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培扬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peiyang 跟踪国际前沿 服务国内科研

博文

知识发现与科学发现

已有 3312 次阅读 2013-8-2 15:12 |个人分类:知识发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知识

        情报学家与所要研究的领域的专家合作,从大量的文献关联中挑选出具有科学意义的知识关联,并作为一种科学假设或启发性思路,而非科学发现,以期引起该领域的科学研究专业人员的注意,只有经过他们的科学实验的验证后,才能肯定地说是科学发现。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0034-713113.html

        我们采用Arrowsmith知识发现系统  http://arrowsmith.psych.uic.edu/arrowsmith_uic/index.html做了大量的知识发现,供情报人员和科研人员参考,被发现的知识概念还需要学科专家、科研人员去分析和验证。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80034&do=blog&classid=115378&view=me&from=space

Swanson的知识发现方法的成功应用
   Swanson的第一个基于文献的知识发现方法的成功案例就是在1986年有关雷诺病与食用鱼油的研究。第二个例证是1988年有关偏头痛和镁缺乏的研究。镁缺乏会导致某种生理改变,这种改变是与偏头痛相关的。在A和C之间存在着11种关联,也就是说B包含了11种生理改变,举两例来说明:镁可以抑制大脑皮层机能降低,而机能降低可能与偏头痛的发作有关;镁缺失率作为癫痫症的诊断标准,而癫痫症是与偏头痛相关的。需要强调说明的是,即使镁和偏头痛具有非直接相关的文献各超过60篇,但它们并没有互相引用。1988年以前,在MEDLINE上镁和偏头痛合并检索没有命中文献,在1988年以后,有至少12组不同的医学研究工作者进行了报道,偏头痛患者存在着全身或局部的镁缺乏,或者偏头痛患者由于饮食补充镁而起到有益的变化。也就是说Swanson发现的镁与偏头痛的关联性在临床上已被反复证实了,当然也有一例负面结果的报道。
  一个是否具有科学意义的假设可根据以下四个方面加以评定:
  (1)假设的可行性;
  (2)权威生物医学期刊上可发表的接受程度;
  (3)是否能引起生物医学工作者的注意并进行相应的临床实验和试验室研究;
  (4)假设是否能被随后的实验结果验证支持。
  以上的两个早期实例“雷诺病和鱼油”及“偏头痛和镁”都符合上述评定标准,并在以后的相关研究中被反复地加以举例引用。
  Swanson还与他的合作者Neil  Smalheiser利用Arrowsmith系统进行另外五项研究:镁缺乏与神经系统疾病(1994年)、消炎痛与Alzheimer病(1996年)、雌激素与Alzheimer病(1996年)、游离钙磷脂酶A2与精神分裂症(1998年)、可作为生物武器的潜在病毒(2001年)。

       知识发现是从数据集中识别出有效的、新颖的、潜在有用的,以及最终可理解的模式的非平凡过程。知识发现将信息变为知识,从数据矿山中找到蕴藏的知识金块,将为知识创新和知识经济的发展作出贡献。http://baike.baidu.com/view/77853.htm
       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医学领域分工日益细化,跨专业的沟通变得更加困难,而某个专业领域的信息,可能对相关专业领域是有价值的,它们之间存在着某种隐含的有价值的关联,而以常规检索方式通常不能发现这种关联性。美国学者Swanson教授于1991年设计了非相关文献知识发现法,并且设计了相应的人机交互系统(Arrowsmith知识发现系统  http://arrowsmith.psych.uic.edu/arrowsmith_uic/index.html),帮助医学科研人员更好地发现这种隐含的知识概念关联,为科研工作提供新的研究思路和新的科研方法。
      科学活动中对未知事物或规律的揭示,主要包括事实的发现和理论的提出。作出科学发现是一切科学活动的直接目标,重要事实理论的发现也是科学进步的主要标志。这两类发现又是互相联系、互相促进的。例如,19世纪末以来,电子X射线、放射性等发现促成了原子结构和原子核理论的建立,而后者又推动了各种基本粒子的发现,为粒子物理学的诞生作好了准备。重大的科学发现,特别是重大理论的提出,往往构成某一学科甚至整个科学的革命。科学理论的发现是创造思维的结果,它往往求助于直觉、想象力的作用,这就必然要涉及科学家文化素养、心理结构甚至性格特征等复杂的个人因素,有时还往往具有很大的偶然性。但这并不意味科学发现毫无规律性可循。科学史上有大量所谓“同时发现”的记载,说明任何发现归根结柢都是在一定社会文化背景中的社会实践和科学自身需要的产物,特别是事实的发现往往直接受到社会生产水平和仪器装置制造技术的制约。因此,科学发现在科学发展的总进程中是必然的,合乎规律的。它具有自己的“逻辑”,有人还明确地称之为科学发现的逻辑。这种“逻辑”有别于单纯从事实归纳出理论或者从理论演绎出事实的形式逻辑

http://baike.baidu.com/view/416016.htm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80034-713521.html

上一篇:ceramide-1-phosphate转运蛋白与癌症和炎症研究的知识发现
下一篇:大数据与医药学国际文献分析
收藏 IP: 60.10.69.*| 热度|

5 王芳 贡金涛 王晓光 杨华磊 刘桂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0 00: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