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马坪少年(13):寿山工地

已有 755 次阅读 2022-8-30 19:32 |个人分类:谈情说爱|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青年鲁班》中的那首青年时代就植入脑海“建筑工人之歌”,至今仍能一字不露地唱出来,可能与我小小年龄就做上了建筑工人有关。我想,这些年来整个祖国都变成了建筑工地,或许今天的建筑工人早已没有了我们当年的那份荣耀感。

不过,荣耀感也主要体现在唱歌的时候。想想看,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做的是建筑小工根本不可能办理正式的招工手续,而且生活、工作环境相当艰苦,荣耀感从何而来?

那是1971年元月,我15岁初中毕业在家。马坪高中就在家对门,一抬眼可以看到教室。过去的小伙伴有一小半在那里“复课闹革命”,另有一大半因为出身问题等只能“隔岸相望”。父亲看我的那份痴心不改的样子,就从他下放的邻居家借来了一套文革前的《物理学》和《化学》高中课本,我憋足了“傻劲”:自学也要完成高中课程,似乎为了证实自己仍然是同学中最棒的一个。但这样一来,成功地培养了我的自学能力,那一本又一本厚厚的的笔记本,不仅为8年后恢复的高考奠定了信心,也打下了一定理化基础。

就这样过了大约5个多月,街道居委会传来消息,说是在寿山(平林和长岭之间)的部队二工地要做房子,需要从城镇待业青年中招收一批小工(那时候农村人口控制很严)。这是政治任务,三线建设正加紧进行中,这里的军工汽车修理厂是十堰“二汽”(基于毛主席应对核战和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理论,提出三线建设要钻山、钻洞,而十堰恰恰处于山地,旁边是神农架无人林区,南边有军事重镇襄樊的护卫,均符合三线建设的要求)的辅助项目。我们一帮先后毕业的初中生、小学生,是这个镇子上的富余劳力而名正言顺地被派往到“二工地”(当时“寿山工地”包括有一、二、三工地,都是附近几个镇子如马坪、平林、长岭、云台的青年,后来不少又一起招工到广水水泥制品厂)。

第一次外出打工,用度日如年毫不夸张。记得那天,部队的大卡车把我们几十个小伙伴送到几个小村子,然后又挨个把我们一个个送到当地贫下中农家中,大约3-5人住在一家。收拾了床铺,接着就是晚饭,蔬菜是水煮茄子,然后放上盐,几乎没有油水,但米饭比家里供应的糙米好吃得多,我们很快就送进了几碗米饭填满了辘辘饥肠,几分兴奋的感觉涌上心头。但随后夜幕降临,先是嗡嗡的蚊子钻进了蚊帐,接着背上、腰上臭虫也奔袭而来,一直折腾到鸡叫才终于疲倦不堪地坠入梦乡。第一天上工还是昏昏沉沉的,男孩子搬石头、搬沙和水泥,女孩子搅拌(人工)和运送泥浆,全是顶着太阳,一个个汗流浃背,也不知道是水泥浆还是汗水,把衣服都染成了白色。

最初的10天实在难熬,更加催生了想家的情绪,果真是度日如年。那时候每月休息两天,由工地的大卡车送我们回家,到接人的卡车再来的时候,好多小伙伴都不想再去,但为了三线建设,也为了不错的报酬(每个月36元,居委会提成4元,实际上32元),只好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寿山二工地的施工单位是安陆县建筑公司,那时候的负责人似乎不是叫经理而是“师傅”,显然有一种“平等”的联想,我们只知道孙师傅、王师傅、刘师傅、罗师傅云云。负责管理我们小工的叫“管理员”,是一个江苏籍姓许的年轻军人,后来他一次在砖瓦厂擅自倒车(可能没有驾照)的时候挤伤致残了一个姓孙的小师傅而被惩处,结果是提前复员。那时候,他对我印象比较好,有时候显得亲热一些,我的小伙伴中有人说我拍马屁,事实上我直到今天都没有学会这一中国社会必备的生存之道,越是想搞好关系的对象越是搞不好关系。倒不是清高的原因,总是想学(因为实用需要)却不得要领,可能与骨子里的某些东西相关。

建筑工地里,木工稍微轻松一些,但与我们小工无关。我们小工派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常常做的是“打砖”,即将砖块甩到两层到四层的缥板(脚手架)上。往往半天就能磨破一双新帆布手套(但一个月只供应两双帆布手套,因此常常让手指磨得渗血,以致生出茧子来。较少做的是架子工(搭和拆脚手架的),虽然轻松一些但更危险,一次两名架子工失脚从四层楼高的脚手架上坠下,一位姓罗的六级师傅当场死亡,年轻的三级师傅则重伤致残。

我们“小工队”也有队长负责分工与联络,开始是比我大几岁一位的老同学,后来又换成另一位年长些的。大家还是很看重的,竞争比较激烈。另外有一件事情让我至今还耿耿于怀,就是一位大我几岁的同学比较横蛮一些,他借了我的两元钱总是赖着不还,我又有些怕他。想要又不敢要,要了他也不给,直到我正式当了工人才彻底放弃那两元钱的纠结。

在工地上,有时候我们也会有一些活动,比如上面有人检查工作或节日什么的,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唱这首“建筑工人之歌”。无论迎着朝阳还是蓝天下的原野里,一唱起来就有种神圣感和自豪感,也许是那时候的文化娱乐活动很少,没有文化多元性支撑,信仰往往更“纯洁”。

半年很快结束了,工程接近尾期装修,工地要裁人。我是第一批被裁下来的,回家就遇上了上山下乡,结果“瞎猫碰上了死老鼠”,不久就变成了真正的工人阶级。

附:建筑工人之歌(电影《青年鲁班》插曲)

你看那蓝天下

雄鹰在展翅飞翔

你看那脚手架上

浴满了金色的阳光

我们是光荣的建筑工人

赤胆忠心为人民

为祖国建设社会主义

不辞劳苦奔走四方

 

前面总是辽阔的土地

身后总是崭新的楼房

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

战斗着奔向前方

 

你看那起重机

伸出了钢铁的臂膀

你看那搅拌机

轰隆隆不停地歌唱

我们是光荣的建筑工人

赤胆忠心为人民

为祖国建设社会主义

不辞劳苦奔走四方

 

前面总是辽阔的土地

身后总是崭新的楼房

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

战斗着奔向前方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353309.html

上一篇:[转载]中西医之争:一个误导了中国人一百多年的思想病灶
下一篇:[转载]中华中医药学会感染病分会2022年学术年会召开
收藏 IP: 120.229.59.*|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8 02: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