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星言星语与星月(178):欢送妈妈
聂广 2022-2-5 20:30
前天晚上,家里开了一个欢送会,因为妈妈要进新冠隔离病区了。星语姐姐做主持人,每个人都表演了节目,严姨录了一个多小时的视频。据妈妈说,很有仪式感...... 1 2 3 4 5 6 7 8 9 10 初一下午爬山 11 12 13 14 15 16 17 主持人: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329 次阅读|没有评论
星言星语与星月(177):观海
聂广 2022-1-24 13:25
在海边,儿子心血来潮,赋诗三首: 观海一 天海相连雾绵绵, 和风细雨静无边。 遥望青山碧海处, 烟波浩渺桃花源。 观海二 天高地阔海无言, 沉浮谁主宇宙间。 苍茫问道何处寻, 孤影沙滩飘人间。 观海三 海阔天低树, 浮云日下人。 帆影越重山, 苍松迎烟波。 问汝何所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978 次阅读|没有评论
星言星语与星月(176):俊华园
聂广 2022-1-24 10:5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019 次阅读|没有评论
星言星语与星月(175):海贝湾
聂广 2022-1-23 20:46
周六来到海边,孩子们与大海有天然的缘分,直到今天中午离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144 次阅读|没有评论
《马坪少年》(11):邹家姐弟
热度 1 聂广 2022-1-15 11:27
由于记忆有误,我一直以为母亲到马坪后的工作单位是马坪卫生所。写这一篇时咨询家明弟,才知道那时候叫“长岭区卫生院马坪门诊部”,而“马坪卫生所”属集体所有制,两家1968年合并为马坪卫生院。他说: 我是1962年全家随父亲工作调动到马坪的。当时,门诊部很小,就三个人。我父亲是医生,你母亲是护士,熊阿姨管药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776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马坪少年》(3):第一次骂人(修改稿)
聂广 2022-1-9 17:24
那是1962年夏天,父亲已届刑满(判刑4年),释放之前有一次探亲的机会。在马坪住了几天,我已经记不清楚,只记得分别的那个早晨。他从马坪火车站(汉丹线)乘车南往赵李桥(京广线),母亲和我们兄妹送他。分手的时候,我坚决不让他离去,甚至要随他同往。母亲抱着不依不饶的我往回走,我也许气急了,骂人的脏话喷薄而出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082 次阅读|没有评论
《马坪少年》(9):恒新哥
聂广 2022-1-6 12:09
为了写这一篇,刚才与81岁的恒新哥聊了两个多小时。小时候记得他名字叫“聂恒新”,2006年的族谱里忽然变成了“聂恒心”,让我纳闷了很久。现在终于弄清楚了,“恒心”是他的原名,1960年代初,街道认为该名字有坚持反动家庭立场之嫌,于是改为“聂恒新”。 恒新哥出生于1941年,他的祖父毕业于北京法政大学,曾任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251 次阅读|没有评论
《马坪少年》(8):毛氏兄妹
聂广 2022-1-4 11:17
图19 左图为2016年10月“马坪少年”第一次聚会(坐位左2为毛庆桂,第二排左3为毛矛); 右图为毛矛夫妇和外孙在瑞士。 在马坪这个小镇子里,离家60米的地方住着声名遐迩的“毛氏兄妹”。最小的妹妹毛庆桂与我同学(实际上高我一级,因为“停课闹革命”之后,66、67、68三年毕业的小学生一起“复课闹革命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369 次阅读|2 个评论
《马坪少年》(7):姚老师
聂广 2022-1-3 18:18
2021 年5月,我们小学同学有个聚会,在广水市中懋国际大酒店举行,同学们颇为缅怀我们的班主任——姚大舜老师。 图17 2021年的小学同学聚会,在广水市中懋国际大酒店举行 席间,袁宝蓉学妹讲起了我的一段“光荣史”,而我却忘得一干二净。她说:“你读书的时候很调皮,上课总爱讲话。姚老师把你专门一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429 次阅读|没有评论
《马坪少年》(3):第一次骂人
聂广 2022-1-1 13:51
那是1962年夏天,父亲已届刑满(判刑4年),释放之前有一次探亲的机会。在马坪住了几天,我已经记不清楚,只记得分别的那个早晨。他从马坪火车站(汉丹线)乘车南往赵李桥(京广线),母亲和我们兄妹送他。分手的时候,我坚决不让他离去,甚至要随他同往。母亲抱着不依不饶的我往回走,我也许气急了,骂人的脏话喷薄而出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370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6 00: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