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凯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aiyawang 分享最新的科技论文和编译一些科普文章,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科学公会

博文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可降解的冠状动脉支架 精选

已有 9023 次阅读 2015-11-7 23:20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心血管疾病已经成为人类健康一大杀手!随着人的年龄增长,再加上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我们的心血管特别容易发生硬化,狭窄乃至栓塞,当血流不畅造成心脏缺血,我们会感到心绞痛,更严重者会造成心肌梗塞。

被称为介入心脏病学之父的Andreas Gruentzig教授(1939-1985),于1972至1973年发明并改进了用于血管成形术的球囊导管,之后30多年,心脏介入诊疗技术得到迅速的发展和普及,拯救了无数的生命。所谓的冠状动脉支架植入术如图A所示,先将球囊导管穿刺体表血管,在血管造影术的引导下,将球囊导管送到血管狭窄的部位,给球囊充气,撑开支架,支架进而撑开原本狭窄的血管,通畅的血流重新给心脏带来了生机。图B中,我们可以清晰看到植入到大鼠颈动脉中的支架。

在血管里放一个支架不总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好事,反而可能成为一颗定时炸弹。因为永久植入的支架对于人体来说是一种异物,会不断刺激人体产生炎症反应,诱导血栓的形成。一般来说支架在植入后半年的时间,又会产生狭窄乃至堵塞,诱发的血栓脱落以后,随着血液游走,更有堵塞其他血管的风险。

尽管有各种问题,数十年以来,不可降解的金属合金支架(图D)一直是行业标准。然而医疗巨头“雅培Abbott”联合哥伦比亚大学的科研人员在今年十月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报道了他们研发的可降解支架取得了很大进展(图C)。选择“可降解”还是“不可降解”,临床医生会怎么选?

理论上来说,可降解支架能够减少炎症,血栓和其他副作用。一些科学家认为可降解的可植入医疗器械会是一场革命:当医疗器械完成了它们的使命,比如关节修复或愈合创伤,便自行降解消失。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新鲜概念,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可降解的手术缝合线便已经出现了,病人再也不用遭受术后拆线之苦。事实上,雅培制造的可降解支架也是同一种可降解材料制作而成。之所以到现在可降解支架产品才真正出现,一部分原因是,可降解支架需要满足一系列复杂的要求,诸如力学性质,持久度,安全性,甚至还有能否在X光中成像。

几乎没有材料被植入到人体后不引起炎症反应,这原本是人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然而严重的异物反应却会使昂贵的支架失效!这也是为什么可降解材料会有这么多拥趸。如今,科学家已经在可降解高分子技术中取得了长足进步,可降解高分子被用来递送药物和修复组织等。就像糖块一样,这些材料在水中会缓慢分解,变成我们人体能够代谢出去的小分子。比如聚乳酸材料,雅培之所以用它来做支架,因为它最后会在人体内降解,变成二氧化碳和水。雅培的如意算盘是:把可降解支架植入到病人血管内后,在一年的时间内,和传统的不可降解支架一样,雅培支架把血管撑开,同时缓慢释放支架上包被的药物,对抗炎症和血管斑块的形成。一年以后,血管保持稳定通畅,支架开始降解消失,血管恢复自身的弹性,由于材料的异物性导致的炎症和栓塞也不复存在了。总结成四个字就叫“过河拆桥”。

2008年的时候,雅培招募了两千多个志愿者开展可降解支架的临床实验,实验的对照组是不可降解的铬钴合金支架。植入后一年的时间内,二者表现相当,实验结果发表在了今年十月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尽管取得了初步的成功,临床医生仍然表示谨慎。德国慕尼黑心脏病中心的外科医生Robert Byrne在杂志配发的社论中写道:相比于传统支架,可降解支架造成的血栓率从0.7%上升到了1.5%。尽管这在统计上没有显著差异,然而两倍的血栓风险会让许多医生犹豫到底用不用可降解支架。尽管可降解支架这个概念十分吸引人,但是美好愿望的本身不能让我无条件地去支持这项新技术。

原文链接:http://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new-medical-devices-vanish-inside-you/ 

论文链接:http://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1509038

ORIGINAL ARTICLE

Everolimus-Eluting Bioresorbable Scaffolds for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Stephen G. Ellis, M.D., Dean J. Kereiakes, M.D., D. Christopher Metzger, M.D., Ronald P. Caputo, M.D., David G. Rizik, M.D., Paul S. Teirstein, M.D., Marc R. Litt, M.D., Annapoorna Kini, M.D., Ameer Kabour, M.D., Steven O. Marx, M.D., Jeffrey J. Popma, M.D., Robert McGreevy, Ph.D., Zhen Zhang, Ph.D., Charles Simonton, M.D., and Gregg W. Stone, M.D. for the ABSORB III Investigators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82107-934110.html

上一篇:《科学》:争议中的“人兽胚胎”研究
下一篇:《自然》:从猪到人,异体器官移植获得新生
收藏 IP: 124.205.76.*| 热度|

8 陈南晖 姬扬 黄永义 张德元 biofans shenlu htli guoyanghuaw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8 01: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