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尖日月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jry8044 物理学歪人 电气接地学雷人 qq:9792255

博文

感动中国:武汉“日行20里去脂肪肝”妈妈割肝救子成功(zz)

已有 5652 次阅读 2009-11-5 23:14 |个人分类:经典转载|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妈妈, 母爱, 脂肪肝, 快走, 暴走

转载:原文见http://bbs.cri.cn/showtopic-684471.aspx

核心提示:武汉“暴走妈妈”陈玉蓉为消除重度脂肪肝将其移植救子,连续七个月每天暴走十公里。11月3日,陈玉蓉通过手术成功把自己合格的肝脏移植给了亲生儿子。手术医院决定免除这对母子所有的医疗费用(预计近100万元)。而在网上,“暴走妈妈”已成为点击率极高的名词。

武汉晚报11月4日报道

武汉妇女陈玉蓉,昨日给“妈妈”这个名字镀上金边。历经7个月的暴走锻炼,陈玉蓉将半块健康的肝脏“托付”给儿子,再燃儿子生命之火。
昨日,感天动地的母子捐肝手术吸引了全国人民的目光。
历时近14小时,30多名医务人员参与,一系列难度极高的手术顺利实施。
陈玉蓉家住汉口谌家矶,今年55岁。31岁的儿子叶海斌,先天性肝变性、生命垂危。陈玉蓉决定捐肝救子,可专家说她的肝脏有太多脂肪,她开始拼命锻炼。
同济医院决定,免除这对母子所有的医疗费用(预计近100万元)。网络上,“暴走妈妈”已成为点击率极高的名词,有网友留言:一次是十月怀胎,一次是七月暴走,一个母亲为了儿子的生命进行了两次分娩。
昨日,为捐肝救子,花费7个多月时间,每日坚持暴走10公里的“暴走妈妈”陈玉蓉终于如愿走上手术台,将自己的右边肝脏捐给了儿子叶海斌。
等待
清晨6时50分,彻夜未眠的叶国祥站在妻子病房外。这位不善言辞的男人面色凝重——几个小时后,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位亲人即将被推入手术室,妻子陈玉蓉将把自己的一部分肝脏捐给儿子叶海斌;儿子将接受母亲的肝脏进行移植。
手术会顺利么?他心里十分忐忑:“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手术成功,母子平安。”
7时02分,叶国祥进入病房看到妻子,他拉住妻子的手,轻声问:“还好吧?”
7时20分,叶海斌在病房内洗漱完毕,叶家和陈家的十几位亲友陪伴在他的病床旁,为母子两人加油打气。
泪别
7时35分,医护人员将陈玉蓉扶上推车,陈看着儿子流下眼泪。嫂子则含着眼泪对弟妹说:“你们都会好好的。”
邻居刘海桂说:“我敬重这样的母亲,为了儿子宁可自己的命都不要。希望他们都能平安归来。”
7时40分,陈玉蓉被推入手术室。
8时15分,医生为陈玉蓉进行麻醉。此时,叶国祥和亲友们一起走进同济医院电教中心,观看陈玉蓉手术的现场直播。
母亲进入手术室后,叶海斌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并不多说话,但眼中流露着对母亲深深的牵挂。
动刀
9时05分,主刀医生陈孝平在陈玉蓉的腹部划下第一刀。
见到医生在妻子的赤裸的腹部涂抹碘酒消毒,叶国祥突然低下头捂住脸庞,终于忍不住潸然泪下。陈玉蓉的妹妹、嫂子等人更是泪流满面。
在观看不到20分钟后,工作人员将叶国祥和亲友们请了出去:“请相信医生们的医术,在病房里等她平安回来”。
9时47分,医生探查到陈玉蓉的肝脏。陈孝平表示:“腹腔切开后,发现肝脏表面光滑,色泽红润,触手柔软,完全是一个正常人的肝脏,不可思议。”
捐肝
10时左右,医生探查发现,陈玉蓉左边的肝脏要明显大于右边肝脏。术前,专家们曾讨论出2套方案:第一种是将儿子的病肝全切,取母亲体积较大的左肝进行移植;第二种是保留儿子的部分肝脏,取母亲体积较小的右肝,进行移植。
陈孝平解释,亲子器官移植首先要保障供体安全,对陈玉蓉来说,切除肝脏体积的大小不仅要保证她能活命,更要能正常生活。假如按第一套方案,陈玉蓉将面临较大风险。陈孝平诚恳地说:“保证母亲的安全,是我们的重中之重。”
12时45分,陈玉蓉的右边肝脏被顺利取出,4个多小时的肝脏分离手术顺利结束,此时她各项生命体征都非常平稳。
移植
11时05分,叶海斌被推入手术室。首先,陈知水教授从叶海斌左腿取出一段静脉血管。因为陈玉蓉右边肝脏内的腔静脉出现变异,必须进行静脉搭桥以保证移植过来的肝脏能够顺利对接。
陈知水为叶海斌划下开腹第一刀;在一墙之隔的手术室里,陈孝平还在为陈玉蓉进行伤口缝合。
14时25分,陈玉蓉被推离手术室,进入监护病房。而陈知水教授还在为叶海斌进行肝脏分离;决定切掉叶海斌病变右半肝,保留左半肝。因患者的肝脏情况复杂,陈知水下刀
谨慎。
17时03分,4个多小时的紧张手术后,叶海斌体内病变的右肝已被成功取出;医生即将把从母亲体内取出的健康肝脏与其保留的左肝进行缝合。
21时50分,叶海斌的肝移植手术成功结束,母亲陈玉蓉的半块肝脏严丝合缝的接在了儿子剩下的半块肝脏上。手术室内所有的人都长出了一口气。毕竟,这是艰难而不平凡的一天。
明天
据了解,陈孝平教授早在1985年就在世界范围内最先提出了亲属肝移植的概念,并完成了小白鼠的动物实验——而这比世界第一例亲属肝移植还要早三年。
对陈玉蓉、叶海斌这对母子的未来,陈教授给出了乐观的判断。他说,肝移植手术后存在三大风险,一是出血,二是肝衰竭,三是排斥反应。其他如腹腔感染、肺感染以及肾功能衰竭都可能发生。但照目前的形势,母亲取肝出血很少,儿子受肝进展顺利,而且最难处理的胆管吻合也在掌控之中。“从理论上讲,接受捐肝的儿子可以存活30年、40年甚至50年!”
今日凌晨零时,母子床挨床,母亲有时睁开眼睛看儿子,监护仪闪烁着生命的迹象。
31岁的儿子被肝病折磨18年,再不换肝,儿子就得死!
为了挽救自己的心肝宝贝,55岁的江岸区居民陈玉蓉做下决定:暴走减肥治好脂肪肝,再把健康的肝脏捐给儿子。
“我要救儿子”
55岁的陈玉蓉和丈夫叶国祥家住江岸区谌家矶先锋村,儿子叶海斌聪明懂事,一家三口非常幸福。可在就海斌13岁那年,他被查出患有肝豆状核病变——一种先天性疾病,病变的肝脏无法排泄体内产生的铜,致使铜长期淤积,进而影响中枢神经、体内脏器,最终导致死亡。
得知这个结果,陈玉蓉感觉“天塌了”。她背着儿子四处求医,发誓一定要为儿子找回健康。在妈妈的精心呵护下,叶海斌的病情大有起色,还结婚生子,找到一份工作。
2005年和2008年,儿子的两次大吐血让陈玉蓉意识到:死神没放过儿子。“如果不换肝,儿子撑不了多久。”看着儿子日益消瘦的脸庞,陈玉蓉哭一阵,想一阵,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救儿子的命——“把自己的肝给儿子,让他活下去。”
“我下死力气减肥”
2008年12月31日,陈玉蓉在同济医院进行肝移植检查。肝穿结果显示她患有中重度脂肪肝,脂肪肝细胞占50%-60%。最终,专家认为陈玉蓉不适合进行捐赠手术,原定于2月19日的移植手术被取消。
“我不甘心,无论如何,我都要想尽各种办法把儿子的病整好”。在得知减肥治好脂肪肝——就能进行移植手术后,陈玉蓉下定决心:“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锻炼出一个健康的肝!”
2月18日晚上,陈玉蓉开始了自己的暴走减肥计划:“我家旁边就是堤坝,那里有一段标志2.5公里的路,我一早一晚走两个来回,一天就能走10公里”。
每天早上5点钟不到,陈玉蓉就从家里出发;晚上一吃完晚饭就出门——堤坝上没灯,她不敢回来太晚。从2月18日开始,谌家矶长长江堤上每日早晚都会出现一个瘦瘦的,急速飞奔的身影,而且风雨无阻。
7月,堤坝上出了一起车祸,旁人都不敢在夜晚上堤。十里长堤上,只有陈玉蓉一人在大步流星。
一天,叶国祥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我可能走不回去了。”妻子声音微弱。到底出了什么事?事后叶国祥才得知,陈玉蓉在暴走时突然眼前一黑,差点昏倒,在堤坝上休息了很久才勉强摸回家。
“我什么都愿意做”
整整211天,55岁的陈玉蓉怀抱着割肝救子的希望,顶着江城的寒风和烈日,暴走在长长的江堤上。
除了每日暴走,陈玉蓉更近乎严苛地控制自己的饮食:每餐只吃半个拳头大的饭团,青菜只用水煮,不放油,“有时候真饿,想吃块肉;但一想到儿子,我还是忍了”。
“我终于等到这一天”
7个多月后,陈玉蓉走破了四双鞋,脚上长满老茧。9月21日,她再次走进同济医院进行肝穿检查。奇迹发生了:陈玉蓉的脂肪变肝细胞所占小于1%。脂肪肝没有了!陈知水教授知道这个结果后大为震惊:“真没想到她能恢复得这么好!”
专家还连声感叹:通过锻炼节食治疗脂肪肝,通常都需要数年时间才可治愈,“能在短短7个月内消除重度脂肪肝,如果不是有坚定的信念和非凡的毅力,肯定做不到!”
11月2日,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科联合相关科室进行大会诊,一致通过陈玉蓉的捐肝申请。

 

 

       她已从68公斤减至60公斤;肝穿显示:脂肪变肝细胞所占小于1%。脂肪肝没有了!这个结果让陈知水教授大为震惊,当时为了安抚她,说只要努力,半年也许可以消除脂肪肝,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这简直是个奇迹!”

         对此,武汉同济医院消化内科主任田德安也连声感叹:从医几十年,还没有见过一个病人能在短短7个月内消除脂肪肝,更何况还是重度

详细参见http://www.hb.xinhuanet.com/zhuanti/2009-10/27/content_18134892.htm

 



 

博主:在感动之余,我们是否该反省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

为了救儿子,走出了苗条健康的身材,走掉了不健康的脂肪肝。

如果不为救儿子呢?

医生说:从医几十年,还没有见过一个病人能在短短7个月内消除脂肪肝,由此可见,“锻炼身体+控制饮食”的价值意义常常会比高额的医药费重要十倍。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24673-268774.html

上一篇:【置顶】或许,我们都需要放松
下一篇:【置顶】我眼中的天才(兼谈创新、独立思考)

5 杨秀海 徐建良 马丽丹 吉宗祥 杨芳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07: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