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依然没有忘记曾经浪漫的遐想

已有 4738 次阅读 2009-12-15 15:26 |个人分类:校园内外|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闻一多先生在讲到孟浩然隐居襄阳时候,说他是基于襄阳的历史地理原因,是为了一个浪漫的幻想。从汉阴丈人到庞德公,多少令人神往的风流人物在此隐居,诸葛亮更不必说。因此“孟浩然原来是为隐居而隐居,为着一个浪漫的理想,为着一个对古人神圣的默契而隐居。”这就像我早些年的幻想一样。年轻时候最初了解法国是从大仲马的小说“基督山恩仇记”和拿破仑传记开始的,因为喜欢法兰西式的英雄,那里便成了最为向往的地方。想了解法国刚读大学便去找了瑟诺博斯的《法国史》看,这本60年代初出版的著作,是母校历史系一位著名教授沈炼之先生翻译的,经著名学者张芝联先生校阅商务印书馆出版,译笔非常出色。此后看外国文学对法国作家也情有独钟,读莫泊桑、读斯汤达、读卢梭……还零零星星地读了年鉴学派的布罗代尔。看布罗代尔的书会生出一种莫明的崇拜。这位曾占据世界史学界第一位置的大师,他那种打通历史与社会、经济、地理、文化研究界限的学术进路,令人振奋而又吃惊。只需看一看他的那些巨著的书名便足以让你感到自己的渺小:《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十五至十八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法兰西的特性:空间和历史》、《法兰西特性:人与物》。
    前几年一个好友曾送我一本他写的书《在地图上旅行》,他没有去过非洲但第一段写非洲的刚果河,却使人感觉宛若身临其临:“刚果河是我能在记忆深处搜寻到的一条著名河流,记得它是蜿蜒在边境的分界河,并且横贯草原和雨林,也叫扎伊尔河,就像一个双面人。”再后来我自己出版的一本书《戛纳广告幽灵》,也有一节写到了法国南部小城戛纳,从没有去过法国但却并不妨碍对这个小城的想象和浪漫描写。似乎好多年前读布罗代尔的东西,懵懵懂懂有关地理因素对历史文化发展的影响,在这里产生了某种感觉,于是描写中也隐约可见这种影响的痕迹:    
 这是一个风光旖旎的滨海小城,人口不足十万,小得甚至连机场也没有,但是却因为电影和广告而成为世界瞩目的中心。戛纳位于法国南部普罗旺斯-阿尔卑斯-科泰达聚尔大区滨海阿尔卑斯省。这个古老的小城,据说最早由利古利亚部落拓居,后来被凯尔特人和罗马人占领。早在公元4世纪的时候,戛纳就受到了莱兰地方众修士的保护,当地各隐修院的院长即成为戛纳的市绅。一直到公元10世纪,这些宗教首脑们在戛纳市区的舍瓦利埃角修建城堡,以防御来自穆斯林军的海上侵袭。181531日,第一次被罢黜后退居厄尔巴岛的拿破仑带着一队卫士就是从这里登陆,当晚扎营村外,第二天开始向巴黎进发,20天后作为法国大革命的精神化身而重新登台。就是这么一个传奇式的小城,自从19世纪以来,这里位于地中海岸边的渔村中修建了许多精致的别墅,从而构成了戛纳美丽的风景。由棕榈树点缀的海滨大道沿着弯曲的海岸沙滩延伸,道路两旁是豪华的旅馆。在戛纳港静静地停泊着各种游艇和大西洋航轮,似乎随时都在张罗着一种浪漫的旅行。两个娱乐场和举办国际电影节的节日宫,成了戛纳充满娱乐文化的象征。
 也许寻找戛纳这样一个弹丸小城,作为世界电影和广告最为盛大的节日圣地,是现代人下意识中的一种偶然。这正如人类在漫漫的长途跋涉中,从不经意的游戏中创造出不朽的艺术一样。然而,这个特定的地点在法国,在戛纳,却似乎又是偶然中的必然。法兰西是一个古老的民族,也许这个民族天然的充满了浪漫的艺术气质。这不仅仅是由于他的历史和文化积淀,更重要的也许还在于他独特的自然和地理因素。按照当年恺撒为高卢人所划定的疆界,这个古老的国度得天独厚,正处于大西洋和地中海之间,它的西北部是英吉利海峡,东部是阿尔卑斯山脉,南部是比利牛斯山脉,海洋和山脉的围裹形成了温暖和湿润的气候。境内河流纵横交叉,几乎不需要任何陆上和空中交通工具,便可以从一个城市到达另一个城市。四个具有影响力的国家正好分布在它的四周:德国、意大利、英国和西班牙。这些民族都同样历史悠久,而各自风格又迥然有别,它们在欧洲乃至在人类文明史上闪烁灿烂,仿佛把不同的个性风格都一起交会在法兰西,于是这里便成为一种文化的象征,甚至成为浪漫艺术的策源地。
 似乎不难理解,为什么欧洲的文学和艺术经过古希腊和古罗马的辉煌之后,在长期的寂寞和寥落中开始略微焕发光彩的时节,她的策源地在法国,准确的说是在法国南部的普罗旺斯一带。也许除了这里最早形成庄园式的经济组织和严格的骑士制度外,至少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因为那一带从容优裕的自然环境,特别适合于抒情艺术,当各种外在条件一旦吻合,这种基于人类内在的本性就要自然的流露。欧洲的艺术和文化,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文明和后来的文艺复兴之间,似乎一直比较沉寂,其间唯一所值得一提的就是诞生于普罗旺斯地区的骑士抒情文学,所谓“特鲁巴杜尔”(Troubadours)抒情诗。在普罗旺斯抒情诗影响下,法国北部、德国和意大利的抒情诗歌也很快流行起来。那个时候,法国南部繁荣的文化几乎就是欧洲新文明的最新范本,正像恩格斯曾经指出的那样,南部法兰西“在新时代的一切民族中第一个创造了标准语言。它的诗当时对拉丁语系各民族甚至对德国和英国人,都是望尘莫及的范例。”这种造化天然的艺术气质,经过长期的历史文化积淀之后,在20世纪烘托出新兴的电影和广告评奖展示盛会也就顺理成章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8418-278851.html

上一篇:营销广告课竟从金庸琼瑶扯开去
下一篇:美女嫁给富人的机会和投资成本
收藏 IP: .*| 热度|

10 武夷山 赵星 陈绥阳 王德华 钟炳 吕乃基 李学宽 李泳 柏舟 yinglu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7 20: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