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林鸣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njinLiu VCSEL、亚波长光子器件、半导体光电子、光电子集成

博文

母亲

已有 3302 次阅读 2013-5-26 07:01 |个人分类:人生漫步|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母亲

今天母子俩电话里面说了90多分钟,老妈给我诉说了很多事情,还不时流泪,我也很伤心流泪,因为我能理解老妈的心情。有些事情,我也没有办法,我也只能做好自己,不让他们不因为我而伤心。每个礼拜都要给老妈和老爸电话,听他们唠叨,说谁家的结婚,谁家嫁女了...对他们来说,我知道,他们不在乎钱,也理解我不能陪在他们身边,但他们希望我能经常给他们电话,哪怕说几句,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孝心了。

 

奶奶去世之前,对我说:你娘是个好人!我想在农村,能让一个婆婆在临死之前对媳妇有这么高的评价,而且是对孙子说,这至少在农村是非常罕见。事实上,自从我奶奶生活不能自理之后,都是我爸妈照顾她生活(奶奶有2个儿子),洗头洗澡。作为一个媳妇能无怨无悔、豪不怨言的对婆婆这样子,在我们那边,在农村,实在是少见。听老妈说,她和奶奶早年也有矛盾,其实这非常正常,婆媳之间有矛盾难免。但是在关键时期,她还是抛开早年的那些不愉快了,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老妈说,人应该忘记过去,不要去追究;人到了奶奶这个时候很可怜,每个人都会老!我知道她是做她应该做的事情,同时也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我道理。

 

老妈是个文盲,但我认为她是有文化的人:本分,纯朴,真实,勤劳,善良,通情达理...,我想把所有字典里面能找到形容农村妇女的词用在老妈身上都不为过吧。有没有文化,并不在于你拿到了什么学位,而在于一个人的灵魂,文盲同样也能伟大...对我来说,我受到的核心教育来自于父母。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老妈经常给我说过的一句:我只能做到这样了,要更好的,你自己努力去创造。到今天,我回顾过去,我想就是按照这句话一路走过来的,不敢说走的很完美很顺利,但是我一直靠自己的努力走到今天,以及今后的路。

 

哪怕现在,无论回到家里还是在电话里,老妈还是和以前,从不拐弯抹角,看我哪里做的不好,直言我应该怎么做,所以我也乐意听她的指教。因为我发现,目前只有老妈还会毫不客气地指出我的不足。心中永远记得老妈曾经在厨房给我一课,至今记忆犹新。那天她在准备猪食,猛然对我说:无论你以后去哪里了,到了什么层次,你都要忘记农村人的苦!所以我也知道,在老妈心里,无论我拿到什么学位,混得怎么样,我永远只是她孩子,孩子做得不好,不管什么时候,她就得教,否则就是别人就会说她的错,说他们做父母的没有教好。

 

老妈和村里其他人的关系处理非常好,老妈自己也这么说,我记忆里也这样,所以我家和别家很少矛盾。我想这要归功于老妈,因为她为人本分善良,不喜欢和人争吵,不会主动做出格的事情,别人只要不是太霸道,也会原谅人家。所以别人也非常尊重她,也很尊重我家。

 

农村里的那些农活,老妈都会做,我感觉没有她不会的:犁田,耙田...。所以,老妈多次很自豪给我说:你爸出去了,我还不是把这些活给干完了!其实诸如犁田、耙田这些重体力活,并不适合妇女做,但是老妈就是不服,她认为她不比老爸差!所以她不服输的韧劲也传给了我。

 

小时候,老妈经常给我说:慢慢做,活总是可以干完的。插秧的时候,看到家里2亩大的水田,发慌,老和老妈抱怨,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插完,而且插秧这活弯着腰,非常痛苦。老妈总是默默的在那里干活,因为她知道,插一颗少一颗,总会插满的。不插得话,永远是空的。依然到现在,很多时候,我也安慰自己,事情做一件少一件,总会做完的,这样子就不会慌了阵脚,能沉下去做事情,而不是一味抱怨。

 

大概2004年的时候,老妈为了我的学费,她去附近修高速公路的工地上做工,20块一天,冒着30多度的高温环境下劳动,做了好几个月。之前2年,老妈每隔几天就会口腔上火,需要挂水。我怀疑这可能是当年在高温下工作导致的,非常愧疚。幸好,去年给她从德国带了一些保健品吃了之后,告诉我说不上火了,让我愧疚之心稍有缓解。然而我依然还是担心她的身体。依然到现在,我们独立了,不需要再花他们的钱,然而,她依然想方设法去挣点钱,说不想为我们儿子添麻烦。

 

老妈和老爸都给我说,他们结婚30多年,基本上没有超过架,好像只吵过1次,是老爸把老妈惹毛了。老妈是这种非常能忍的这种性格,实在忍无可忍了才会对上几句的。老爸对老妈的评价非常好。所以他们非常恩爱,从小到大,没有在我们孩子面前吵过架。偶尔看到老爸生气,但是老妈从不搭理老爸,继续干活。

 

13年离开家的时候,特意给爸妈照了几张照片,因为又要一年才能再见到他们,而他们在慢慢老去。白头发一年比一年多,皱纹也一年比一年多,一年比一年深...老妈特意稍微打扮了一下,每次给她照相,她都特别要整理一下:

 

祝愿爸妈开心,身体健康!

 

2013.5.6凌晨于柏林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85782-693518.html

上一篇:晃动的桥没有问题?——求权威科普
下一篇:“土人”肥皂的故事
收藏 IP: 85.179.130.*|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5 23: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