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拜年

已有 2930 次阅读 2010-2-21 11:52 |个人分类:谈情说爱|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感恩, 情感, 拜年

    10年没回老家过年,也就没有继续拜年的经历。

    初一下午,我和儿子回广水老家,晚上8点钟到达,晚饭后我们就去看望对我年轻时帮助很大的叔叔、婶婶,我从工厂考大学的时候,是他让我填报中医志愿的。那年我们家三大喜事,父亲(右派)平反、我考大学、家里做房子,叔叔都有所参与,能够一路走到今天,我应该感激叔叔的帮助。当然,广水还有很多我值得感激的人,因为时间关系我没有来得及跟他们拜年,但是我会永远记住他们对我的恩情,以及对我们全家的帮助,愿好人一生平安!

    初二一大早,小表弟(舅舅家7个儿女,他是最小的)从城关开车过来,接上我们父子和姨表弟(姨母家6个儿女,他倒数第二)父子,一起到舅舅家拜年。如今农村变化很大,“村村通”虽然狭窄简朴,毕竟换上了水泥路,过去拜年时见到的车陷人泥的情景现在看不到了。我从小就每年跟舅舅拜年,最先是步行,后来是自行车,再后来是小车。到深圳10年后的今天,我们又乘车搭上了水泥路,可见生活在一天天进步,尽管我们本来可以进步得再快一点。

    过去总是在二表弟家吃饭,因为他搬到镇上去了,今年在大表弟家吃早饭。没想到大表弟的厨艺比二表弟好,品味着毫无污染的绿色食品,那味道就比深圳的纯正。舅舅舅妈老多了,而且两个人的血压都控制的不好,我让姨表弟找个心血管专科医师看看,拟出一个方案坚持服药。离开的时候,看着两位老人依依不舍的目光,我心里也不是滋味:虽然他们目前吃穿不愁,但是缺钱,与城里的医保、养老福利还有很大差距。虽然我们每年可以贴补他们一些,但是更多的农民依然缺乏必要的保障。

    第三家是城关的姑妈。姑妈今年90岁,她年轻时身体并不太好,如今弟弟(我的父亲)、妹妹(我的姑姑)都先后走了,她却仍然鲜健,只是眼睛、耳朵欠聪明。姑妈只有两个女儿,表妹在襄樊铁路局做财务科长,表姐由中学教师退休,姑妈现在和表姐住在一起。广水的习俗,姑姑们是从内心非常疼娘家侄子的,而且我是一脉单传,对于她的牵挂,我心领神会而难以为报。

    最感激的是离世的老人。我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18年了,他那身躯的脆弱和心情的焦虑是那个“与人斗,其乐无穷”的统治者赠送给那个社会的正直者的纪念;我的母亲离开我们已经11年了,她为了我们逆来顺受(受过多次冲击),在护理的岗位上坚持到退休。站在父母的墓前——一块能够远远瞻望广水的山坡上,我默默地祈祷:让他的后人以及天下的百姓永远不要再回到那个为了争名夺利而互相斗争、互相残杀的岁月,让人性的爱战胜和代替人性的嫉妒和仇恨!我们也到姑姑的墓前祭奠了这位从小就照顾我们的亲人,让冉冉的香烟、温暖的蜡烛、深情的纸钱和长长的炮竹带去我们的思念。回到武汉后,岳父的墓地也让我们怀着感恩的心在那里肃立,片片菊花、几束红绸把我们的心系在了九峰山的墓园里:感激他老人家教育得如此有品德有涵养的小女儿,并一锤定音许配给我这个当年一文不名、一事无成的其貌不扬的乡下人,因为有了这样的爱妻,也就有了我的今天。

    感激上天对我的厚爱,众人对我的恩情!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296472.html

上一篇:中西医结合肝病研究的热点难点和起点
下一篇:澳洲纪行(三):傍晚的墨尔本海滩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4 22: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