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五国走了

已有 964 次阅读 2022-7-14 09:53 |个人分类:谈情说爱|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业信发来微信:刚才看到王五国的妹,问候之时我想到早几天聂广问起五国的情况,她说五国因为肠病在前年逝世了。并向我们表示感谢还记得他。我深表伤感,五国大概大我一到二岁,上次见面是在深圳聂广家作客,虽然联系少但毕竟同学了几年。现在他升天了,同学中又少了一个,此信转告你们,让你们知道迟来的消息。让我们共同怀念追悼,王五国同学一路走好。

我回复说:我知道他做过癌症手术,估计挺不了多久,后来就没有消息。祝他天堂安好!

仇非也说:追悼怀念王五国,祝他天堂安好!古话说人活七十古来稀,我们都到了老年,生老病死是正常的,2019年我高中聚会时,一个班有八人来不了。我们活好当下是最好纪念。

五国是我表姐的堂弟,学名王旭东,大我3岁。1969年春天“复课闹革命”,66、67、68届的小学生一起上初中,66届的他和我们68届的三个好朋友编在一个班,成为了1970届(1971年元月离校)初中毕业生。记忆中,好像他当过班长,后来就成了周业信。但那时候,由居委会推荐上高中,我们除仇非外都成了社会青年。

1971年上半年,周业信进了马坪农机厂,我和五国整天混在一起,还与毛矛(文革名将)下棋(军棋和象棋)、讲故事。记忆深刻的是两件事,一是帮毛矛掌象棋(毛在一边闭目养神)与五国对弈,五国少有胜算;一是三个人在毛矛家里睡觉,毛讲故事到深夜,他母亲在另一个房间骂他:狗杂种,深更半夜还不睡觉,叽叽咕咕的?后来,我们又蒙在被子里继续听故事。

当年6月下旬,我们一起到了寿山工地,是小工队的,帮三线筹建的一个部队汽车修理厂盖房子。半年后,我被裁剪回家,五国继续做小工队队长。又过了半年的7月,我招工到广水水泥制品厂,他也进了长岭区企业管理部门。

大约2003年前后,五国的儿子武汉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来深圳,女朋友湖北医科大学(后来成为武汉大学医学院)毕业陪他一起过来。我帮她介绍了一个并不满意的工作,但一直没有更换。

大约2012年左右,五国夫妇退休后,来深圳帮忙带孙子,我们一起又聚了几次。后来,五国的儿子调到广州工作,一家人去了那里,就再也没见过面了。

2017年清明节,“马坪少年”在马坪聚会,竟然没有联系上五国。后来,听说他得癌症做过手术,我一直感到隐隐的不安。

再后来,就是听说他走了。

人生聚散,最终归于尘土;世态纷杂,总要不了了之。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347190.html

上一篇:正在紧锣密鼓筹建中的聂华苓文学馆
下一篇:拓展王伯祥教授“肝络瘀阻”学说,构建中医肝病分期辨证体系(2)
收藏 IP: 120.229.59.*|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30 08: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