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王瑞文:《一位精神科医生的独白》(2)——走进高墙

已有 1544 次阅读 2022-6-20 21:57 |个人分类:临床研习|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上班第一天,是护理部的王护士长接待的我。王护士长是一位热情的中年妇女。她先带我去领了工作服、听诊器、叩诊锤和血压计等一应工作所需物品之后送我去男病区。

男病区是一个由两排平房加两米多高的院墙围起来的大四合院。我从未走进过精神病病房,很难想象里面会是个什么样子。我既好奇,又紧张,一步不落地紧跟着王护士长。她一边动作娴熟地用一把通用钥匙打开一道道紧锁的大门,一边耐心地对我讲解进病房应该注意的事项——

开门时一定先要用一只脚抵住门的下边,以防里边有病人突然冲出来把你撞翻。

进门之后,一定要随手锁门,防止病人趁机逃跑。

要是有病人强行冲门,要大声叫里边值班的护士。

病人发病时,一定不要与他正面接近,要侧着身子与他交谈,以便随时可以抽身退让……

走进医生办公室,王护士长把我交给科主任之后就离开了。

科主任姓罗,是文革前的老牌大学生。大凡文革前的知识分子,都是有故事的人。他曾被打成右派、挨过批斗。尽管人生经历坎坷,仍然是秉性不改,一张没有遮拦的大嘴,该说的不该说的什么都敢说。他常常不着边际地吹牛皮,但他为人正直善良,大家也喜欢和他开玩笑。

罗主人和我聊了几句后,就领我到病房里去转了一圈。

病房分东西两部分。西头的一个大房间里放了十几张病床,称为“一级病房”。所有新入院的和重病人,都集中在这里,有专门护士看管,病人不能出房间半步。凡是吵闹不听话的,有暴力倾向的,行为混乱的病人会被绑在床上或椅子上,称之为“保护性约束”。

东头是一排能放四到六张床的小房间。称为“二级病房”,病情较轻的、没有危险的病人都会转到二级来。二级病人相对比较自由些,一天中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在院子里自由活动活动,但仍有专门的护士看管。一旦发现有异常行为,会立刻被制止。如果病人病情恢复良好,且没有藏药、逃跑企图,就可以转到另外一个称为“三级病房”的开放病区去。那里的管理接近于普通医院病房,病人有更多的自由。

医院对病人实行三级管理在当时属于比较先进的管理模式,在全国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各地经常有人来参观学习这种管理模式。但由于这种管理模式病人容易出事,风险很大,始终饱受争议。我曾亲眼目睹一个病人发病后将一个医生打成严重的脑震荡。

我看到的病房的地上突起几个铁桩,好奇地问罗主任这是做什么用的。罗主任告诉我,这个医院的前身是“疯人收容所”,收进来的病人都会被锁上铁链。地上的铁桩是用来固定锁链的。现在早已废弃不用了。听了主任的解释,一阵恐怖的联想从脑海里掠过,说不清是感慨,还是恐惧,只觉背脊一阵凉意。

一级病房的病人,多数看起来都让人觉得心里面不好受。

一个30来岁的病人,赤裸着上身被约束在病床上,嘴里在不停地高声叫骂,非常刺耳。但所有的人对这样的吵闹声好像已经麻木了,充耳不闻,没有任何反应。

一个看上去还不到20岁的小伙子,佝偻着身体呆站在角落里,僵硬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口中的涎水吊得老长老长。

有几个病人安静地躺在床上输液。为防止他们乱动,他们的双手都被绑在床沿上,身下垫着防水油布,戴上了导尿套。

还有几个病人向僵尸一样,拖着碎步在房间里机械地来回走动。眼睛直勾勾的盯在地上,对我们的到来毫无反应。

突然一个年轻的病人快步向我冲过来。我来不及躲避,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臂,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向我哀求道:“医生,救救我!我没有病,放我回家,我要回家!”边上的护士赶紧过来掰开他的手指,大声呵斥道:“放手!再不听话,给你打电针!”他绝望地松开手,但目光一直盯着着我,令人不忍直视。那个护士却习以为常地对我笑笑说:“不要怕,他不敢把你怎样。在病房里,病人都怕医生的。”不知为什么,这句话一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参观完一级病人,罗主任又领我去餐厅看二级病人。

二级病人多数除了显得有点冷漠之外,外表看上去都还比较正常。他们一般不主动与人搭讪,但对问话能礼貌回答。也有几个活络的病人,主动与医生打招呼,缠着医生讨香烟抽。罗主任告诉我,这是男病房的一大特色。

为了便于管理,白天大部分时间二级病人都被集中在餐厅。由护士组织他们等待医生查房,查房后引导他们看书,读报,唱歌,但不允许离开护士的视线到院子里随意乱跑。

回到办公室,我有满肚子好奇的问题问罗主任。

为什么一级病房里的许多病人的样子看上去很怪异,有的身体硬邦邦的像僵尸,有的垂涎三尺也不知道擦掉?”

那是因为吃了药的原因。多数治疗精神病的药物都有一种称之为“锥体外系反应”的副作用,当药量加大到一定程度时,病人就会像这个样子。”

为什么二级病人还是不能在院子里自由活动?”

二级病人只是急性精神症状被控制下来了,并未完全恢复理性,仍然有一定的危险性。有许多病人时刻都在寻找逃跑的机会,把他们集中起来便于看管。当然也不能整天都关在饭厅里,也会放他们出来活动一下。但这个时候,医生、护士必须全部到位,对每一个角落都要严加看守。”

刚才那个护士说要给抓我胳膊的病人打电针是什么意思?”

电针是一种惩罚性治疗手段。把病人牢牢地绑在专门的椅子上,用一根针灸针扎进大椎穴(在第七颈椎下凹陷处),通上电,病人立刻全身肌肉痉挛,痛苦无比。再难管理的病人打过电针后都会服服帖帖的听从管理。”

“这不是在用电刑吗?”

“我们称这为电针治疗,看上去残酷了点,病人非常痛苦。但没有它有些病人根本管不住。”

“这就是电休克治疗吗?”

“不是。电休克治疗时病人一下子就没有意识了,感觉不到多少痛苦,并且醒来后都记不得治疗时的感受。”

“……”

你的问题真不少。下班了,先去食堂吃饭,有问题下午再问。”罗主任挥挥手,结束了我们的第一次对话。

这是三十年多前的精神科病房景象,现在闭上眼睛,仍然历历在目。精神医学处于人类文明的边缘地带,三十年过去了,高墙里面的文明还远未达到我们期待的状态。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343816.html

上一篇:王瑞文:《一位精神科医生的独白》目录与前言
下一篇:[转载]脾的大体解剖
收藏 IP: 120.229.59.*|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8 02: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