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圃弄斧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pe 关于消防工程的历史/随感/趣闻

博文

说说纵火案

已有 11186 次阅读 2017-6-25 22:19 |个人分类:消防析灾|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纵火, 校园科普, 社会减灾, 社会防灾

说说纵火案

最近发生在杭州的纵火案,又一次让我思考纵火案的根源问题。中国的纵火案有一个国外罕见的特征,就是女性青年人纵火比较多。韩国的崇礼门纵火案,那是老年人的偏激与反社会状态造成的;美国曾经发生过多次纵火案,主要是儿童/未成年人造成的,但很少发生大案(1990年的纽约Happyland俱乐部纵火案,是罕见的例外),因为都被正常工作的消防机制给控制了。国内发生的纵火案,似乎年轻女性多,而且特别容易造成大灾,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

1993年的董扬玲纵火案(福州马尾高福纺织厂火灾)

2002年的蓝极速网吧纵火案(北京海淀学院路蓝极速网吧,首犯是女性张某)

2013年的李丽娟纵火案(杭州萧山)

2017年的莫某晶纵火案(杭州蓝色钱江小区)

在外人眼中,纵火者一定是最大恶极的,因为大灾起于点火。然而专业工作者看来,点火不如蔓延重要。蔓延的速度决定纵火的性质与结果。火场调查到现场,首先当然要查失火原因,然而失火原因调查又从何开始?从火场蔓延速度开始。速度决定响应时间,决定逃生效果,决定损失程度,决定抢救效果。可以说,从结果反推失火原因,靠的是火场蔓延速度。而速度,不是纵火者可以控制的结果,纵火者不可能拥有消防工程学位,不可能精确计算纵火的效果,因此不能对火场的后果进行预估。所以,当纵火的后果极为严重,超出他们的预期时,说他们的恶意在先,动机邪恶,就站不住脚了。没有杀人动机,凭什么枪毙纵火者?

国内发生的每一次纵火案,都暴露了消防制度和社会安全机制的缺陷,比如董扬玲纵火案中,人货共享空间,是火场伤亡的主要原因;李丽娟纵火案中,消防队员的失误是火场伤亡的重要原因。这些都不是当事人可以控制的因素,却是枪毙她们的理由。这种张冠李戴的作法,似乎是我国刑法的量刑依据,目的是以儆效尤。

然而,起到了震慑的目的了吗?首先,当事人是不懂火灾动力学常识的,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杀人。在中国的体系中,放火等于杀人,其实是其他的原因在杀人。欧洲在中世纪也是如此,发现纵火者就烧死,不管其中的原因如何。现在,欧美法律强调动机了,很少判死刑。在这方面最著名的案例是Willingham纵火案。Willingham是一个失业的非婚子女的父亲,在1993年的冬天,因为一次火灾,因为错误的火场调查,因为邻居的指控,被判处死刑。他坚决不认罪,在12年后被处决。又经过6年,被证明是冤案。

中国的纵火案,很难翻案,因为证据多,也因为调查权垄断唯一,所以翻案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是,每一次纵火案暴露的社会安全隐患,却是被刻意隐瞒的。如果公开了,就无法判人死刑了,所以社会得到了正义,却丧失了教训,这是我非常在意的地方。为了判刑,就可以不择手段了吗?

其次,上述纵火案的共同特征,就是看不到社会在防灾减灾过程的努力。光看新闻,丝毫不怀疑政府在校园科普工作中的努力。问题在于,非职业化的消防制度,根本无法完成防火减灾知识和技能的积累,他们传授的知识,很难满足学生的需要。校园科普所需要的知识、经验和口才,不是兵役制消防所能够提供的,而其他消防制度的投入,更不如兵役制消防。老实说,除了报上的瞎话,我从来没有见到一个人真正重视消防工作的,都当成不得不完成的任务,而不是兴趣和职业。这是对安全工作重要的莫大讽刺。重要的工作为什么待遇那么低?重要的工作为什么人人看不起?重要的工作为什么人人要逃离(除了当官的)?这就是校园科普的困境了,重要的工作找不到合适的工人,不是说明不重要吗?针对现代的社会安全问题,不解决校园科普问题,是各级政府的无能表现。为什么纵火案伤亡惨重,不就是因为纵火者不能预估纵火的效果吗?不就是社会存在太多的安全隐患吗?这是一个社会的问题,岂是枪毙当事人可以解决的。

第三,纵火案在美国难形成气候,关键是消防制度的防范机制。在专业工作者看来,纵火成灾很不容易,要经过点火、蔓延、报警、喷淋、逃生和灭火六道关,才能达到成灾的目的。任何一关被阻断,就不会成灾,而消防工作者的任务,就是清查社会对这六关的减灾机制是否到位。我国只看点火,不看其他的作法,是对安全工作的误解和懈怠。

第四,从幼儿园到大学,深入校园科普都是消防工作者的重要任务。中国在1292年到1902年的600年间,完全没有官办消防制度。从1902年以来的消防制度,又是极其廉价的,导致了社会承担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成本。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防灾机制,不能从源头解决社会的消防问题。欧美的防灾文化,从挪亚方舟算起,包括各种预测机制和减灾机制。而中国社会从大禹治水开始,只有减灾文化,没有防灾文化。只处理眼前的问题,不管未来如何,这是当前制度的最大陷阱。

4000多年前,鲧面临滔天洪水,只知道堵漏;鲧之子大禹,已经知道疏导。抓到纵火者就枪毙,那是堵;抓到纵火者教育全社会,那是疏导。今天的消防制度,应当从社会的减灾中心转向社会的防灾中心上来,这才是应对大国崛起的正确道路和社会发达的必由之路。当然,我也知道,你是叫不醒故意装睡的人的,文化与传统不是我一个人就可以改变的,就当我是在这里痴人说梦罢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02992-1062909.html

上一篇:说说杭州钱江纵火案
下一篇:四说杭州纵火案

10 侯沉 史晓雷 蒋大和 高建国 李健 李本先 anran123 icgwang liuhaoa1234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03: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