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小溪之歌

已有 1164 次阅读 2023-7-18 18:47 |个人分类:谈情说爱|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按:孔雀开屏,蜻蜓展翅。虫鸟如此,人何异哉?

1983年元月8日,我还有3天就要离开传染病房转到肠道门诊实习。早上交接班的时候,大内科秘书伍定邦老师带来一位刚毕业分配来院不久的女大夫,交给带教我和吴宇的李家庚老师一个组。

她看到我的处方签名,当时就闪现出异样的神情(后来听她说的,我当时并没有捕捉到这一信息)。因为她订了《医学与哲学》杂志,我在1982年的第6期和第10期刚刚发表了两篇文章(《中华医史杂志》的一篇文章更早)。

当天,我发现她背的黄书包竟然又破又旧,空余时悄无声息地做着贴化验单等杂活(实习生都不愿意做的);我第二天特意提早上班,发现她七点一刻就在办公室打扫清洁,抹着那一排排桌椅板凳;第二天中午,我们到另一个病区看望病人的时候,沉稳、平实、谦逊和善良弥漫在她的言行举止之中......

几天后,我写下了给她的第一封信,竟然有十几页,记录了那三天的印象(这封信,我曾经发表在医院的院刊上,而当时并不知道她的年龄、家境以及有没有对象)。别出心裁的是,信还没有发出,我就让罗永红同学在宿舍里念给大家听了。

又过了两天,乘值夜班的时候,我甚至带领几个小伙伴到病房去看了看她。剖析当年的心态,一方面是想念,一方面是炫耀。

元月25日,我们启程转沙市中医院实习,我临行前发出了那封信,然后就是忐忑不安。

元月30日,收到她短短半页的回信,意思是“三十而立”,要把失去的损失夺回来,近两年不考虑这个问题。我随即拟了仅一页的酸溜溜回信,并请教一起实习的学生会主席詹伟强兄,他立马要我重写。我再写一封,又被他否了。第三次再写十几页,终于获得通过,因面临春节并没有寄出。

2月9日,日记里记载着一起实习的孔同学收到一封信,字迹很像她的。但我当时并不知道她们俩的父母都是华中农学院(1985年改为华中农业大学)的,竟然住在一栋宿舍的楼上楼下,甚至至今都不清楚那封信是否是她写的(刚才问了,她并未给孔同学写过信)。

2月10日,我们从沙市返回武汉,詹兄亲自将我的信交给了她。这是我给她的第二封信,她自然是不动声色。接着是五天的春节假期,我回家乡与父母妹妹们一起度过。2月15日回到学校,准备应对“医学史”专业的研究生考试。

2月20日晚上八点多钟,我正在复习政治,“聂广,接电话!”一声长长的女音从学生宿舍楼对面的山坡上传来。我赶过去愣在那里:竟然是她,还有一个陪伴——她分配在附属医院耳鼻喉科的好同学李奇。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她的头发烫了,似乎少了些质朴,多了份柔情。

随后,李奇走了。她连忙说:“你猜谁打电话给你?——没有人......”一幅天真烂漫的模样。我这才领悟,詹兄的把关有多么重要!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她改变了自己“两年内不考虑这件事情”的托词,我们正式进入到“恋爱的季节”。其间,写了一首“我的女神”,恰好实习同学周末旅游,大家围在一起,我让老搭档徐青同学朗诵,弄得女同学莫名其妙(我那时候将餐劵交给余洪涛打理,两个人像同性恋)。

下面是返回沙市实习期间、4.12晨的一封信:

今晨,窗外雨声淅沥,把我从梦中吵醒。忽然来了灵感,反复呤颂,激动不已。欣然起身,抄录《小溪之歌》一首,以誌留念:

小溪之歌

你为什么要沉默

难道就忍心让小溪干涸

 

我只能生长在山川沟壑

我和峡谷共享欢乐

因为我是小溪

山里的清泉

农夫的汗水

养育着我

 

我也羡慕江河

那样安澜,那样宽阔

但我并不愿意去吞没

那么多的良田

那么多的原野

因为我是小溪,生长在沟壑

 

我在山谷里悄悄地淌着

除了小溪——

谁也不知道我叫什么

我无须有什么名号

但兄弟众多,高兴起来

就隔山对歌

 

我从乡野静静淌过

心里映着农夫们的悲欢离合

我尽管小,却源源不断

能把身旁的庄稼救活

我尽管浅,但清凉透彻

能够给农夫解渴

 

看惯了穷山僻壤

听惯了幽谷恋歌

我又怎能欣赏——

闹市的繁华,平原的阔绰

是啊,我孤陋寡闻而又矜持

因为我是小溪,生长在沟壑

 

如果你是山巅的泉眼

站得高,看的远

请你不要沉默

喷出你神圣的甘露

让小溪流淌

给农夫解渴

不知道为什么,我掉进了诗的陷阱。应该是激情,只有它才能冲开诗的大门。

当然,我并不希望你跟我一样。愿你平静,愿你和谐,愿你像读别人的作品一样。因为你的品格,你的天性,就是安宁,就是上帝送来的女神,让我无以为报......

祝你快乐!

1983.4.12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395828.html

上一篇:我的梦
下一篇:银婚纪念:我们的第一封信
收藏 IP: 223.74.153.*| 热度|

4 郑永军 尤明庆 杨正瓴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9 04: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