说些也认识女生,对女生有什么印象的话作为回应,可是老牧对此还一无所知啊,老牧甚至还不知道女生的名字,这功课做得也太不及格了。‘你工作也很认真,咱们这是为人民服务嘛,哈哈’老牧奉承道,突然又觉不妙,这句‘咱们是为人民服务’应该对方说才合适,老牧抢了女生的话。‘你倒是很积极’女生道。老牧急忙道:‘毕竟是党员嘛,应该的应该的,你是党员吗?’女生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不是’。老牧感到有些尴尬,觉得一不小心拉远了彼此的距离,急忙道,‘党员群众是一家,是一家’,又突然感到这样说不好,有故意占人便宜的嫌疑。女生道,‘不错’。老牧感到有些懵,心里一阵忐忑,大脑飞速运转,‘附近有个电影院,在这也没啥意思,不如我们去看电影吧?’老牧提议道。女生点头‘嗯’了一声。电影似乎有些枯燥,才演了一半,女生说有点事要回去,老牧把女生送上车,站在寒风里感觉有些凉凉。


马上就要春节了,一连几天老牧和女生都没有联系。老牧响应国家的号召就地过年,和几个一同选择就地过年的同学聚在一起,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大家很是欢快,唱歌跳舞,谈天说地,讨论社会和学术,讨论疫情发展,讨论各自的前途。宴席结束,朋友散尽,老牧走上阳台,看到远方万家灯火,突然顿悟‘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觉,此刻远方的家人在干什么呢?可是饭前才刚刚和父母通过电话啊。老牧掏出手机,找到女生的微信,发出了四个字‘你在干嘛?’简单的四个字透露出一种孤独感如外面的寒风般席卷了整个冬夜。过了很久,对面也发来了四个字‘我在看书’。‘你喜欢看书?’老牧仿佛抓到了什么。‘你喜欢看谁的书啊?’老牧追问道。‘王阳明的书’对面传来了五个字。老牧心中一震,心学、知行合一,是怎样的女生会喜欢王阳明呢?老牧总算找到了发挥的空间,开始了文字的表演。老牧讲述了自己对于王阳明的理解,讲述了自己对于‘知行合一’的认识。老牧结合了自己三十年的经历,讲述了自己践行‘知行合一’的旅程。对方也很激动,感觉遇到了知己。两人一言一语诉说着各自的感悟,像两块磁铁一样彼此吸引,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那一夜他们聊了很久,超越了时间而不知疲惫。两人相约年后见面,深入交流!


后来老牧才发现,自己原来的定式是有缺陷的。三步走之前要做好调查收集基本信息,至少要清楚对方是否有对象。所幸老牧是幸运的,用‘知行合一’扳回了一城,挽救了自己的爱情。老牧有了女朋友书书。甜蜜中难免有心酸,早前倾向于回家做讲师的决定又动摇了,这回天平的两边又发生了变化,老牧又左右为难了。女朋友还没完成学业,如果去做讲师,就要异地了。老牧一咬牙,流血去做博后了。


做博后的困难超出了老牧的预想,博后的流动性和国人安土重迁的传统是冲突的;博后在单位里既不是学生也没有被认为是老师,缺少归属感;博后制度才刚刚兴起,用人单位博后制度不完善,需要博后跑得更多更主动;博后没有完善的五险一金...。但是老牧已经入坑,没有回头路了。老牧想起网传的杨绛先生百岁感悟‘上苍不会让所有幸福集中到某个人身上,得到了爱情未必拥有金钱;拥有金钱未必得到快乐;得到快乐未必拥有健康;拥有健康未必一切都会如愿以偿’。老牧得到了爱情,同时也失去了更多的选择,老牧对杨绛先生的话感同身受。


过几年博后可能会是博士大概率的路,博后的路风雨飘零。老牧深知这是一条不归路,能冲出重围的都是凤毛麟角。然而天无绝人之路,老牧也有自己的打算。‘君子见机,达人知命’对于自己的命运,老牧知道路在脚下。未来未知,老牧虽然还没有达到知行合一,却有了‘四十不惑’的境界。老牧对‘不如意事常八九’深以为然,却把‘可与人言无二三’改为‘可与言人无二三’,因为他觉得任何事都可以和人说,但是可以理解的人却不多。如果你不幸是少数派,那能理解你的人就更少了。对于博士的处境,常人似乎难以理解,都觉得博士是人才不愁工作。博士的囧只有具有相同经历的人懂。‘不如意事常八九’各行各业都是如此,博士也不例外;‘可与言人无二三’,作为少数派,博士更难与人诉苦,这是一种法则,不会因为人力而改变,少数派注定相对孤独。


之前听书书说,她的一个学姐,老公得了绝症,一个人带着孩子工作;另一个同学维姐,天天忙于工作,无暇找对象;有一个同学王姐离婚了,一个人过也挺好的...。隔壁学校有博士跳楼了,老牧想起了自己的几个老友。大建不时还会去钻木取火,小超在继续科研和转行之间很是犹豫;小泽去了外地做博后;汤姆正在发愁找工作;大龙谈了三年的女朋友是不婚主义者;大伟还在学校里没有毕业,而毕业的期限似乎遥遥无期,最近开始喜欢在朋友圈分享小猫咪的日常;老正结婚了,邀请老牧去参加婚礼,老牧很想去,但是慑于疫情的可怕,也只能遥寄祝福...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334297-1323568.html

上一篇:科研、教学和公共服务的关系
下一篇:为什么大家喜欢攀比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3 14: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