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定胜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lyskyz 哲思天地,人定圣天不胜天:人心要和睦安定,以天理为圣,敬畏天理,尊重良知。

博文

面对雾霾我们需要做的是什么?

已有 2367 次阅读 2016-9-24 21:15 |个人分类:环境科学、环境数学模型|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面对雾霾我们需要做的是什么?

2016-01-10 钟定胜 哲思天地

 

经济发展的本质在于创造满足人们需求的财富,归根结底是要满足人的全方位的需求,使人们获得幸福健康的生活。从人的幸福函数的结构来说,物质满足度和健康度无疑是最重要的指标之列。人的需求结构(财富结构)是变动的,低经济水平时更看重传统意义的物质财富,经济水平提高后,精神、健康等方面指标的重要性便逐渐提高,包括对环境质量的需求也会逐渐萌生和凸显。问题是,尽管国人对环境质量的需求已经不断得到确认和显现,但在实际行动中,企业的污染、公民个人的不良环境行为、环境不友好的产业结构等现象仍然没有及时得到足够的改善。上述推理如果可以被接受的话,显然面对雾霾等环境污染,我们该做的事情有如下几个:

首先,严格环境执法,彻底改变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局面,把对法律的遵守和执行放在第一位,任何人不得逾越法律的束缚。要做到这些,还需要以公开透明的信息环境为不可或缺的支撑条件。

其次,改变对待财富的观念,把环境质量当财富,而不是一味靠房地产造鬼城和卖鬼城,以及过度依靠出口拉动经济增长(中国本身就是最大的市场,如此庞大的体量过度依靠出口也是畸形的),与其造污染严重还积压的东西,不如造环境质量,以及趁现在国际市场各类大宗商品和资源价格处在低谷的条件下,完善包括环保、交通、西部开发、城镇化等方面的基础建设,以及通过财富分配的调节扩大内需(如提高中低收入人群福利待遇、降低相应税费,但提高特定税费和制定针对富裕阶层的房产税、遗产税等)。

第三,以知识产权保护和严格产品质量监管等手段为基础,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有了好的市场环境、生产环境、营销环境(上述环境出现的根本是公开透明的法治环境),高层次的经济结构便会自然而然产生,高新科技也会自然而然的出现和得到合理利用(低效率的科研投入产出格局也会得到缓解)。


补充:环境执法近年来已经得到了不少改善,所以我在给学生上课和指导时经常说这些话:你们是看到环境保护这个专业的黎明的人,为什么?原因是,任何一个领域,要有事业发展的机遇,或者说俗点要有赚钱的机会,必须要有足够的市场,我们的环境专业为何唱了那么多年的朝阳产业朝阳专业,但实际就业情况却在以前一直不太好,根子在于没有真正严格的环境法治环境,很多环保设施虽然花大价钱去建设了,貌似环保投入很高,但却没有真正被日常运行,这些投入的钱主要被基建的人赚走了,投入完了建好的东西经常被当摆设,而我们环保专业的人员的工作机会必须来自于环保的日常运行,日常的运行维护、设计改良和耗材的生产制造。因此,在我这一代人及更早的环境专业人里,还有不少被埋没和耽误的,但到你们这一代已经开始不一样了,现在真正开始处在不断上升的环境里了,不论是直接参与环境保护的市场,从事日常的企业环境管理,还是从事环境影响评价或是环境工程设计施工等方面,都有了很多的机遇,比如你们在咱们环境专业可以考的金字招牌就有这么几个:注册环保工程师、注册环境影响评价师、环境管理体系外审员等等。再说到具体的环保企业,上市公司里,20来年前有过好几家公司一开始火的不得了后来却倒闭了,原因就是建好了不运行收不到运行费用,但现在你们去看看上市公司里的那些环保企业,不仅被炒的很高,重要的是它们的业绩的确是在不断提高的,也就是说现在的环保市场是真正开始逐渐有保障的,比如大家家里的水费里,就有一块多是污染治理费,这个钱就确保了水污染治理企业有足够的和稳定的收入和利润,以前这个钱要来自政府拨款和补贴,地方财政困难(或是关系不好之类的),就会导致污水处理企业的倒闭,但现在在资金收入上已经有了足够的保障了,老百姓交的水费里就已经有这个钱了,而且这个钱是不许拿去做别的,只能拿来做水处理、包括污水收集管网建设的。......因此希望你们要好好珍惜自己的专业,把专业基础课知识学好,......只有这样你们才有与其他学校的环境专业学生的比较优势......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234816-1004878.html

上一篇:幸福函数及其推广
下一篇:六度分割理论的简单证明
收藏 IP: 223.68.77.*|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6-9 05: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