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手术的滋味

已有 3222 次阅读 2010-2-12 09:44 |个人分类:感悟人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手术, 体验

一、
    手术体验最精彩的部分是麻醉。你昏昏沉沉的睡过去,然后慢慢地清醒,就像是睡了一觉,或者是到那个世界去走了一遭(如果麻醉意外,你就不必再醒过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这一个星期,我一直饱受着肛裂的困扰,而且疼痛越来越重。每次大便就是一个起点,然后直到睡觉时才逐渐平复下来。我每次大便都是在早上,那是个难捱的时光。当大便通过时,生理性保护机制启动,肛门括约肌紧紧的收缩,以防大便对它造成不良损害,但是大便已“箭在弦上”,排便也是生理的需要。于是,我忍痛将大便分解成一段一段,分次解出,每次都接受钻心的痛。大便完成后,疼痛就持续下去......

    我过去就有肛裂,但是经过便后冲洗肛门,就渐渐好了起来。这次发作与以往不同,疼痛的部位在里面,而且越来越重。于是,我就担心起来,莫非母亲的结肠癌遗传给了我。昨天上午,我在电脑前实在坐不下去了,就联系罗湖医院肛肠科主任吴先哲博士(他是涂晋文老师的博士,柯兄介绍他过这边来的)。经过一番讨论,我马上赶到罗湖医院。经检查,吴博士告诉我:“你过去的肛裂,只是皮肤表面的,这一次才是真正的。它已经裂在了肛环上,部位在六点钟处,手术治疗效果较好。”我轻松地答应住院,起码带有排除直肠癌的快感。

    我一直对濒死体验有种神秘而渴盼的感觉。到那个世界去走一遭再回来,一定是意味深长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说,麻醉体验是最精彩的。麻醉前还在说话,不知怎么就失去知觉,而清醒过来是缓慢的:开始只是隐隐约约听到说话的声音,慢慢的,慢慢的,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回到这个世界上来,但是一点都不能动,除了肛门的坠胀感外,没有其它的痛苦。尽管仍然不能动,我的意识却越来越清醒,而且,第一感觉就是要把这个经历记录下来。等我刚刚能够张嘴的时候,我就含混不清的,断断续续地说:“我终于回到这个世界。”儿子起初还听不清楚。过了一会儿,我的第二遍重复才让儿子弄清了意思。又过了一会儿,我让儿子取出纸和笔,希望他把我这个崭新的体验记录下来。

    当口述完这一切,我已经开始体会到卧床的烦恼。手术后的感受,明天再告诉大家。

二、

    手术后的滋味就没有手术过程那么浪漫了。因为手术后要过两道难关:一是麻醉药过后伤口的疼痛期(吴先哲博士手术前就告诉我先是静脉麻醉,然后是局部麻醉,以避免腰麻的风险),二是大便过程中的痛苦。

    前天下午,一方面是饥肠辘辘(由于禁食),胃里充满了对食物的渴望;另一方面麻醉剂渐渐失效,创伤的疼痛逐步显露出来。可能是手术后的充血水肿,肛门括约肌持续痉挛,导致绵绵不休的疼痛——实际上是一种坠胀感。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不停的有学生、朋友和同事前来看望,应酬的兴奋对疼痛有所冲淡。但一波一波的人走后,清净下来时,疼痛感就占据了我的全部身心。尽管服下了医生事先安排的止痛药,疼痛还是不能随即消除。叫儿子按下了呼叫铃,我向医生要求能否给予一支止痛针。他和蔼的告诉我:“现在是九点半钟,如果止痛针在半夜失去作用,晚上的时光更难捱。再说,你口服止痛药只有半小时,还没有发挥作用。”我只好接受他的建议,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心中的焦虑感也随之平复下来。慢慢地,慢慢地,出现了昏昏欲睡的状况,疼痛也随之减轻。结果,一晚上过去,并没有用止痛针,早晨疼痛已“不翼而飞”。

    第二关是大便过程中的痛苦。由于手术前和手术后的禁食,多少年如一日晨起大便的习惯,在7月31日没有如期而至,它延迟到今天早上。其实,我对手术后第一次大便是非常警惕的,昨天下午和半夜三点都服用了麻仁丸,希望解便的时候能够顺畅一些。早上六点半,考验我的时候来到了。我连忙坐在了马桶上,随着一阵肠鸣音,大便如时而至。但是,手术后的肛门紧紧地收缩,企图阻止它的侵犯。这时候,中枢神经系统出现了失控,“地方保护主义”在那里激烈的争斗,“高层指挥”也束手无策。但是,矛盾冲突总归是需要解决的。大约一刻多钟过去了,“指挥部”经多方协调,仍然仅放过了两粒米粒大小的粪便。然而,中枢神经系统也不堪其苦,出现了暂时的紊乱,大汗淋漓,呈现昏厥。我连忙拎着裤子,用手纸捂住肛门,迅速地躺在床上。然后,急促的叫醒了隔壁房间的妻。她连忙过来,先是在床上垫上了卫生垫,然后用棉签在局部涂上了消炎软膏和痔疮软膏,再取来开塞露,小心翼翼地将它一滴一滴的注入肛管内。不一会儿,随着一阵肠蠕动,排除一些稀水,然后平复下来。如此两三个回合之后,我预计时机已经成熟,让妻扶我到马桶上,再经过几个回合与肛门括约肌的沟通,一大堆粪便终于喷涌而出。矛盾解决了,人也轻松了。但是,排便所引起的创伤只能让时间来慢慢平复。

    从早上六点半到八点,整个排便过程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刚才,侄子开车把我送到医院,在肛肠门诊换了药,又躺在病床上打了针。我让儿子帮我记下了这一过程。

    补记:当然,还得麻烦柯兄(他今天专家门诊),儿子必须到他的办公室才能将文章发到博客上。他刚才来看我,听了我的一番描述后,风趣地说:“以后对病人要好点!”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294636.html

上一篇:感叹生命
下一篇:有时候,精明是一种愚蠢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4 23: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