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我球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rlong 地质勘查 地球化学 人文诗词

博文

中郎奇梦记1,附《梦中潜意识流可模拟物理运动吗》

已有 5363 次阅读 2012-11-10 21:07 |个人分类:历史人文|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人脑, 神经元, 潜意识流, 意象群, 意象速度

中郎奇梦记

     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得有趣。---尼彻

序言

我做过许多梦,不是指白日梦。梦境是一个人潜意识的离奇活动,朦胧而荒诞。曾在小学时,梦中常有极大极小同时复合存在的那种梦感。有时梦见的不是过去,而好像是未来。有时胡乱做梦,有时酣睡无梦。如果夜里由于某种因素诱发,如露脚吹风,可能会在梦里引起腿部血液以及全身神经产生某种神奇体验,如引力感、飞翔感、旋转感。甚至在高一休学在家时,我曾做个几次三重梦,后来偶尔碰到这种梦,即梦中之梦再做梦,初醒之后梦未醒,梦里再醒才真醒。我推测多重梦就像潜意识的自我镜像,就像镜子对照,相互映射。但这种梦中之梦很难醒,最里层的梦更难醒,梦中未沉睡的那部分脑皮层细胞要以十分坚强的意志才能使另一部分沉睡的脑皮层细胞初醒来,否则内层梦那种难以呼吸的境况很难受,我真怕再做这种梦。

正如许多人一样,我也喜欢做梦,但不沉迷于梦。有时梦后就像经历了一场神奇的沐浴,有时梦后就像欣赏了一场玄幻的电影,而梦后甚至带来醍醐灌顶的畅快感、解放感、融化感、荡漾感和满足感。以前我有几次梦见化为水(河水、海水),与宇宙一起荡漾,那种天人合一的感觉非常奇特,即使醒后身体也感到非常舒服,情感平静舒畅而愉悦,所以我觉得做梦有利于内分泌和神经调节,有利于身心健康。

初高中时,我买了一些心理学有关人文书籍阅读,如尼采、弗洛伊德、荣格、弗洛姆、马斯洛等的文集,当时对人的心理问题(如神经症、狂躁、爱欲、自尊、自卑、嫉妒等问题)有特别的兴趣,尤欣赏弗洛伊德潜(无)意识理论以及荣德的原象理论。潜意识蕴藏着一个更内在、更深沉、更本性的自我,它是心理学、神经学、精神物理学、生理学、性学、社会学、伦理学等领域的交叉所在,而原象是潜意识海洋中的原始记忆形象,可能包含着人一生、乃至族群的生活史。我相信人类的潜意识中包含着惊人的潜力和丰富的本能,如果意识协调好与潜意识的关系,人就可能发挥更大的潜能。但潜意识是绝不可能被完全掩抑的,它可被迫沉入脑海,就像海底火山那样暗暗活动着,偶尔对显意识统治发起反抗。我认为在潜意识的海底是个人的心理趋向、文化思想、脑神经特质、童年印迹、人生经历、乃至族群原象等构成复杂的“大地构造”。根据我的梦体验,潜意识大致具有模糊性、网络性、层级性、随意性、自组织性和混沌性等特征。总之,潜意识是复杂而神奇的,似乎具备量子场的某些特征,我好几年前甚至猜想在人类的潜意识深渊底部,大脑皮层内神经元中的量子活动可能操控着人类梦中“意象群”的转换和演示。

梦理论不侃了。对于我那些有趣的、神奇的梦,我以前大多梦没及时回忆,更没及时记录,便随后忘记了。就像夜间闯入网中的鱼群,发现就要及时收网,以免眨眼间鱼又跑了。以下选贴了几个梦,它们是我确实梦到过的,感觉较奇特,醒后及时记下,以防忘记。我不怕别人窥视我的潜意识,但请不要误解。

我的星盘(略)


1982

   大约我三岁时,梦见一黑一白的液体搅在一起,似旋涡状。醒后,我揉着眼睛,哭着走出老家那间阴暗的屋子,阿婆在大门口笑问:“哭啥子?”这是我所能回忆的第一次梦,我至今不知其因,可能是我诞生的最初记忆吧。

1995

   上高一,因病,不得不休学在家一段时间。我曾在老家那件阴暗的屋子里作了几次三重梦。后来偶尔碰到这种梦,即梦中之梦再做梦,初醒之后梦未醒,梦里再醒才真醒。我推测重梦是潜意识的自我镜像,就像镜子对照,相互映射。但这种梦中之梦很难醒,最里层的梦更难醒,梦中未沉睡的那部分脑皮层细胞要以十分坚强的意志才能使另一部分沉睡的脑皮层细胞初醒来,否则内层梦那种难以呼吸的境况很难受,我真怕再做这种梦,因为我感觉如果不能一层层的醒过来就可能死掉。

   这段时期,曾多次梦到太空失重那种脚不沾地、上不接天的可怕空虚感。这是我第一次梦凌虚空,体验到失重的感觉,很是恐惧。

   一日晚,梦见我落向地心,下落了不知多少深度,最后撞向一堆骷髅。这是我第一次梦见骷髅。注:老家堂屋下原为几座古墓,修房后,搬至屋后,方言称之为“生机”。

2010.8.15

我梦见沿着老家门前黄泥田边的那条小路回家,旁边看见阿婆,田埂上有两只雏鸭,硬扑扑地跳到干田里。

一会梦见在我曾住的那个房间,我正收拾东西,其中有那些棉袄大衣,将父亲那件较厚的放在家里,内衣荷包里放有钱。我准备带上自己的两件棉衣去隆昌一中上学。

后来晚上了,天黑,我准备上趟厕所,可厕所竟然是在野外,一件十分简陋的小屋,里面全是些乱糟糟的土坑,仍解手而回家(梦后回忆想起来,原来那是曾在滇东南矿山工作的那种厕所)。

然后,我又梦见骑着马,准备去某地方,有两人伴随,其中一个年龄大,在前面带路。沿途逐渐出现深壑大山,没长啥植被,断裂直穿岩层,像古水系切割而成(这应是那次骑马上雪山搞勘查的场景)。

但骑着骑着,梦见马背像柔柔的刀刃,为了骑着舒服些,我将其卷压一方。抬头发现,马颈如此细长,而头部简直就像恐龙,然后再看整个马背,也完全变成恐龙的模样了。(注意,中国龙图腾已含有马头的形象,故有龙马精神之说)

但此时我感到臀部很刺,低头一看原来是恐龙背刺所致。不久,我从龙背下来了,发现自己的手和腿,已刺入了不少“鸭毛桩子”,黑黑的,我感到十分惊讶害怕。于是我一根根将其拔出来,见鲜血汩汩地流出来,凝成血滴。

同路那个20来岁的小伙子(或许是曾经的同事),我让他帮我找我身上还有没有那刺。他说:“没事的,拔出来就好了。”

然后,我发现自己左腿中部有个特别大的“红色圆坑”(即毛桩子),拔出一点,然后又拔出一点,但它变得越来越大,最后直径比铅笔还大些,里面竟然冒着血的热气,此时梦中我感到十分害怕。但旁边出现个农民老太婆,她安慰似的说道:“你的血快被他们的肚子吸干了!”

此时,我心中悲苦油然而生,仰天长啸,对那些恶人们大骂道:操你妈哟!

2010.10.17中午

梦中沿着光亮的螺旋路径,不断跌入逐渐缩小的黑洞内,逐渐加速。方向朝上,似乎又朝下,当时方向感觉恍惚。我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梦了,所以这次梦见这种情况也不太恐惧。

在进入越来越狭小的虫洞内,我飞行的速度更快了,两边星驰电掣,似乎是以光速。

梦见周围黑夜,尽是红色星流,向上飞升不知多少距离,最后似乎接近至高点,感觉飞升速度减速了,而四周的宇宙一片暗黑。此时我似乎有点害怕,念到“上帝、上帝”,以克服首次梦见这种情境而内心感到的恐惧(虽然日常生活中,我是无神论者)。

突然,漆黑的太空中出现了一个白点,不一会儿变得更大,梦见一团好似由光子极速缠绕而成的光线团。就在此瞬间,大脑顶部神经放电,麻酥酥的,十分舒服。

然后,黑暗的苍穹中,浮现无数莲花,莲花中坐着佛。不久,我醒了。

2007年某月某日

梦最初是处于一种极为混沌的朦胧态,粒子极速飞行,杂乱缠绕于梦境,像是电子云(醒后回忆觉得是在亚原子内)。

不一会儿,感觉混沌空间膨胀了,且绕着更大尺度的空间在高速旋绕着。随着混沌进一步膨胀,我梦见时空尺度扩展至太阳系范围,然后至银河系,乃至星系群。。。当梦见旋转着的银河系时,潜意识的高度紧张状态变得松弛了,感到十分舒服。

而此梦最后出现一种十分纯净的空境,然后自然地醒了。

2010.10.19中午

我梦见从天空遥感山河,便搜到我所欲赏的景致。那是一条汹涌的河,向山下流去。一晃,我在河边沐浴,感觉清爽。忽然,不知不觉地卷入一几十米大小的石块之下,而我长久地卷入河水,随波乱撞,冥暗无光的河水四面打着旋涡,我怕撞上河中的礁石。但愈怕,便终于发生了,忽然我撞到一块坚硬的巨石上。此时见阴森的石缝,我又怕钻出蛇,而蛇就从石缝出现了,它似乎快要咬到我了。。。因极度恐惧,我醒了。。。

此次梦中,我还梦见撞在一只巨大鞋底下,我怕它猛然踩下来,于是寻找躲避。

2011.3某日

梦见我在野外,经漫漫长途,有山丘、树林,又梦到了一个山谷,见泥石流即将冲下,似乎下过大雨,于是我全力寻找上山之路,并避开那泥石流的危险,攀登过程中见泥石流不断猛烈冲下来。

一会儿,我梦见地面泥泞,在小溪旁,想俯身穿过一个横倒的大树枝,但难以通过。忽然,这个大树枝变成一块石头,见下面有大的空隙,我试图从中穿过,也不行。

而这个石头却变成一个猪栏似的东西。此时梦中地面平坦了,人们从我前面走入这个猪栏,而我却试图走出这个猪栏,但总是被它卡住,而难以通过。随后,醒了。

2011年春某日

   梦到琴声淙淙,节奏渐急,似自虫洞,不觉引力吸入,而加速旋冲,直至红外视界。忽而妙曲清澈,吾心感应,而梦化清波,同宇宙荡漾。此梦我记入了《真空赋》中。

2011.4.19

梦见在外公家,丘陵较高,梦境出现三国刘备避难的情境,还有他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好像有生命危险。

忽而梦见在坝子,下着雨。我拿着一个很长的抓扒儿(农村晒粮食用的竹具),在滴雨的屋檐下,我一边拿着它在坝子里比试,一边与某人谈论:“这样,完全可够着一切”。

后来,梦境回到老家。黄昏时氛,天色暗淡,见阿婆沿着那条漆黑的小路向西走去,不知去何处,走到竹林处时,边走边哼唱:“今晚入墙根,百年人之后,王朝覆灭又开灯。。。” (其调子很乡村化,感觉可能是阿公的唱调,父七岁时,阿公早逝)。然后,梦见一部长诗,格式整齐地书写在一片笺纸上,但梦中只听清这一句。后来醒了。

这是个奇异的预兆,醒来感觉不祥。

2012.2.29

我梦见走在街上,阿婆赶场似走来了。不知为何,梦见装着某人的打开着的棺材,好像是为了送回老家去。但因缺乏人手,我们都有点急。我准备打手机找人,但打不通,走到另一条街上,也没找到某人,想打手机却没有打。此时听见阿婆喊“赖世先,赖世先”(此确实村里某人姓名)。

后来,梦境切换到乡下老家房屋西边的竹林处,看见两个开口棺材(同前面的,黑色的长箱子),两个挨着。右方的那个看得清面容,眉毛较清晰,左脸上和右下颌有点灰黑色的灰土,我想再帮他擦干净。

后来,梦境又切换到老家坝子边上,看见西边出现那口棺材,里面的他面容清晰,但眉毛更粗,面没抹黑,且较英俊(很像父亲参军时的某张照片),也像周恩来,但他眼睛闭着了。

后来的梦,记不得了。

阿婆在修庙子之前曾作了一个梦,梦见龙,阿婆朝它磕头,说:“龙,你不要害我,我以后把你奉在庙子头。”后来龙就沿着田坎,向老家屋北方飞上去,阿婆跟着也飞上天,看见写了字的红纸(但她不识字)又向西方云彩飞去,阿婆说金灿灿的,好看得很。阿婆老人家信佛信道,作为群英小庙的创始人之一,曾为之到处积功德。后来庙子顶上安装了一条龙,以祈保佑。

这个梦,实际上是阿婆将来仙逝的暗示,我先觉得奇怪,后又感到悲伤。

2012.6.6中午

午睡,我梦见太空,又再次恍恍惚惚地进入那种思考宇宙的状态,体验过几次了,但梦境还是几次差点掉入那种状态(我惧怕引力将我拖向无底深渊或斥力将我推向无限高处)。

      但这次的梦不同以往。开始,我在梦中害怕进入那种悬浮虚空的感觉,梦境中眨眼出现星系就控制着梦境退出,但反复几次后,还是最终不能力敌那种梦境的最终出现(有时我在梦中想看看出现什么新奇,于是往往就出现新奇)。

这次我梦见满天蛛网状的星系,我用手指搅动一下之后,整个星系洋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旋转是左旋式的,且旋转速度不断加快,最后形成一个炽白的小球。

当达到极点后,然后残留一个白点,周围一圈白晕,突然闪出满天亳光,好像是宇宙大爆炸,从这个奇点左旋式爆发出辐射洪流。

    一会儿,又梦见火箭冲天,而我的视角挂在火箭上端朝火箭尾部看。梦中的我不想体念这种梦,但还是再次出现了,我的潜意识还是顺从了。于是火箭不断加速冲霄,一会儿就进入太空。之后,我的视角是远处侧看火箭,看见火箭向前方的虫洞飞去。

    这次梦才十几分钟,主要梦段估计只有几分钟。

2012.6.9

又一次梦见拉二胡,这次拉的是《赛马》,几乎完全是在听音乐,非常清晰,节奏明快。以前也梦见过,有几次完全是在梦中随兴所欲地自由创作,完全随情绪而拉奏琴弦,但醒后难以回忆曲调。

2012.7.20

靠椅午休,我再次梦见作宇宙飞行。但这次是从一个薄膜状的圆形隧道飞入,穿过浩瀚的夜空,时而穿过星云,然后又向上加速飞入一个弯曲的圆形隧道,越飞入越狭小,中途忽然迎面遇到一串金牛,像火车一样成串。于是我左手按住第一个头牛的犀角,右手一记重拳,将其头额打烂。

然后,似乎半梦半醒,我控制住梦态,脑海浮现各种美丽的景象,晨曦,花朵。。。于是清风般地飞入虚空,似乎进入道家的清净世界。

这次短暂的午睡,休息效果很好。

2012.9.6

靠椅午休,梦境中,视域不断扩大,焦距不断拉长,从微粒,到岩石,到地球,视域中心点不断缩小,好像是在google earth中。随着地球逐渐变成一微粒,视域出现太阳系,最后乃至是整个无际的宇宙虚空。

随后,梦见从一个圆环状的太空飞行器失重悬浮进入虚空,此刻我在梦中听见一首英语歌曲,曲调清新,醒后还记得,末几句大体是:

What is the reality

as you are looking

out of space-time

Who is singing

此梦估计只有几分钟。

【附录】《初探人脑梦中通过潜意识流模拟物理运动规律---以自我做梦体验为例

Preliminary study on simulating physical law by conscious flow in the human brain dream--- Self dream experience as an example

弗洛伊德发现潜意识就像牛顿发现万有引力,而这里所谓的潜意识流(subconscious flow)的发现可称为精神科学的第二次革命。意识流这个概念最先是由19世纪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创始人、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创造的,意指人意识活动的持续流动性。它强调了思维的连续性(即不间断性,也就是没有“空白”始终在“流动”;也强调其超时间性和超空间性,即不受客观时空束缚,它使感觉的现在与过去不可分割。该概念及其内涵直接影响了文学家,并被他们借用、借鉴,从而进入文学领域,作用于作家的创作,从而产生了所谓的“意识流文学”。然而,以往的心理学界未曾意识到“潜意识流”的存在。

经本人的梦体验和意识现象学分析,认为人的潜意识并非整体混沌无序的,而可分化成层、形成结构,即潜意识内部可衍生出上层潜意识(uplayer),它是潜意识内部的自我镜像,可根据意识清醒程度分为多层,犹如位于地球下地幔上部的上地幔。正如地球表面的板块运动(漂移、聚散、裂解)取决于地球深部的地幔对流一样,人类显意识运动(理性、逻辑、态度)依赖于大脑深部的潜意识运动。精神科学发现潜意识,犹如地球科学发现深部地幔。地球板块运动是缓慢的,人类显意识演变也是长期性的。短期内,显意识决定人的情绪和心智;长期内,潜意识决定人的心境和性格。上层潜意识漂浮于下层潜意识之上,而概念固结的显意识漂浮于上层潜意识之上。显意识所具有的心智特征,类似岩石圈具有的大地构造。而在潜意识的海底暗流中,所谓的概念不存在,而是以原象形式或扭曲形象而模糊显现。

既然地球地幔之下存在地核,那么人类意识体是否存在意识核(core)?这个意识核心的内部拓朴结构及其与外部潜意识的相互作用,决定了意识体的长期性整体演化,意识核为意识运动提供最强大的原始动力,它就是所谓的心灵和精神。只有通过对潜意识与意识核相互作用的各种现象学分析,才可能了解意识核的内部结构。意识核是层层面具包裹的原性,是人最深刻、最隐私的本我,是人类作出长期性行动的最强大的动力来源。最后要注意,显意识、潜意识、上层潜意识、下层潜意识、意识核等概念不是根据大脑三维空间来划分的,而大概应根据人脑神经网络层级作用特征来划分。

据维也纳大学康士坦丁博士估算,人类的脑神经细胞数量约有一千五百亿个,这个数量级相当于银河系恒星个数或整个宇宙星系数。脑神经细胞受外部刺激会发芽成枝,而生成神经元,并与其它脑细胞发生联络,形成发达的人脑神经网络。然而,人类95%以上的神经元处于未使用状态,这些沉睡的神经元若被唤醒,那么几乎人人皆可成“超人”。人类显意识就像是一座漂浮于潜意识大海上的冰山,显意识的岛屿约占整个意识海洋的5%。正如我们现已观测到的宇宙只是整个宇宙的一小部分一样。

在梦境中,大脑一般是无意识的,但如果受凉风等外界因素或大脑神经元量子跃迁扰动的触激,就可能使梦中的潜意识偏离原初混沌状态(迷蒙),当平衡点逐渐打破、偏离,或跌落,或腾冲,而产生幻觉,甚至奇异的景象或超乎清醒时的直觉思维。我15岁时,曾多次梦到太空失重那种脚不沾地、上不接天的可怕空虚感。当初次梦到悬浮虚空那种失重感觉时,是很恐惧的。

后来我对那种梦境的惧怕感仍残留脑海,偶尔出露梦中。但梦中越担心就越可能发生,最终担心竟然触发连锁反应,使得意向感不断增强,从而在梦中大脑意识空间内,使得潜意识视域中的意象群不断加速飞逝,进而在梦中等效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受到一种引力或斥力,而这种引力或斥力使得潜意识空间中的意象群(imago group;如恒星、星系等)不断向后加速流逝。但随着意象流速不断增加,乃至最后几乎达到一种极限速度(梦中感觉好像是光速),这时潜意识空间中一切意象变得模糊不清,潜意识不能自制,几乎频疯狂。随着疯狂度的增强,潜意识中的恐惧感也达到极限,潜意识意识到必须撑住,否则可能要出问题,从而强制性产生一种意志力以抵抗加速力,于是我在梦中使劲脑力,在大脑混沌一阵后,最后意象流崩溃,大脑这个超速运转的发动机才恢复平静。这时在梦醒时分,常在视域额部幻灯片的方式出现童年印象,似乎还可随意调出许多契合本我的原象。

但随着我多次体验这种梦,高速飞行的畏惧感逐渐有些减弱,甚至可在一定程度上操控梦境的“出入”。有时甚至在梦中遇到还想再次深入体验,看这次梦中会出现什么新景象?

后来,我对梦中这种潜意识现象进行了初步的动力学分析,认为可能是潜意识通过人脑神经网络在模拟物理运动:若设V=意识流速(意象在梦境空间中的视速度),t=心理时间(不同于客观时间,它是脑神经元系统熵增在梦中所感觉出的主观时间,与客观时间的关系尚不清),a=意识加速度(可能与个人的直觉力、智力、脑神经特质等有关),m表示意象数,F表示潜意力,mV即意象动量,则

dV/dt=a

m*dV/dt=ma=F

这完全与牛顿第二定律形式相似,看来人的潜意识也遵守着类似的规律,故我称之为潜意识流动力学定律(subconscious flow mechanical law。局域等效原理作为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重要前提之一在这种梦中竟然得到“主观验证”,故可称为潜意识域等效原理(equivalence principle in the subconscious filed,即在人脑潜意识空间内,意识流加速可产生一种受引力或斥力作用的幻觉(这种体感可唤醒大脑皮层内的物理体感记忆),或换言之,意识流加速运动与引力或斥力产生的作用是等效的。但不同于自然界中的牛顿力学的是,潜意识流动力学定律难以实验检验,但我猜测意识流速V与脑电波频率f、脑电波长λ存在某种关系,

V=λf

可称为潜意识流波动公式(subconscious flow wave formation,如果该关系经实验测定确实存在,那么梦中意象的运动速度及其变化就可大致测定,从而为揭示人脑潜意识流规律打开大门。

那么进一步追问,如何解释梦中加速到超高速乃至极限速度呢?宇宙极限速度是光速C,而大脑意象运动速度的极限速度也表示为Vc,当然Vc<<C。潜意识空间的意象群运动速度本质上是一种模拟速度,而不是真实速度,必然受大脑神经元电流速、脑细胞化学反应速等限制。

但是,如果潜意识中的意象群运动极限速度可接近极限速度(亚光速),那么大脑神经元内的量子跃迁就可能影响到潜意识流动,即梦境的编辑、转换,是否会出现“疯狂思维”或“疯狂计算”,但恐惧感常使人害怕在梦中进入那种疯狂的混沌态,这可能由于做梦以更快速度调动了更多脑细胞的神经元参与模拟,从而导致梦中大脑缺氧

排除那些视频回忆播放式的梦,我以前掉入黑洞、钻入虫洞、作宇宙旅行、星系涡旋、宇宙奇点、宇宙大爆炸等梦现象,都是以前文介绍的潜意识流对物理规律的动力学和运动学模拟为基础的。其中,最神奇的是我梦到化为水与宇宙一起荡漾,这似乎是天人合一的量子宇宙体验。至于潜意识流作物理模拟的精神物理机制还不清楚。

  人脑潜意识活动规律是相当复杂而深奥的。以上本人根据自己的做梦体验,对潜意识模拟物理规律进行了初步探究,有待精神物理学进一步研究。

中郎奇梦记2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89142&do=blog&id=915585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89142-631204.html

上一篇:国外矿产勘查技术报告介绍:JORC和NI43-101
下一篇:《宇宙吟》选章:幻梦

2 武夷山 严海燕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04: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