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zm199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inzm1997

博文

都是H7N9惹的祸---为冤屈的鸽子致哀

已有 3846 次阅读 2013-4-7 14:48 |个人分类:科研纪实|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鸽子, H7N9

曾几何时,鸽子作为世界和平的象征,一直备受人们的青睐。可一次偶然的检测,却让上海的鸽子遭了殃。在消无声息、任人宰割、举国唾骂的冤屈声中,美丽的鸽子飞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曾经呆过美国,那里绿树成荫,百鸟争鸣,到处是鸟,天上有翱翔的大雁,地上有奔跑的麻雀,不时还会飞来几只天鹅。记得有一次,在OHIO州立大学WOOSTER校区的草坪上,上千只天鹅在此逗留,那种壮观足以让人留连忘返。遗憾的是,我没带相机,那一幕仅仅印在我的脑海里。凑巧的的是,老板让我做野鸟禽流感的流行病学调查,使我有幸了解到美国野鸟的流感。

翻开禽病学,看到禽流感,你不能不感叹美国流感的富有,阿拉斯加位于欧亚大陆和北美大陆的交汇之处,五大湖更是把持了世界上三分之一的淡水,宽阔的水面不仅孕育着成千上万的生命,更汇集了世界上成千上万、绝无仅有的鸟类,南来的、北往的,欧洲的、亚洲的、美洲的应有尽有。值得一提的是H5H7H9等,禽流感的16个亚型,样样具有,无所不全。也许是上帝的魔力,那里的流感静悄悄。我们收集了五大湖附近近4000份样品,有粪便,有棉试子,也有不少流感PCR阳性的样品,甚至还分出了几十份病毒,H5H7H9H10H4H6H3H1等,每一次分到病毒,我都是格外兴奋,仿佛吃了兴奋剂,这可能又是一次重大的发现!等我们鉴定完毕,又是一头雾水,几乎90%以上的都是弱毒,即便是致死SPF鸡胚,攻毒野鸟,还是弱毒。要知道,在美国,进行攻毒是要到美国农业部备案的,几乎一年才能批准。我还分到了至少两株H5,后来证实为H5N9,但都是弱毒。回想中国,早在20世纪70年代,南京农业大学的徐为燕老先生不也是从鸭子等水禽中分离到H5N2亚型的禽流感,可那时都是弱毒,连鸡都不感染。假如要是今天,农业部领导早睡不着觉了。

不可否认的是:环境变了,毒力也变了,原来的弱毒变成了吃人的恶魔。究其原因,迥然很多,但环境的变化,自然的破坏却是直接的原因!我到过欧洲,也到过美国。原始森林、绿树成荫、百花齐放,到处是一片田园风光。工业化的革命让列强们尝到了自然界的威力,吃一堑长一智的外国人回头是岸,如此重视环保,保护大自然,不难理解!记得在美国,他们连树生了虫子都不打药,完全靠自然界自净,可能真有他们的道理。

姑且不论自然界尚有生态系统的平衡,再看看鸽子本身。总所周知,鸽子和斑鸠属于鸠鸽科动物,没有感染禽流感的受体,所以,鸽子不可能感染禽流感。2004年,北京农林科学院的刘月焕研究员,耗尽2年时间证实鸽子不感染H5。美国、台湾等大学的专家学者也证实鸽子不可能感染H5H7H6等病毒,能感染是个案,就像人感染禽流感是个案一样,时至今日,不还是没发现禽流感直接感染人的证据吗?假若感染,那直接从事养鸡的人员,包括我们这些从事一线的兽医科技工作者不早就牺牲在禽流感的一线了吗?

不可否认有些流感正一步步逼向人类,但要知道上帝赋予人类的是我们拥有不同于禽类的受体,这个受体足以让我们这些哺乳动物仰天常笑,也使那些禽类的病毒望而兴叹!

反观我们自己,在SAAS病原未确定之前,我们归罪于果子狸;在H7N9未确定传染源之前,我们归罪于鸡、鸽子、还有鹌鹑等;但可以肯定,鸽子是第一个被冤枉的。

仔细看看H7N9致死人的案例,吸烟的男性占了多数,治疗时停了抗生素有好转的有几例。我不是统计学家,但我可以看出,这里面H7N9绝不是最重要的致病源。

“速生鸡”这个不学无术的字眼欺骗了成千上亿的中国人,假如我们丢弃了这个饲料转化率最高、价格最公道、脂肪和胆固醇含量最少的家禽产品,假如我们把与人类亲缘关系最远、疫病共患最少的产品踢出门外,我们还有什么能够维计我们的食品。

人类历史之所以滚滚向前,依靠的是理性和科学,我们期待医学的进步会抹平人类疫病的创伤。与动物和平相处是我们人类共同的目标,为了人类的明天,请放下你的屠刀!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99397-677864.html

上一篇:献给我们的Emily
下一篇:科学无畏看流感

4 赵美娣 冯大诚 陈进斌 xfxf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8-6 12: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