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产业天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wsapa 创新创业,以人为本 天使投资,专注健康 开博调侃,舞文会友

博文

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阿夫拉姆·赫什科教授访谈录

已有 4382 次阅读 2013-12-5 12:29 |个人分类:学术研究|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生命科学, 诺贝尔奖, 学术研究

按:  这是5年多前整理的一篇采访稿, 只在丁香园论坛上发表过, 重温旧作, 与大家分享, 希望对年轻学者有帮助.

 

在刚结束的第十届上海生物医药国际论坛上,笔者有幸听取了阿夫拉姆·赫什科教授的精彩报告,并在会后对这位2004年诺贝尔化学获奖者的大师进行了采访并向他讨教许多选题,选导师和做学问的诀窍。以下是应笔者要求,阿夫拉姆·赫什科教授为我们论坛122万会员(注:现在有350多万名会员)的亲笔题词和亲切教诲,原件将在下周以图片形式公布。

You should do science to satisfy your curiosity and to have a lot of ufn and excitement. This is the way to make important discovery.

Avram Hershko
2004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
May 29, 2008 Shanghai

阿夫拉姆·赫什科访谈录

地点:上海国际会展中心三楼贵宾室
时间:2008年5月29日下午二时三十分

丁香园通讯员(简称丁香)
阿夫拉姆·赫什科教授 (简称赫什科)

阿夫拉姆·赫什科教授,您的学术报告很精彩,给人印象深刻,我代表丁香园网站120多万的会员向您致谢。并借此机会向您讨教做科研和学术问题和建议。

阿夫拉姆·赫什科(简称赫什科)好的,很荣幸。

丁香:您刚才介绍了您的研究经历和许多前景展望,能否告诉我们,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做泛酸与蛋白降解课题,最后成为这一领域的开拓者和大师?
赫什科:那是很久前了,几乎在四十年前。1969年,那时UCSF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系主任做博士后起,开始考虑这方面课题的。这是新的领域,当时没人有兴趣这一领域。

丁香:你提到做科研要讲原创和独特选题,不要跟在别人后头走或顺着主流热门课题走,为什么?
赫什科: 我认为很重要的是,做独特和原创性的工作,做独特的项目,不是显而易见的容易项目。但必须是重要的课题,否则就没有意义。 所以应该是重要,非主流,独特和独创性的。

丁香:您提到作为年轻的科学家 不能顺大流,跟着别人做。那是不会(易)成功的
赫什科:我相信,很重要的是做独特独创的工作,不要做显而易见的事。无论是做基础研究还是研发新药。需要做独特的课题,不一定是主流的热门课题,但一定是重要的课题,不然就没有什么意义。应该是重要的,独特的,原创性的。

丁香:那你在这一领域里第一篇重要论文大概是在什么时候发表的?
赫什科:那是在10年之后才有重要的论文对外发表。第一篇重要的论文,我在博士后期间,也有比较重要的文章发表,但最重要的那篇是在10年我开拓这一领域后,然后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接着二年,我又有后续的文章发表,然后在纯化了许多酶组分后,我又做了不少更详细的研究工作,利用分子遗传学技术,自从我纯化了重要的成分, 然后有许多人注意到这一领域有大量工作需要深入做。假如你相信什么,这很重要,一定要坚持下去,是很艰苦的工作,追随你的梦。

丁香:那时候,你的研究还不很热门,是否容易得到科研基金支持?
赫什科:那时的确不容易,但我那时还算运气,搞到一些小的Grant钱支持我的课题。我并不需要在US那样的大基金支持。我的研究不需要太大的基金支持。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冷库,我只需要做纯化,冷室或冷柜,纯化酶,需要兔子制备ER,取血获得动物的RE 买ATP,不怎么昂贵的实验和试剂。

丁香:您的重要工作首次发表时,人们很快认识到你的重要性。
赫什科 不是马上所有人都意识到我工作的重要意义,我记得1980年当我的工作在美国新奥尔良的很大的生化学术会议上,首次报告后,Josph Goldbersta(诺贝尔获奖者)他专门对我说这是伟大的发现,这是极为重要的发现。但其他人并没有意识到这点。再过了十年,人们才普遍认识我的工作的重要。

丁香:您能谈一下您的重大发现在世界各国获奖情况
赫什科: 所有的重要奖后来一个接一个,其中以色列国家科学奖(Weizmann Price)据说有25%的几率可得到诺贝尔奖;然后加拿大的Gairdner国际奖 (据说有30%的几率可得到诺贝尔奖);然后在2000年获得美国的Aberlt Alasker奖 (50%的得奖几率)。最后在2004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丁香:从你的报告中提到你的研究工作与疾病和药物开发有许多关联。是否有生物医药公司正在应用您的研究成果?
赫什科:哦,我相信至少有几十家公司,包括大公司正在开发相关的药物,比如诺华邀请我去做讲演和担任技术顾问。我觉得这个领域可容纳更多的企业。有这么多不同的疾病,有这么多不同的以泛酸为媒介的蛋白降解系统。光是其中的酶就有上千种。有许多靶向是可以作为新药研究的筛选工具。这不是一个靶向,有许多靶向。我相信还有很多空间为几十家公司。许多的机会和空间。

丁香:有什么药物开发是基于您的科学发现?
赫什科:比如 现在市场上可见到的Velcade(PS-341)药物就是 Proteasome 抑制剂药物,就是应用我们的研究发现所筛选开发出的抗癌新药。(注:该药是最近被日本武田收购的千禧药业公司开发的药,最初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现在被批准用于治疗MCL淋巴瘤。)还有许多类似机制的药物仍在开发中,这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漫长的过程。我知道还有其他公司也在做这方面的开发。

丁香:40年前启动的研究,10后才出重要论文,需要独特的眼光和不屈不挠的毅力
赫什科:必须有明确目标,要坚持自己研究方向和假设,必须要有毅力坚持不懈地工作,研究手段或途径可能会错的,如果你发现路走不同,你就应该改变研究途径和手段,利用新的技术 但这是可以调整的。

丁香:你的研究很快被人视为伟大的发现。
赫什科:最初这只是私下的交谈时的看法,后来才被人认识到其价值。

丁香:能描述一下你首次得知你获诺贝尔奖的情形和感受?
赫什科: 通常是十月份,瑞典评奖委员会一旦做出决定,马上就会打电话给获奖者。有人就会等电话旁。这就是”十月症状“ 我对自己说,永远不要染上“十月症状”。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去等这类电话。也没有接到这样的电话。

丁香:怎么会呢?
赫什科:因为我在热爱科学研究之外,做大的乐趣就是陪同我的孙女。在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打电话通知我这天正好是是犹太人的节日,我那天带着四个孙女出去玩了,主要时间在游泳池里,没人在家,他们找不到我,又打电话到实验室,也没有人在。后来我是从我侄子看到电视报道再打电话告诉我的,不是诺贝尔评奖委员会直接通知我的。家人给我意外惊喜,这是让我很欣慰的事情。另外一点意外是,我本来我预期我如果能得奖的话,应该得生理医学奖,不是化学奖。或许这与诺贝尔评奖委员会的习惯有关系,瑞典人总是认为生物化学只是化学的一部分,也许他们的看法是对,生化确实是化学反应的其中一部分,的确是这样。

丁香: 您是一位具有医学和科学两个博士学位的学者,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两门学科对您职业生涯和成就的影响?
赫什科:医学院会给你非常好的训练,如果想成为一名出色的生命科学家,最好去学习研究医学。因为这样使你对生命和身体都有很系统的了解。把基础和医学结合。比如你学人体解剖学,对做未来基础研究很有帮助,仅仅是生命科学或药理学,无法给你很系统的人体生命体系和生理现象学习和积累是很有帮助。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看。有的医学生不喜欢接触基础研究,他们觉得做基础研究太辛苦太类。

医学教育本来就有很多基础教育,我很喜欢基础研究,我读医时,抽出一年时间专门去做生化研究,此间我培养自己的浓厚兴趣,我那时就打定注意要做基础研究,所以我在完成医生训练后,又回去完成了自己的博士学位。这对我后来的研究生涯有重要影响。

丁香:我相信MD-Ph.D.联合项目培养项目是很好的训练,您有这两方面训练,最后怎么导致您选择专注于基础生命研究,放弃做医生的权利?
赫什科:我是医学生时,我学习了许多基础研究,我喜欢基础研究。有的人不喜欢。我花了一年时间专门去搞基础研究。然后回医学院完成我的MD医学博士。学习医学对研究生命科学很有帮助。能更好的思维和研究。中国是否有这样的联合培养项目?应该建立这样的双学位训练,培养医学生物高端研究人才。美国有非常好的医学-生命联合培养项目,以色列也有这样的项目。我建议中国也近快设立这样的人才培养计划。有这种双重学位的人,不仅对做基础研究很有帮助,对做新药和临床研究也会独具慧眼,更容易出成果。

丁香:您给我们的启示很有帮助,的确目前国外现在越来越重视转化医学,让有医学临床经验参与早期临床前药物研究。这是个趋势。
您提到您的成功部分原因是您在早期研究生涯中,幸运地找到了有几位优秀的导师?这是您自己挑选的导师,还是自己的运气?
赫什科:选导师很重要,要靠自己挑选的,不能完全被动地安排,你必须去见不同的教授,选择自己的导师。我在做博士和博士后前,都是根据自己兴趣和需要,去寻找适合自己的导师,的背景去积极寻找适合自己的导师。

丁香: 现在中国不少年轻学者面临压力,必须发表论文申请研究经费
赫什科:这是个问题,我与几家大学交流时,确实了解到有这样的压力问题。我的建议是:不要期望太快出成果,要容忍年轻人的成长过程和时间,权衡考虑。假如你急于求成,出成果,为发表或升等而研究,的确学术界现在都奉行 Publish Or Perish的风气,你必须要出文章,不然很难生存。但人们必须重视研究和论文的质量而不是数量,而不可能有重要成就或发现。如果你只是为了升等,你只关注论文发表,申请经费,你只会得到数据和一般的论文,你不可能有重大的发现。这样的循环往复,对年轻人并不好。,这可能 最好的科学研究,始终是由好奇心驱动的,发现问题,寻找答案,才有望有重大发现。

丁香:归纳起来说,有好奇心,努力工作,还必须热爱科学可能是您成功的几大因素?
赫什科:是的,我很热爱动手做实验。 我认为做学者应该自己动手做试验。我现在还在做实验,我希望看到自己的研究成果,许多乐趣,假如是实验员做的,我可能会要求实验员再重新做一遍,如果自己动手做的实验没成功,可能是假设错了,或某些条件没满足。我会从中得到启发,再考虑改进。我很高兴也很乐意继续做我喜欢的事。我对大家的建议,应当多自己动手做实验,如果你有30个学生,你可能做不了什么实验。我喜欢小的实验室,我更喜欢自己做实验。

丁香:最后一点小小的请求,能不能为我们丁香园120多万的会员题词写几句对年轻学者的指导性建议。
赫什科: 好啊!只写一句吗?

丁香:随便,一句,二句,任何话您想写的都可以。
赫什科:好吧,(略加思索后,下笔写了给丁香园的题词,见照片)

丁香:谢谢您!你的指点对我们帮助启发很大。
赫什科:我也很高兴接受你的采访,你是很不错的采访者,我一般不谈论这么多,我太太倒是很健谈。有你的诱导,我讲了这么多,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丁香: 谢谢,这是一定的。

(完)

根据录音整理, 未经赫什科教授本人审核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21616-747251.html

上一篇:大型生物医药企业CEO都是什么背景?
下一篇:每天服用复方维生素有用吗?
收藏 IP: 125.119.188.*| 热度|

2 曹聪 曹裕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1 00: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