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zzywanglix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uzzywanglixin

博文

PK系列之九:王立新PK马臻 --- 研究生要听话,还是要有自由意识

已有 7213 次阅读 2016-11-25 19:4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马臻老师的博文这个世界不是能让你为所欲为的》(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1016442.html )及刊登在文汇报上的文章(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1016654.html )讨论研究生与导师的关系问题,基本思想是教导学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学生不得不按照导师的“命令”,否则“将来步入职场后,会吃大亏”。马老师循循善诱、语重心长、言传身教,充满着时代的正能量。在马老师博文的评论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转述如下,供大家批判。

ghosteacher1、感觉马博士的控制欲太强,对学生管得比较死。2、当初马博士还在读博士的时候,不论是写“短平快”的论文、还是“用两个月时间写综述”,毕竟都还是有机会做。后来是导师看到不能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才出手阻止了,毕竟还是给了你试错的时间和机会的。3、而马博士一点试错的机会都不给学生,把学生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思维之下。虽然短期出成果快,可后期的独立性不足。4、聪明的导师是站在学生背后;愚蠢的导师是站在学生前面。

马臻:我有的学生自己能提出有价值的点子,我都让他们去做了,也出了文章。而有的学生如果点子明显没有原创性,没有意思,我当然否定了。并且实验结果也证明我是对的。现在,学生们的毕业压力普遍很大,导师和学生都“输不起”——我系今年博士生有50%延期毕业,硕士生有1/3因为发不出文章而拿不到学位证。去年和前年也有很多学生延期毕业、拿不到学位证。我不想学生现在不听从导师的指导,而到时候却怪导师。

ghosteacher我前面的评论是基于文章中不完备的信息,看到马老师的评论后,理解了您的苦心。

王立新: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学生能否毕业)扼杀一个年轻人探索自己科研思想的权利,很阴险。以毕业证为要挟把学生变为廉价劳动力,很狠毒。自己的利益只有靠自己去争取,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都是忽悠你的鬼话,是想把你变为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无法创造属于自己灿烂的人生。马克思说:“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公司最想要的是有独立创造能力的人,所以一定要好好利用研究生这段时间锻炼自己独立的创造能力,不要沦为廉价劳动力,不要被这些冠冕堂皇的说教所忽悠。

马臻你的评论写得也冠冕堂皇。我没有把学生当螺丝钉,只是希望他们要经过讨论实验方案,双方形成一致意见以后才能做。不希望学生浪费他们宝贵的时间。现在我的学生都满意,都服帖,他们不急,你急什么?你的组里有你的管理方法,你就使用就行了,别来说别人啊。

王立新哈哈,马老师听到不同的意见就急了

马臻这个即使在国外也是这样,要守规矩的呀。没有经过导师的同意,怎么能乱做一气呢?

王立新:我的体会不是这样。我老板就很鼓励我们做全新的方向;我就做了一个我老板以前没有做过的方向,后来我老板在这个方向拿了很多钱。我老板有一句名言:“一个我从他那里学不到新东西的学生不是好学生”!

马臻:王教授:这么跟你说吧。我暂且不说“我们学科方向不同”之类推脱的话。

王立新:我觉得“我们学科方向不同”不是推脱的话,是实情。或许你们做化学的需要有人帮你们做实验,也就是说,你们一个人无法单独完成自己的科研工作(我真的不懂化学研究,如果我说错了请指正);我们做电机工程的很不一样,只要有(大)数据和计算机,一个人搞定。

马臻:见你开始严肃地、正经地说事,我就和你谈谈真心话:

王立新:我一直是很严肃的,我说这些说教“很阴险”,是因为我真的认为这些说教很阴险,所以我要出来给年轻的朋友们表述一下其它的观点。你可以具体的、直接的反驳我的观点,比如为什么“以毕业证为要挟把学生变为廉价劳动力”是错的。

马臻我也希望学生能开辟一个方向,

王立新:那就应该给学生一个试错的机会,也给自己一个走出固有思维、向年轻人学习的机会。学校是纳税人的学校、是全体人民的学校,不是某个老师自己的财产;因此,学校的实验室应该让学生去用、让学生尝试自己的思想,这本应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因为学校的第一目的应该是培养学生,而“试错”是学生培养自己科研能力非常重要的一环。

马臻我也希望我自己能不要管学生,然后我自己坐在办公室里做我想做的事情。也的确有学生,能独立到我不需要多管,只需要每过1-2星期问一声“你还好吗”的程度!这样的生活,正是我梦寐以求的。

王立新: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学生必须按照你规定的方向去做,这正是问题所在!许多学生觉得自己被当做廉价劳动力,就是觉得被规定去做的工作不能实现自己科研探索的梦想;这些工作对老师的科研项目有用,而不是对培养自己的科研创新能力有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对“学生能不能毕业”这个问题,老师比学生还急,因为老师需要学生帮自己完成科研任务,而学生们认识到这些任务对自己将来找工作作用不大,所以自己在外面找私活干,提高自己将来的职业竞争水平。

马臻现在,我有5个学生;现在,他们都不需要我多管,我们彼此都很舒适。

王立新:鲁迅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说话很直,主要是想用这种方式激发出思想的火花,使大家对问题的方方面面有个更加全面、更加深刻的理解与认识,请马老师不要介意。已经很久没有人和我PK了,哎 ...


   结束语:国家大力提倡建设创新型国家,为什么?因为创新能力不强已经成为国家进步的重大障碍!为什么我国创新能力不强?因为我们缺乏创新型人才!为什么我们缺乏创新型人才?因为我们的教育体制与培养创新型人才完全背离!!

   研究生教育本应该是为国家培养创新型人才最重要的渠道,而我们现有的研究生教育变成了导师们的“私人工厂”。你不信吗?请看看我们的马老师是怎么说的(摘自马老师11月25日文汇报上的文章):

   “对于学生来说,考研之前也要想清楚:读研究竟意味着什么?进这个课题组适合不适合?读研后,要多和导师沟通,调整自己,疏导心情,并积极地“向前看”。更重要的,是要明白:读研究生是进入职场的“前站”。

   “调整自己。有一位博士生分享说:研究生进校时,无论对导师还是对自己,都有设想。但当理想和现实不一致时,研究生要学会调整自己———因为不可能退学,也很难转课题组。

   “要树威信。我的一位同事初建实验室时,对学生要求很严,有的学生就说这是“魔鬼实验室”。这位同事通过几年努力,带领学生在顶级刊物接二连三发表论文,并获得国家奖学金和各类荣誉称号

    ……

   禅宗有句话:“见与师齐,减师半德;见过于师,方堪传授”(感谢科学网网友王大岗提供,我这个理科男真不知道这句话,谢谢!)。我南加大的博士导师Mendel教授有句名言:“一个我从他那里学不到新东西的学生不是好学生”!显然,我有个好导师!

   刚到美国读博士时,所有老师都告诉我下面这个相同的理念:

   “读博士就是把一个问题做深、做透,像一束激光,穿透厚厚的石头,不要管你做的东西是不是有用;为什么这样呢?因为博士的目的是培养你的能力,解决新问题、难问题的能力,如果你能把一个问题做得又深又透,那么当你毕业后碰到新的问题,就有能力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所以,我们将来考察你的标准是看你能不能写出一篇长文章,一篇就够了,把一个问题做深做透,体现你的能力。

   大家比较一下上面这个理念和马老师的谆谆教诲,就会明白为什么会有“钱学森之问”。如果我们在主流媒体上只能看到马老师们的“正能量”,那么建设创新型国家就只能是一个美好的“中国梦”!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999994-1016787.html

上一篇:窦文涛如何让饶毅“灵魂裸奔”?一道心理学考题
下一篇:特朗普是不是又“疯”了,竟敢挑衅“一个中国”这条红线!

13 杨正瓴 袁烨 侯培鑫 侯沉 周健 邱敦莲 王代平 郭新磊 pseudoscientist wqhwqh333 nature023 haipengzhangdr br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29 01: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