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星言星语与星月(209):漫话老师
聂广 2022-9-29 13:37
说说我们的洪老师。 她是一位严厉的老师。在她的课堂上,同学们大气都不敢出,只能乖乖地听课。这在我们班上是很难得的。可是,上别的课就大不一样,同学们吵的像菜市场。科学老师简直要发疯,熬到下课不容易;英语老师说,“我是笑着走进来,哭着走出去。”但在语文课上,如果这么吵的话,呵呵,你就小命不保了:“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407 次阅读|没有评论
星言星语与星月(208):如此校服
聂广 2022-9-29 10:09
1(1)班的小星言发校服了,竟然是这样的汉服,简直让人亮瞎了眼。 多少年以后,不知道会如何评价? 1 2 3 4 5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209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杉木湖畔
聂广 2022-9-24 18:54
去了趟贵州都匀,有点一波三折。头一天去高铁站,必须48小时两次核酸的检查报告不可,我们不达标只能退票走人。第二天连做了两次核酸,到车站却变成了48小时一检。 重温杉木湖畔的景色。 前次是2019年8月,与三姐夫妇还有严姨和两个孙女。 1 2 3 背靠杉木湖畔 4 5 6 ...
个人分类: 人在旅途|812 次阅读|没有评论
星言星语与星月(207):重温中秋
聂广 2022-9-18 08:27
中秋已逝,小星言意犹未尽。严姨发来信息: 星言老是吵着她妈妈说,要到有油纸伞的亭子里吃月饼赏月(中秋节那天,小区的那个亭子间挤满了人),她妈妈就满足她了。 这是9月17日晚11点,中秋节(9月10日)过去了1周。他们小家仍然洋溢着节日的欢愉,只是幸亏幕后的严姨。 有聂凡五绝“石亭赏月•小家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740 次阅读|没有评论
星言星语与星月(206):晾衣服的三岁童
聂广 2022-9-14 15:55
2018 年12月2日,严姨以“勤劳的小帮手”为题发了个美篇,记录了小星言帮忙晾衣服的全过程。她说: 小星言最爱干活了,每次洗完衣服总是抢着帮我装盆,挂衣架,晾晒。今天一时心血来潮用手机纪录了下全过程,看看这个才刚刚三岁的小精灵是如何晒衣服的…… 今天,我又将其发在博客里,以为留念。 1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652 次阅读|没有评论
星言星语与星月(205):外婆的果园
聂广 2022-9-13 11:43
我的故乡在丽江古城的三古村,是一个纳西人居住的村落。那里有许多让我记忆深刻的地方,但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外婆的果园。 在丽江,我最喜欢到外婆的果园看果树。外婆总是指点着告诉我:这是桃树,这是李子树,这是杏树,这是石榴树...... 我顺着外婆的手指看去,有时看到的是满树的叶子,有时看到的是盛开的花朵,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265 次阅读|没有评论
星言星语与星月(204):(网课)开学了
聂广 2022-9-1 21:04
因为疫情,深圳的中小学开学,只能以网课形式。但两姐妹还是非常认真的,尤其是妹妹,第一次当小学生。 1 姐姐帮妹妹注扣子 2 当上了小学生 3 4 5 6 7 8 9 10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717 次阅读|没有评论
星言星语与星月(203):中国地图
聂广 2022-9-1 16:12
暑假的一天,奶奶突然微笑着,送给我一份“磁力拼图”的中国地图。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我连忙喊来妹妹:“快来啊,看我们的中国地图!” 中国地图犹如一只昂首挺胸的大公鸡,气宇不凡。奶奶教我们“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规则,并尝试让我们一一辨认。 在地形图上,我们看到祖国幅员辽阔,地貌多样。纵横错落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757 次阅读|没有评论
读父亲《复员同学会宣言》
聂广 2022-8-31 21:42
翻开《沧海拾零》,看到父亲的《复员同学会宣言》,心潮起伏。 1947年,他 毕业于重庆国立九中,回家乡时壮志凌云,受同学会之托,慷慨激昂。可见,他是那个时代的血气方刚之辈。听他说,门上的侄子聂祖武是 二野的营长, 曾力邀他加入解放军。但他立志教书育人,错过了投笔从戎的机会。 父亲一生,热衷于教育救国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605 次阅读|没有评论
马坪少年(13):寿山工地
聂广 2022-8-30 19:32
《青年鲁班》中的那首青年时代就植入脑海“建筑工人之歌”,至今仍能一字不露地唱出来,可能与我小小年龄就做上了建筑工人有关。我想,这些年来整个祖国都变成了建筑工地,或许今天的建筑工人早已没有了我们当年的那份荣耀感。 不过,荣耀感也主要体现在唱歌的时候。想想看,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做的是建筑小工根本不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642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30 04: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