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长得像“村口大黄”的野狗,如何上位成为澳洲最强捕猎者?

已有 5086 次阅读 2019-11-17 21:41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土澳动物多呆萌,袋鼠在公路上打架斗殴、考拉终日抱树大睡、军队用上万发子弹都打死不了几只的鸸鹋、遇到危险撒腿就跑的“方便熊”...

  那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你能想到最强悍的动物是什么?可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没有狮虎豹的镇压,一种长得像村口土狗“大黄”的犬科动物,竟成了土澳最强悍的掠食性动物。

  

  澳洲野狗

  它们就是澳洲野狗,也常被称为丁狗,拉丁学名为Canis dingo。但别看它名里带“狗”,其实澳洲野狗是特殊的。它们介于“狼”与“狗”之间,既不是狼也不是家犬,在分类上属于犬科的一个独立亚种。但,这也是个极具争议性的问题。

  有人认为它们是一个独立的物种,因为其具有一系列有别于家犬的特征。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澳洲野狗不过被驯养家犬的野化,没什么值得爱惜的。而这一切争论,都让澳洲野狗陷入了亦正亦邪,利害参半的身份危机。

  

  盗羊贼澳洲野狗

  一方面,澳洲的农场主对它们是恨之入骨,想要把这些偷猎牲畜的“盗贼”除之而后快。

  但另一方面,有生态学家则指出欧洲野狗是土澳生态的守护神,赶尽杀绝可能招致无法挽回的后果。

  

  挂满澳洲野狗尸体的树

  这些澳洲野狗从哪儿来?距今约5万年前,澳洲土著人抵达了澳大利亚。但那时候,澳洲这片大陆是没有狗的。

  直到距今几千年的时候,澳洲野狗才真正登上澳洲的历史舞台。

  

  现代分子证据已经证实了,澳洲野狗起源于东亚驯养的家犬。随着南岛文化的扩张,澳洲野狗经由东南亚和印度尼西亚,借助着移民者的独木舟或筏子等抵达澳洲。这些移民者,或许是把它们当作一种食物或捕猎工具带到岛上。

  而目前能找到的最早的澳洲野狗颅骨是在越南,距今约有5500年。另外在东南亚其他地区,也发现有距今5000到2500年历史的澳洲野狗化石。而在澳洲这片大陆,能找到最早关于澳洲野狗的记录是在3500年前。

  所以据推测,在18世纪欧洲殖民到来之前,澳洲野狗与其他犬科动物已经隔离了至少3500多年

  

  1963年,澳洲土著男子与澳洲野狗

  但让人惊讶的是,它们一到达澳洲便迅速融入了当地生态,甚至挤走了当时澳洲最顶级的捕猎者,可谓来势汹汹。

  当时的澳大利亚已经与世隔绝了几千万年,上面的动、植物已经演化出与其他大陆完全不同的模样。因环境急剧变化等原因,大型的胎盘类动物一个接着一个灭绝,澳洲大陆成了有袋类的天下。

  而在贫瘠的澳洲大陆,现已灭绝的有袋类动物袋狼已经是最顶级的捕猎者了,一度称霸整个澳洲和临近岛屿。

  

  袋狼(又名塔斯马尼亚虎,灭绝于1936年)与澳洲野狗

  然而,初来乍到的澳洲野狗却立马后来居上。一个传统的观点认为,正是澳洲野狗的到来,让袋狼节节败退。因为澳洲野狗与袋狼属于竞争关系,袋狼才被逼退到塔斯马尼亚岛苟延残喘,最后被殖民者一波团灭。

  而相比于袋狼,澳洲野狗机才是真正的机会主义者,过着群居生活,团结、灵活且智商高。对付小型哺乳类动物,它们可以单枪匹马上阵,战斗力绰绰有余。如果遇到比自己体型大得多的猎物,它们则会拉帮结派,集体狩猎。

  所以,它们的捕猎对象包括但不仅限于野兔、袋鼠和袋熊,只要遇上能吃的,如爬行动物、昆虫、鸟类等它们也不会放过。

  

  澳洲野狗战巨蜥

  

  澳洲野狗猎袋鼠

  

  澳洲野狗捡鲨鱼

  而从生活习性、捕猎行为和社会结构来看,澳洲野狗也与狼更像。它们都有严格的等级系统,只有雌雄首领可以繁殖狼崽,很少像家犬那样随意交配。

  此外,澳洲野狗的叫声也能让人不寒而栗,它们并不会像家犬一样吠叫,而更像是狼嚎。但它们适应能力可能比狼群还要强些,可栖息在森林、沙漠、草原和高原等各种环境生存。

  

  不过,它们是狼是狗的身份却仍有争议。而这争议很大程度在于历史学家无法确定澳洲野狗是否曾被驯养过,它们到底是逃家的野生动物还是从未被驯化过的动物?

  

  家犬为什么能被人类驯化?很大程度上,这是家犬自己愿意被人类驯化。 然而澳洲野狗却很难做到这一点。

  其实很多土著人也会捕捉野生的幼崽饲养,但是成年后的澳洲野狗又会脱离人类社会,回归自然并自由繁殖。

  此外,澳洲土著人也尝试着训练澳洲野狗以辅助狩猎小型猎物,但他们却很少成功训练出能辅助捕捉大型猎物的澳洲野狗。原因是澳洲野狗还保留着很强的猎杀本能,且服从性极差。除了容易吓到猎物以外,它们还会趁猎人不注意独吞猎物。

  

  当然,澳洲野狗与土著人也会互相影响,它们的身影曾渗透入土著人的生活、宗教神话等方方面面。

  例如活在营地附近的澳洲野狗群就能充当保护者的角色,当有陌生人靠近时它们能发出一种鼻吠声,起警示作用。另外,土著人最常用的便是把澳洲野狗当做“移动的毛毯”,在寒冷的夜晚取暖。

  

  澳洲土著妇女会将澳洲野狗幼崽缠在腰上,充当取暖的毛毯,但野狗长大了就不适合充当毛毯了

  但这些用途,与我们熟悉的家犬相比,还是非常有限的。而一般认为,澳洲野狗与土著的关系属于较为松散的人畜关系。又或者说,这只是驯化的最初阶段,并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驯化。

  此外,家犬为了适应人类的饮食习惯,已经进化出了较强的消化淀粉的能力,有多个关于淀粉消化的基因。但澳洲野狗和狼一样,都缺乏消化淀粉的基因

  而根据早期化石的比较也发现,澳洲野狗的形态在几千年内都没什么变化。这也表明了,这段漫长的岁月中澳洲野狗并没有被进行过明显的人工选择。

  

  

  其实,从欧洲殖民者到来后引起的变化,就能看出澳洲野狗的与众不同了。从18世纪首先,原本的土著聚落被打乱,澳洲野狗被迫逃回灌木丛中,彻底过上放荡不羁的野生生活。

  另一方面,欧洲殖民者也带来了更适合与人类共同生活的家犬。在澳大利亚这片土地上的人民,都纷纷抛弃了难以养熟的澳洲野狗,它们的地位也开始一落千丈。

  确实,曾经有段时间悉尼的上流人士觉得把澳洲野狗当宠物养很酷,就像迪拜富豪好养狮虎豹一样。但他们很快就发现,澳洲野狗一旦长大就不适合当宠物了,非常危险。

  

  澳洲野狗小时候也很可爱

  此外,欧洲白人的殖民,也让整个澳洲在19世纪开始发展起了牲畜养殖场。而随着的畜牧业的发展,澳洲野犬与当地人的战争才正式打响了。

  相对于在野外捕捉肉少且跑得飞快的野兔、又或是需要成群野狗齐心协力才打得过的大袋鼠,澳洲野狗更喜欢信手拈来的家养牲畜。

  除了战斗力弱,易于捕猎以外,牧场的牛羊也总是成群结队的,能让它们饱餐一顿甚至囤点粮食。有时候偷袭一次,澳洲野狗就能咬死或咬伤上百头牲畜。

  

  追赶扑咬所有奔跑的动物,几乎是所有犬科动物的本能。而那些被咬伤的牲畜,也因治疗费用过高几乎不可能有机会存活下来。一夜间,牧民的所有经济收入都将化为乌有。

  再加上没有天敌,自身又处于食物链顶端等原因,澳洲野狗很快泛滥成灾,牧民苦不堪言。

  

  1965年,捕捉澳洲野狗的陷阱广告

  当时政府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农牧业的发展,自然大力地支持对澳洲野狗的捕杀,并给出狗皮悬赏。而为了赶走这些偷猎者,农民也使出各路招数,例如,投毒射杀围捕设置陷阱等,无不尽其用。

  有时候为了能起震慑野狗和警示游客作用,村民还会将大量被杀死的澳洲野狗挂在树上。此外,也偶有澳洲野狗伤人事件发生。而这些威胁性命和财产安全的猛兽,仿佛一下子站到了人类的对立面。

  

  澳洲的世纪公案“澳洲野狗盗婴案”

  在世纪20年代,为了防止澳洲野狗的入侵,澳大利亚还建起了全世界最长的建筑物之一——澳洲野狗防护栏(Dingo Barrier Fence)。

  这道防护栏跨越整整5616公里,长度几乎相当于伦敦到纽约,每年光是维护费用就大约需要1000万澳元。起初,这道护栏是为了防止澳洲野兔践踏农田。岂料,人们忘记了兔子会打洞,防护完全失败。后来,在这道护栏的基础上,澳洲政府才建起了超长的澳洲野狗防护栏。

  

  黑线为澳洲野狗防护栏,被保护的地区野狗数量显著下降

  尽管多年来,澳洲野狗一直被大家认为是打不死的小强。但在大量的捕杀和围堵之后,澳洲野狗的数量确实有所下降。

  然而,也有的生态学家提出,澳洲野狗是澳洲的生态保护神。几千年的隔离与独立演化,已经让澳洲野狗成了本土生态不可或缺的一环,它们遍布了除塔斯马尼亚岛以外的整个澳洲大陆。

  一直以来,不少中型外来捕食者如红狐、野猫等都受到澳洲野狗的捕杀抑制。如果将澳洲野狗捕杀殆尽,可能会引起这些物种的泛滥,严重破坏生态环境。

  

  但现在,对澳洲野狗威胁最大的并非人们的狩猎。如果从作为一个独立亚种的角度来看,它们的危机更多的是来自“杂交”。

  现今,在澳大利亚的所有澳洲野狗群里,都存在着野狗与家犬杂交的现象。另外,它们几千年来都没有怎么改变过的基因和头骨等外形也发生了改变。

  别说是想要找到一个没有家犬血统的澳洲野狗群了,就连一只“纯种”的澳洲野狗都难觅。这也难怪前段时间,有人在花园里发现一只纯种的澳洲野狗幼崽,能引起这么多人的惊讶和欣喜。

  

  前段时间发现的100%纯种未与家犬杂交过的澳洲野犬幼崽,名叫Wandi

  目前,澳洲野狗已经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CUN)列为“易危物种”。而根据1992年的《自然保护法》,澳洲野狗被视为澳洲本土的野生动物,理应受到保护。

  但它们也只能在国家公园内被保护,在昆士兰的其他地方,根据《2002年土地保护(害虫和种群路径管理)法案》,澳洲野狗则被列为有害物种。如果它们入侵牧区,牧场主完全可以射杀,以保护自己的财产。

  

  在复杂的大自然面前,人类的知识仿佛是有限的。我们还需要更充分的证据,去论证澳洲野狗的地位。目前,关于澳洲野狗的“好与坏”,基本上只取决于它们出现在野狗防护栏的哪一边。

  

*参考资料

        肖璐娜,张箭.野狗的起源及人狗关系史研究[J].中国农史.2018.6

  Jane Balme,SusanO'Connor.Dingoes and Aboriginal social organization in Holocene Australia.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Reports.2016

  Jane Balme,Sue O’Connor,and Stewart Fallon.New dates on dingo bones from Madura Cave provide oldest firm evidence for arrival of the species in Australia[J].Sci Rep.2018

  Adam H. Freedman,at al.Genome Sequencing Highlights the Dynamic Early History of Dogs.PLOS Genetics.2014

  J. William O. Ballard,Laura A. B. Wilson .The Australian dingo: untamed or feral?[J].Frontiers in Zoology.2019

  DYANI LEWIS.An Identity Crisis for the Australian Dingo.undark.2019.08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966991-1206513.html

上一篇:那些为了宗教而阉割的歌手们,多半成了“人类高音实验”的失败品
下一篇:比地沟油更令人作呕,130吨下水道油脂块暗藏你无法想象的污秽
收藏 IP: 113.111.16.*| 热度|

7 王晨 范振英 雷宏江 郑永军 刘钢 信忠保 徐明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1 13: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