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霁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mileyCat "If you love it enough, anything would talk with you." 爱世界,爱生活,爱自己

博文

柏林印象(4)寻找柏林墙

已有 4007 次阅读 2009-10-4 15:11 |个人分类:行万里路|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冷战, 德国柏林, 散文游记, 柏林墙, 查理过境检查点

        一个人的乘车背包旅行,其优势就是简单灵活,可以率性而为。旅途中同其他旅游者谈天说地,交换旅行信息,可以随时改变计划。在开始柏林--布拉格之行前,我就已经同好几位旅途中遇到的朋友聊过柏林与布拉格。可是得到的反馈很不同,有人说柏林更值得多呆几天,有人的意见相反。于我,最宝贵的就是时间。除了在火车上的消耗,我只有四个白天。结果,我的计划是把这四天均分给两个城市,灵活度只是在离开柏林的时间。

        头一天没有看到柏林墙,有点失望。第二天我起得很早,一边吃早餐一边研究那一大把从旅馆,车站游客服务中心等地方抓来的旅游广告。哦,其实这柏林墙,或柏林墙的传说,早已经成了不少柏林人致富营生的手段了。有各种各样的一日或半日游,徒步的,骑单车的,或是坐旅游巴士,以二战,冷战,柏林墙等为主题。如果要把那些主要景点走遍,大概要四五天的时间。而我这早起的鸟儿看来又得单飞找食儿了:那些旅游节目开始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上午十点到十一点之间。与其花大半个上午等导游,不如继续拿着地图和“Rick Steve's Germany"按图索驹,自己当自己的导游了。



       我的第一个目标是“查理过境检查点”(Checkpoint Charlie)。这是冷战期间东西德过境检查点。更好的翻译也许应叫“过境检查点C", 同叫查理的人没有关系,只是取这个名字的C字头。

        战后,在修柏林墙之前,有大约35万东德人逃往西德,其中许多就是通过穿越东西柏林的边界。为了阻挡人们继续逃亡,在1961年8月12日星期六夜,东德 一方派部队和警察在一夜之间用铁丝网封闭了东西德156公里的边界,其中43公里为东西柏林边界,同时封闭了与西德相通的大街和地铁。之后,铁丝网换成了 水泥墙。东德一侧处在边界上的一些楼房也被变成了柏林墙的一部分: 所有朝向西德的门窗被封死,原来住在里面的居民被迫搬迁。有些惊恐的居民在被赶出前的最后一分钟干脆从楼房的窗户跳下,摔到西德一侧。

        查理过境检查点位于Friedrich大街同Zimmer及Mauer街的交叉处,现在只能看到原来西德一侧的遗迹。远远看去,马路当中一个简陋的小白平 房,旗杆上挂着美国国旗。有一个穿军服的站岗,朝向东德的一侧还有沙袋。据维基百科上介绍,前东德一侧的设施更为兴师动众。除了墙,还有瞭望塔,路障,车 辆和行人的检查站。相比之下西德一侧的检查站极为简陋,因为他们不把这个点当作国境线。在东西德合并后,东德一侧的设施都被拆除,连那个瞭望塔也没有被保 留。理由是,它不属于历史文物。



        现在,在原先的边界上,立了一个很高的杆子,两面有两个分别穿着当年东方阵营和西方阵营军服的士兵画像,东德兵面朝西柏林, 西德兵面朝东柏林,让你想象当年东西方阵营的对峙。(照片中,那士兵画像背后的巨大的女人内衣广告牌所挡住的,就是拆了一半的当年作为一部分柏林墙体的居民楼。长满荒草的隔离带被较低的广告牌挡住,行人看不到。但站在博物馆的三层楼上可以看得很清楚。)

        1961年10月22日到28日,在查理过境检查点处曾发生了将近一周的美苏坦克对峙,起因是关于东德士兵是否应该检查一位美国外交官的文件而引起的争执。当时,在过境点两侧一百米内,美苏双方各放了十辆坦克,面面相觑,蓄势待发,成为冷战中的著名事件。

        在前西德一侧靠近边界处,还有一家由一个叫Rainer Hildebrandt的人于1963年开的博物馆,展示有关柏林墙的历史,和有关越过柏林墙逃亡的人和事。我很仔细的读着展览的文字说明,心中禁不住想 起裴多菲的那首著名的小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在柏林墙存在的28年间,有超过5000多人次的越境事件。前东德的人们采用了各种极富创造力的方式越过柏林墙。在查理过境检查点刚修好不久,就有东德居 民驾车强冲过境。之后边界不断被加固,不好硬冲了,人们又想尽办法改装汽车,在行李箱里设夹层,加伪装,把个子小的女人或孩子偷渡过境。很多人挖地道,还 有一个人做了一个巨大的热气球把一家老小成功飞度到西德。最聪明的,是一个东德守墙士兵,他仔细观察好了西德士兵的服装样式,自己照猫画虎作了一套,然后 穿上大摇大摆的走过边境!

        当然,偷渡不成被抓被杀的不幸者也不少。1962年8月17日,一个叫Peter Fechter 的东德少年,在查理过境检查点附近越境时被东德守兵开枪打伤,身体挂在铁丝网上流血不止,而两方的守兵均见死不救,一个多小时后死亡。



        我在柏林待的短暂的两天没有让我看到真正的原装的柏林墙,除了照片中的这一小段,在博物馆大门外更像是装饰。在大街上,我倒是看见过有人的确把一块块涂得五颜六色的柏林墙像艺术品似的挂在墙上当装饰。



        时间过得真快。想一想,至今柏林墙被推翻已快二十年了。在柏林的大街上已经很难找出东西德的差别。阳光一样灿烂,行人一样是来去匆匆,路边小饭店的桌子边 一样能看到喝着啤酒聊着天的人。我在想着,这柏林墙的意义是该存在还是该被毁掉?或者说,它的意义其实就在于,曾经存在过,并仍然存在于人们痛苦的记忆 里;但人们终于推翻了它,痛痛快快地,彻底地,不留一点痕迹地推翻了它,并且发誓再也不,永远不建这样一座有形的,或是无形的墙了!


注:文中的数据来自英文版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Berlin_Wall
http://en.wikipedia.org/wiki/Checkpoint_Charlie

游记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96123-259658.html

上一篇:柏林印象(3)日落时分,阴阳两界: 大屠杀纪念碑
下一篇:柏林印象(5)沉重的落叶:犹太人纪念馆

3 杨远帆 寸玉鹏 刘晓瑭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9 03: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