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lyOn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rulyOne

博文

高职产教融合新形式“实践教学外包”的研究

已有 1809 次阅读 2022-2-24 23:37 |个人分类:给同行|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高职产教融合新形式“实践教学外包”的研究

 

董春利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辽宁 大连 116035)

房薇

(大连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辽宁 大连 116085)

 

[摘要]高职学校“校企合作”“工学结合”“顶岗实习”“1+X证书”的拦路虎主要是:利益缺失驱使企业不愿合作,技术进步使高职学校的设备快速被淘汰,实训设备维护与运转所需人员和资金短缺,具有实际动手操作能力的“双师型”教师严重缺乏等四个难题。

 “实践教学外包”的实行将产教融合深度化并克服这些难题,融合产生的利益驱使企业愿意合作,企业本身的设备随时代更新升级,企业有足够的设备维护与运转人员和资金,企业富有实际动手操作能力的工程师。“实践教学外包”的形式有学校为主体和企业为主体两种形式。选取以企业为主体的“专业设备制造商的用户培训、用人企业的入职培训、教学设备生产商的企业培训、职业培训机构的专业培训”四个典型企业的做法作为案例剖析后充分说明,实行不同形式的“实践教学外包”是低成本实现“基于工作过程、以项目为载体、工学结合、顶岗实习、产教深度融合”的最佳途径。

 

[关键词]高等职业教育;产教融合;实践教学;外包;形式

[课题]2018年度辽宁省教育科学规划立项课题,编号:JG18EB047

[中图分类号]G718.5

[文献标识码]A


 

Research on the "Practical Teaching Outsourcing" form of the higher combination between education and manufacturing in vocational education

 

DONG Chunli

Dalian Vocational Technology College, Dalian 116035, China

FANG Wei

Dalian Chenggao Techniques co., Ltd. Dalian 116085, China

 

Abstract: The main confused difficult line in the front of the vocational colleges in "college-enterprise cooperation", "on-job training", "field work training" , "1+X" certification are four serious problems: lack of interests driven enterprises are reluctant to cooperation, technological progress rapid elimination of the college equipment, the shortage of the equipment maintenance and operating personnel and funds, lack of the "double type" teachers with the actual hands-on ability.

"Practice teaching outsourcing" will be made with fusion depth and to overcome these problems. The profit will driven the enterprise go to cooperation. The enterprise equipment would be update on time. The enterprises have a lot of practical training equipment maintenance and operating personnel and funds. The enterprises are full of actual hands-on ability of "double type" engineer.

There are two types of "practice teaching outsourcing", the college as the main role and the enterprise as the main role. There are another four forms when the enterprise as the main role, the training centers of equipment manufacturers and their agents, the training centers of employing enterprises, the training center of practical teaching equipment manufacturers and training schools engaged in vocational training.

Therefore,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above various forms of "practical teaching outsourcing" is the best way to realize the low-cost "based on the work process, taking project as carrier, work-integrated learning, post internship, deep integration production and education ".

 

Key words: vocational education, integration production and education, practice teaching, teaching outsourcing, form of outsourcing

Research Subjects: Project for Educational Science Planning in Liaoning Province year 2018, Project No.: JG18EB047

Chinese library classification number: G718.5

Document code: A

 


 

一、引言

(一)实践教学外包的定义

 “教学外包”这个概念是从现代企业管理和运营中的“业务外包”的操作引申而来。许多现代化企业往往通过“业务外包”,把那些自己不擅长又不是核心的业务或职能通过协议方式交给企业之外的实体去做。所以“业务外包”的实质就是把本企业做不好或者做不了,亦或是别人做得更好、更省钱的事交给别人去做。“业务外包”目前是一种企业引进和利用外部技术与人才,帮助企业完成业务的有效手段。

在产学融合的背景下,像将ISO9001产品生产质量认证这样的企业标准引入学校一样,可以把“业务外包”这个机制引入高职教育领域,这就形成了“教学外包”。它是指学校保留自己的绝大多数优势教学课程,将一小部分因教学资源薄弱而授课不利的教学内容,通过校企合作形式外包给外部的专业机构去实施的做法。而“实践教学外包”就是学校把完成专业教育必须的,却因学校的场地、设备、师资、教材等教学资源困乏的实践课程,外包给外部的企业、机构或专业学校完成的做法。

(二)实践教学外包能解决的问题

实施“实践教学外包”,可以解决一些学校的很多难题,这些难题都是高等职业教育的实践教学中面临着的解不开的结。

第一,学校和教育部门要求学校走“校企合作”、“工学结合”和“顶岗实习”,而由于利益的驱动“企业不愿意合作”的上挤下压;第二,因为科学技术进步的迅速,所有的高职学校都面临着投入巨资上设备,上完设备就落后的两难境地;第三,学校投入资金买来设备,但是设备的维护与运转需要持续不断的投入技术人员和资金;第四,因为体制原因,所有高职院校面临着缺少真正敢动手的“双师型”教师,教师知识老化、实际动手操作能力弱的现实状况。

通过“实践教学外包”把一些重要的甚至是核心的课程,但因为师资力量不足、教学设备缺少、投资过频过大而无法开设的课程,授权给学校之外的行业企业、设备生产厂商、专业设备公司、社会培训机构去做,学校把师资、设备、投资等集中在经过仔细挑选的核心课程、优势项目的教学上,集中在那些真正区别于竞争对手的技能训练与实操的课程上。权衡之后,所需的全部教学投入费用不增加,学校还省去设备维护、管理和运行成本。利用这种模式,可以解决我国职业教育中面临的上述四种难题。

二、国内外研究现状

(一)国外研究现状

本研究在国外有一些关于教学外包的实用案例,基本上往往局限于技术学院和社区学院。国外的研究中,教学外包又称为课程外包,通常是指课程教学分包给承包商的现象,没有将实践教学外包单独提出来。

Schibik Timothy在其文章The outsourcing of classroom Instruction in higher education[1]介绍的是美国社区学院在做课程外包时的内容,大多数的社区学院通常是在非学分课程领域选择运用教学外包,但是不排除有少量的社区学院会将部分学分课程也做教学外包。一般来讲,专业化程度很高的课程,比如新技术领域的课程,社区学院经常就会将相关课程的教学任务外包给承包商完成。

J Evelyn.在其文章A Community College Tests the Limits of Outsourcing[2]是以芝加哥城市学院为例,介绍了它的社区学院教学外包的主要几种形式:全面课程教学承包、专业培训者部分课程教学外包、在线课程教育者教学外包、以及介于半分包状态的准外包教学。

A Russell.在其文章Outsourcing Instruction: Issues for Public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3]则分析了在社区学院和部分大学开展教学外包的政策和背景,促使美国大学选择教学外包的原因。首先,是经济的因素,外包可以减少大量开支;其次,是由于产业市场的高度细分,市场的需求需要满足;第三,社区学院的教师资源比较匮乏,合格的实践教学教师大多在学校以外;第四,社区学院的全职教师难以站在本领域前沿;第五,学院不能满足学生在教学内容和授课时间上的多样化需求;第六,学校的教学设备承受着更新换代不及时的压力。

FT Tschang在其文章A Goldstein. The Outsourcing of “Creative” Work and the Limits of Capability: The Case of the Philippines’ Animation Industry[4]是以菲律宾的动画产业为例,介绍了创造性的教学外包所遇到的困难和限制。第一是经济问题,有些分包招标过程产生了不应该存在的腐败现象;第二是来自学院教师的抵制,教师认为工作岗位被裁撤是教学外包带来的最大威胁;第三是对教学质量的担心,对于外包出去的课程,监管不到位往往回引起教学质量的下降。

(二)国内研究现状

本研究在国内报道较少。董春利在大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发表“高职实践教学的新模式‘教学外包’的概念与探讨” [5]之前,国内没有类似教学外包、课程外包和实践教学外包等研究信息的报道。

董春利的 “高职实践教学的新模式‘教学外包’的概念与探讨”[5] 在国内首次提出了“实践教学外包”的概念,分析产生这种模式的背景:师资力量薄弱、教学条件简陋、教学内容肤浅、投资深度不够、校企合作不易、工学结合松懈、顶岗实习难办、技能证书缩水。论述了运用“实践教学外包”能够解决上述的所有问题。给出了四种“教学实践外包”模式:以培训工厂员工换工厂设备使用权合作办学模式,与企业合办培训基地,与行业协会合办证书考试中心等。

董春利的“高职教学体系改革初探”[6] 提出了五个观点:建设以课程教学为中心的教学体系,建设以课程教研组为核心的实训机制,建设以实践教学为重心的学制体制,建设以实践教学外包为辅助的实践教学制度,建设以自有企业为主的实习基地。这五个"颠覆"高职教学体系和体制的观点,明确要把“实践教学外包”列入建设以实践教学外包为辅助的教学制度建设中。

在文献[5]、[6]发表之后,逐渐有人开始关注教学外包课题。并从社会化培训机构较普遍的领域开始试水,逐渐从英语教学、软件编程,向会计教学、物流管理方向蔓延。

王云、李锋亮、施晓光在“高职院校课程教学外包效果的实证研究——以某高职学院为例” [7]中,以四川省某省属高职学院为例,分析该学院信息系软件工程专业部分核心信息技术课程教学外包的效果。比较显示,实行了课程教学外包的班级与未实行课程教学外包班级,前者学生的平均考试成绩和学生对课程的满意度有明显提高。从而论证了高职院校的实践教学外包是能明显提高教育的产出与教学质量的。

周荛阳在“基于工学结合的物流专业实践性教学外包研究文献”[8]中,以教学内容多、教学要求与方式不同、实践性教学资源有限的物流专业为例,剖析了现有的物流管理专业实践性教学现状,对校内实训基地与校外实训基地不足,实践教学实施不到位的教学现状,提出了三种实践性教学的外包模式,并提出外包合作的原则和应注意问题。

雷小青在“高职学前专业校外实践性教学体系构建研究”[9]中,论及了高职学校的学前专业,对实践教学外包承包对象在实施校外实践教学体系的构建,论述了教学目标体系、教学内容体系、实践基地建设、教学管理体系和教学评价体系的构建。这个体系是建立在以提高实践能力、增加就业能力为导向的。

许立兰在“基于工学结合的会计电算化课程实践性教学手段研究”[10]中,谈到会计专业是实践性和技能型较为独特的专业,运用教学外包作为教学手段的改进是增强会计专业学生实践技能,提高会计专业学生的就业能力的重要手段。

三、“实践教学外包”的基本形式

董春利在“高职实践教学的创新转型模式‘实践教学外包’的探究” [11]中对这部分的分析更为详细。大致分为学校为主体的“实践教学外包”的基本形式和企业为主体的“实践教学外包”的基本形式两种。

(一)学校为主体的“实践教学外包”的基本形式

高职高专学校可以采用以培训换设备的方式、顶岗实习与双证书培训的方式、合办企业服务中心的方式,成为“实践教学外包”的主导者。

学校可以“为企业提供员工培训,换取企业闲置的生产设备”的“以培训换设备的合作方式”;“学校与行业协会或企业合作培训在校学生,完成双证书培训,并适时进入顶岗学习”的“顶岗实习与双证书培训”。学校“利用企业的场地、设备兴办服务性企业,为企业服务的同时,完成学校的实践教学”的“与企业合办服务性企业”形式。还有将“拥有很多先进的实训设备的高校,把实训场所开放给其他没有此类实验室和实训中心的学校使用”的“设备和师资学校,从事实践教学外包”的形式。

(二)企业为主体的“实践教学外包”的基本形式

除学校为主体的校企合作类的“实践教学外包”之外,更多的部分是不需要学校参与的,这部分“实践教学外包”属于纯粹的分包和承包形式,需要发包的学校和主管部门承担政府采购预算。

一旦“实践教学外包”得到高职教育主管部门的认可,一定会获得企业的欢迎,这些企业可以是生产和销售专业设备的制造商经销商、可以是大量用人的制造业企业或称生产设备使用方、可以是从事实践教学设备生产的企业、也可以是从事职业培训的培训班。

一些生产专业设备的制造商,本身建有培训中心为其用户在产品的使用操作、维护维修等进行培训,这些企业的培训中心有充分的条件可以完成“实践教学外包”任务。这些企业的技术和资金实力雄厚的代理商,有建立自己的技术服务中心的也可以从事“实践教学外包”。

一些大型的现代制造业企业入职时都会为技术岗位员工做技能和操作的培训,使用的培训设备有别于学校的实训设备,是真实的、正流行的;培训的内容有别于学校的课程内容,是实用的、贴合实践的。他们的培训中心恰好是高职学校“实践教学外包”最相符的分包商。

教学设备生产厂商是与高职学校的实践教学联系最密切的企业,也是对实践教学外包最有阻力的企业。但有大局观和远见的企业,会积极的参与到“实践教学外包”中。他们可以在一些行业或设备集中的地区,建立中心城市实践教学中心,与附近的高职院校签订承包协议进行“实践教学承包”。并由此进入企业竞争的蓝海,如,建立核心课程的实践教学标准,为专业教学培训分包机构提供设备或租赁实践教学设备,形成实践教学商业模式进行连锁加盟扩张等。

社会上一些从事各类职业培训的学校,也将是“实践教学外包”的主力军。比如,各类软件培训学校、财会培训学校、语言培训学校、造价培训学校、电工培训学校、职业资格证书培训学校等。这些培训机构在各自的行业、领域有极其丰富的师资、设备、应用等优势,学校可以用外包协议的方式将“实践教学外包”承包给他们。

四、“实践教学外包”的案例

无论“实践教学外包”的概念、做法和形式是否得到政府、学校、企业、学生四方的认同和参与,近几年的经济、社会与技术等形势的发展,已经成为燎原之势。众多的企业已经纷纷试水参与到瓜分“实践教学外包”蛋糕之中。

我们可以轻松的从先进制造业,特别是智能制造行业,这个对于学校的实践教学成本投入最困难的行业看到好多“实践教学外包”的成功案例。

(一)专业设备的制造商

东北某机器人生产企业为了服务中国教育产业适应智能制造时代的发展要求,发挥其机器人研发和生产在产业实践中的社会价值,引入德国职业教育的双元制企业订制式人才培养理念,在德国双元制教育模式的基础上打造出了“新双元”教育体系,发挥战略性的平台作用,将教育、科研、产业深度融合。拥有国际、国内多项智能制造方向教育培训认证资质,并与国内多家院校在人才培养、专业建设、师资培训、实验基地搭建等方向进行了深入合作。

1.针对高职学校的专项解决方案

针对高职学校的专项解决方案能够提供:实训基地方案设计、实训设备配置、师资培养、就业指导、课程体系建设、教材植入、资质认证、教学实践与实习等。

其中师资培养包括三方面内容:培训师资的专业技能培训,包括工业机器人应用初级、中级和高级系列课程,PLC相关课程,工业机器人系统集成课程以及工程项目管理等相关专业课程;师资技能培训,包括项目教学教法课程、课程开发技术、表达与呈现技巧及德国教学教法课程等;师资定制培训课程,根据学校的课程体系以及实训设备而为学校老师定制的开发课程。

其中教学实践与实习包括三方面内容:认知实习,属于引领性实习课程,总体认识工业 4.0 和智能制造,基于工业机器人产业现状与未来走势分析,明确机器人专业学生未来就业岗位与发展方向;专业实习,依据学校专业课程教学安排,结合机器人实际应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从机器人本体操作到系统集成设计全流程实习中提高学生技能;定制实习,根据就业岗位要求,提高学生岗位技能或以机器人一种典型应用方向为路径,结合实际工程现场环境,提高学生机器人应用技能。

2.针对相关行业的专项解决方案

企业专项解决方案,是为用人单位实施的订单式培养计划、关键人才发展实施计划、基于岗位胜任能力的再提升。

德国教学法师资培训,包括课程开发与设计能力培训、行动导向教学能力培训、德国职业教育培训师认证、国际职业院校教育与行政管理能力培训。

国际认证,包括德国焊接协会(DVS)认证、德国能源工程师认证、德国技术监督协会(TüV)认证、德国手工业协会(HWK)认证、德国工商业联合会(IHK)认证。

国内认证,包括机电一体化师、工艺工程师、设备机械师、工业机械师、机器人工程师认证、工信部认证等。

3.专业实训中心整体解决方案

智能工厂”实训基地设计方案、国际焊接实训基地设计方案、机器人仿真实训中心设计方案、教学设备及软件配置方案、智能物流系统轨道交通装备方案、激光技术应用设备方案;教学软件系统:支持工业机器人虚拟教学软件、机器人离线编程系统、机器人控制系统二次开发软件。

4.“实践教学外包”的做法

根据协议,这家公司为国内一些高职院校提供了一整套“新双元”教育体系课程。在企业的培训中心,目前公司提供了师资培养项目:培训师资的专业技能培训、师资技能培训、师资定制培训课程;下一步会为学生提供教学实践与实习:认知实习、专业实习、定制实习。由于其培训的方案设计完善、实习基地建设完备、实训设备实用先进、使用德国教学方法、利用各种教学软件和平台。其教学效果与传统的职业学校的教学,不可同日而语。

(二)学生入职的企业

设备技能培养计划(ESAP,Equipment Skills Acquisition Program),是一家国际半导体制造商根据微电子产业对技术人员岗位技能的要求,并结合业界公认的SEMI标准,开发的专业技术人员入职培训项目。

1.ESAP培训的教学内容

涵盖了专业技术知识与技能专题,工厂环境健康与安全规定等素质训练。专业技术知识与技能专题包括常规电气传动、自动控制、机械设备、气动技术、液压装置、真空技术、等离子技术等,工厂环境健康与安全规定等素质训练包括解决问题方法、员工安全意识、环境与健康等素质知识等软技能专题。

2.ESAP培训的教学形式

从学生的学习与教师的授课方式上上划分为三个形式:基于网络的互动式自主学习,是基于网页的知识培训方式,学员登陆到后,可以进入这些课程进行学习。带教师指导的动手操作练习,是基于动手操作的技能培训方式,是学员接收到一定的操作任务时,自主进行操作的形式;教师作为教练,指出并纠正问题并掌握进度。有教师授课的互动式学习,是探讨式的教与学的方式,是基于教和学互动的知识与技能培训方式;用于自学有一定难度,操作有一定危险性的课程。

3.ESAP培训的考核形式

全部是基于过程的考核,并不设置专门的统一的考试。考核方法按照教学形式划分为二个形式:知识性学习网络课程的自主测试,在课程开始前先做自我测试,测试的成绩决定是否学习此门课程和下门课程;技能型培训操作课程的教师考核,在拿到操作任务并准备开始操作时,学员的每个动作都自动成为教师的考核点。

4.“实践教学外包”的做法

根据协议,这家公司为国内一些高职院校提供了一整套ESAP培训的课程体系。在企业的培训中心,培训了可以实施三种教学方式和两种考核方式的合格教师,也直接培训了学校提供的实习学生,经过ESAP培训合格的实习生获得了工作机会。提供部分实训设备,帮助学校建立了ESAP培训中心,由学校受过训练的教师对后续的实习生和企业新进员工实施ESAP培训。这种授之以鱼且授之以渔的做法,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三)教学设备的制造商

上海一家教学设备制造商推出联合区域中心学校建设本地培训中心,与学校、招生方等共建课覆盖一定区域的培训中心共建培训中心。

公司提供配套教学资源包,包含学生工作业、老师工作业、教学PPT、教学视频、网上课程等等,教师可以直接按教学资源包就给学生上实训课;并提供培训师定期对老师培训,定期邀请知名企业一线工程师对学生老师进行授课;定期配合校方根据产业产线需求进行授课方案调整;公司和学校配合引入行业的各种发证资质和企业认证资质,根据不同分工做好本学校学生考核发证、其他学校学生考核发证、企业、社会人员考核发证。为签约学校专业建设做支撑,为学校专业招生做宣传,培训合格人员全部解决就业;与合作院校从学生二年级开始每年提供带薪实习,深入产教融合,由生产企业或第三方进行考核。

(三)专业培训机构

杭州一家专门提供机器人相关专业的工程师和项目经理的公司,三个月系统学习,涵盖自动化项目的每个核心环节,建立完整的知识体系和技能技巧,包括:工业机器人自动化生产线集成项目的电气设计班;机器人自动化生产线方案设计及机械结构设计的机械设计班;机器人应用集成项目安装调试和自动化生产线典型应用的通用调试班;掌握机器人自动化视觉项目的机器人机器视觉应用班;掌握机器人的操作编程和模拟仿真的仿真与虚拟调试班;工业机器人自动化生产线维护保养的生产线维护班;掌握机器人自动化项目的基本技术要点,会做基本的技术方案技术营销班等。

教学方法分为线上收听收看视频的知识性内容讲解打下专业基础,线下集中到各地分培训中心集中授课和技能性内容的实训实操完成实践课程。培训教师全部来自家电、汽车、工程商等工业企业且亲身做过各种系统集成工程项目的设计、施工和调试。

所有班型的课程设计都划分为五个阶段基础、进阶、应用、设计、增值。第一阶段基础,基本要求对本专业班型的基础理论课程,一般由线上收听收看教学视频完成。第二阶段进阶,通常是对本专业班型的应用场景、应用特点的知识性课程,也由线上收听收看教学视频完成。第三阶段的应用,主要是使用仿真软件进行应用项目和项目周边设备认知性课程,这时一般由线下集中上课完成;第四阶段设计,对前面内容进行系统梳理整合,通过实际项目进行技术方案制作、项目信息采集、技术方案构思制作等,全部由线下集中上课完成;第五阶段增值,是培训中心附加的职业指导课程的培训,通用项目的应用由专业就业老师进行职业规划,指导应聘技巧、简历编写、面试应对、实习教育等。

五、结论

“实践教学外包”是低成本的实现“基于工作过程、以项目为载体、工学结合、顶岗实习、校企高度融合”这个目的的最佳途径。上述案例用实际的商业运行诠释了这个结论:无论是东北某机器人生产企业的教育培训公司,还是这家国际知名半导体公司的EASP培训中心,或是上海这家教学设备制造商,亦或是杭州的这家职业培训机构,都用当前最先进的产品作为实训设备,用做实际工程项目的工程师作为师资,以协议为依据,为职业学校的师生完成行业或专业设备的使用、操作、维护维修等实践教学外包这一产教融合的新教学形式。

这种广泛的利用社会资源,利用学校以外的企业培训中心、专业培训机构的设备、师资和场地为学生提供社会化的实训必将成为职业教育实践教学中的一个主力军。

目前教学外包案例都是分散的、自发的、探索性的教学实验,尚缺乏理论依据和科学归纳,也没有从理论的高度来指导这类颠覆传统教学模式的实践活动。这样就需要在高职教学第一线工作的专职老师与教学管理人员、相应企业的培训中心和人力资源等部门,深入工作进行发掘、整理和归纳,总结和梳理教学外包承包企业实践教学外包的认知和实践活动,完成对“实践教学外包”的定义、条件、领域、影响,特别是制度等方面的研究,找出一条以“实践教学外包”为核心的,切实可行的高职院校实践教学发展之路和“工学结合、校企合作”新模式。

随着职业教育改革的进一步发展,必将出现更多形式的“实践教学外包”形式,比如:通过计算机网络进行的在线式专业课程教育,成立专门的“实践教学外包”提供商等。我们必须认真研究其实质,制定相应的管理规则,防范实施风险,这是下一步对“实践教学外包”研究的目标所在。

 

参考文献:

[1] Schibik Timothy, Harrington Charles. The outsourcing of classroom Instruc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J]Journal of Higher Education Policy and Management, 2004 (11):12-14.

[2] J Evelyn. A Community College Tests the Limits of Outsourcing [J]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2006(48):112-123

[3] A Russell. Outsourcing Instruction: Issues for Public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J].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State Colleges & Universities, 2010(7)

[4] FT TschangA Goldstein. The Outsourcing of “Creative” Work and the Limits of Capability: The Case of the Philippines’ Animation Industry. Engineering Management IEEE Transactions on,2012,57(1):132-143

[5] 董春利.高职实践教学的新模式“教学外包”的概念与探讨[J].大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9(2):1-4

[6] 董春利.高职教学体系改革初探[J].高等职业教育.2010(8):9-12

[7] 王云,李锋亮,施晓光.高职院校课程教学外包效果的实证研究——以某高职学院为例[J].教育学术月刊,2015(01):102-106

[8] 周荛阳.基于工学结合的物流专业实践性教学外包研究[J].广东水利电力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4,12(4):36-40

[9] 雷小青.高职学前专业校外实践性教学体系构建研究[J].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9):187-188

[10] 许立兰.基于工学结合的会计电算化课程实践性教学手段研究[J].文学界·人文,2011(1):63-66

[11] 董春利.高职实践教学的创新转型模式“实践教学外包”的探究[EB/OL]. (2015-2-26) [2019-05-09].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226/07/21772633_450862921.shtml

[12] 董春利.英特尔ESAP培训模式与自动化专业英语课程和教材建设 [C/OL]. 辽宁省高等教育学会2013年学术年会暨第四届中青年学者论坛, 2013. [2019-05-09]. http://cpfd.cnki.com.cn/Article/CPFDTOTAL-LGJX201311001193.htm


 

“2018年度辽宁省教育科学规划立项课题”,编号:JG18EB047   

全文刊登在《辽宁高职学报》2019年12期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962637-1326893.html

上一篇:对“电气自动化技术专业群7个专业的人才培养方案专家论证会”中专家意见的部分回复
下一篇:高职院校实践教学外包的内容及运行
收藏 IP: 223.102.30.*|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2 20: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