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on03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ron038

博文

甩不掉的恐高

已有 2648 次阅读 2016-12-12 22:53 |个人分类:生活杂谈|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文明, 晚点, 西藏, 日落

    这是今年的第四次北京之行,对于一个有轻微恐高症的人来说,坐飞机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每次经历起降过后都是四蹄如水渗。虽然昨日的成都依旧被雾霾笼罩着,我也更宁愿呆在蓉城吸霾也不愿去经历那种紧张的过程,可是,可是......。

     原本要晚点两小时才起飞的飞机,通知时只说晚点一小时,好吧,登机后再让你在机舱里坐上一小时再飞。即使是这样,我还是为国航点了个大大的赞,不过我不知道这个赞是为国航的忽悠技巧而点还是为他们的厚颜无耻而点。
     第一次坐飞机是十年前,可能是因为目的地是西藏和加之好奇心作祟的缘故,
那时好像没有太明显的恐高感觉。要知道那时的西藏在我心里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圣地,因为大二时读了那本《消失的地平线》而对西藏无比向往,记得那段时间曾疯狂地扎在图书馆里把所有关于西藏的书籍通通读了个遍跟我当初看了电视剧《孽债》后而拼命寻找有关知青的书一样痴迷。不幸的是那时图书馆里关于西藏的藏书太少,不然我可能就在大学毕业时跟着同宿舍的赵先森一同去了西藏支教。
    如今再谈起西藏,我已不会再像十几年前那样激动,但内心却还是澎湃的。当然,这种澎湃不是因为对感悟的向往,而是高原对心灵带来的震撼。那年我们爬上4600多米的山脊,坐在数百万年前的冰川沉积土上,在没有风的午后,除了心跳声证明自己是活着的生物外,再无其它任何声音。山脚下淡绿色的雅鲁藏布江蜿蜒远去,远处的雪山犹如一盏圣灯,在云中时隐时现,折射出耀眼的白光,那是一种心灵的洗礼,你会情不自禁地想一直就这样坐着,用心看透自己,看透世间万物。
    喜新厌旧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一种本性,我们都会有过对某件事或某个地方甚至某个人疯狂痴迷的经历,但当过了一段时间或被某种新的实物吸引后,就会慢慢淡化,甚至忘却。如今的西藏对我亦是如此,若让我再次坐飞机去西藏,我可能就会有恐高的感觉了。毕竟不是所有美的东西你都能
一生拥有,在我们短暂的生命里,总会有许多握不住的缘分,转瞬即逝。
    每次乘机之前我都会想,我这种对飞机起降时的失重或超重的恐惧是否也会突然间消失呢?可每次它都永垂不朽。昨日飞机起飞时我又一如既往地让自己失了望,我从飞机一起动时就让自己紧贴在椅背上找到踏实的感觉,一直等到飞
机冲上云端完全平稳后才放松了下来,从包里拿出书,想通过阅读来尽快分散那种紧张的余劲。可情况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手掌依然保持着湿漉漉的状态并且持续了一段时间,以至于我的书页都被渗出来的汗给浸软了。要不是旁边坐着人,真想给自己两巴掌,一是可以从发自内心的鄙视中找回自我,二还可以趁机把手上的水珠给甩掉呲牙
    虽然原本两个半小时的飞机足足飞了四个半小时,但我还是很庆幸这次晚点让我在万米高空邂逅了一场人生中最美的日落。合上书,躺在椅背上喝着加冰的可乐,看窗外的夕阳在无边的云海里铺洒,薄厚相间的云层时而像金色的纱笼,时而似安静的湖面,在傍晚的激荡下波澜不惊,如梦如幻。
    我喜欢看着透明的冰块在深褐色的可乐里漂浮,然后慢慢与其融为一体,这不但是一种视觉的享受,更是一种心灵的品尝。 可乐和咖啡都是我的最爱,或许是因为它们都有着相近的颜色,那是一种最能让我安静和思考的颜色。每次出差我都会在包里带着咖啡,就连儿子在知道我要出差时经常都会问我带没带咖啡。
    记得第一次在山顶看日落是在很多年前的昆明西山顶上,或许是时间太过遥远,那次日落的很多细节都已模糊,只记得西山上的风很大,吹得两眼生疼,我们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边用手搭在额前遮风,一边歪歪斜斜地在地上垫来垫去。记得那时的西山某个地方有个动物园,我们野外实习时刚好经过那地,动物园里有个猴园,里面有很多猴子,它们被很高的钢筋网与外界隔离开来的。就在我们兴致勃勃地逗着猴子时,一只猴子(或许是长臂猿)突然从拦网里伸出长长的手臂,一把扯过我手里的地形图,一溜烟就上了树梢,冲着我呲牙。出发前带队老师曾郑重地给我们交代过,人在图在,人不在了图还要在。那一下可把我吓得不轻,加之同学的起哄,我真差点没哭出来。
    我至今都还记得
那时的场景大概是这样的:猴子在树上淡定地看着我们,我在树下急得挠头转圈,旁边还有一群起哄的同学,我相信那时很难说清楚谁是猴,谁是人。还好,在动物园管理人员的努力下,用几个香蕉才把猴子爪里的地形图给换了回来,我也因此而逃过了一次批评
    离天越近,时间就过得越快,在我还没过足日落美景之瘾时, 夜幕就已降临。此时的天空没有了五彩斑斓,似乎一下
变得很安静,一弧半圆的新月挂在窗外,淡淡的月光抚着冬夜,如我在贡嘎山下看到的月色一般,清澈得看不到一点杂质。透过窗户往下看,此时的人世间早已万家灯火,五彩斑斓,灯光在空气中折射出一个暖色的光罩,把所有的建筑和人都紧紧拥在怀里,在夜里显得格外耀眼,这就是我们进化了数万年才换来的文明。
    昨夜的风吹走了这个城市的雾霾,北方的天突然就晴空万里,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惊喜。就如我们曾以为的那样,客观世界一直主宰着我们的取向,殊不知到了今天,我们突然发现,科学竟然证明了主观意识的存在。这是一个多么天大的惊喜啊!据说量子纠缠的发现还不在于其在通信领域的应用价值,而是让更多的人开始思考主观意识存在的合理性。科学的发展曾经让我们的客观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科学的发展又将会让我们的主观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有时真是很难说清楚,谁是合理的,或许笛卡尔早就回到了这个问题,只是没人Care而已。
    虽然这个过程有些折腾,但毕竟我们人类一直都在进步,这是一种客观规律,我们必须坚信。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229395-1020309.html

上一篇:哲学与知识分子人人有关
下一篇:冬.碎梦

2 李颖业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9 00: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