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缅怀王老师:此情绵绵伴终生(4)

已有 1558 次阅读 2022-5-13 20:42 |个人分类:谈情说爱|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取消活动,我才心安”

2013年初,我到上海筹备“全国第六届中西医结合传染病学术会议”之际,约成海(当时是上海中医药大学肝病研究所所长及附属曙光医院肝硬化科主任)、季光(当时是上海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到酒店相商“王伯祥教授90寿辰暨行医60周年纪念活动”事宜。二位热情肯定,我第二天就拟出了一份征求意见稿:

一是请盛国光学兄和季光作为筹备小组组长,筹划了工作团队,包括王老师所有学生和湖北省中医院肝病中心工作人员;二是纪念文集(拟正规出版),包括图片集、访谈录(请一个记者记录王伯祥教授经历、感悟)、回忆录(组织王伯祥教授学生、同事、友好写回忆文章)、论文集、相关通讯报道收集;三是纪念活动,拟2013年12月(他实际上89岁)举行,包括经费筹备和日程。

首先,得到成海师弟的支持:“遵师兄指示,邮件转发。个人及研究所积极赞同、支持、参与王先生行医60周年学术研究会。”继而收到季光的回复:“聂老师,已阅!另外:(1)是否预先征求闻和万两位师兄的意见;(2)可能要得到王老师和管老师的许可。”

没有想到,遇到老先生泼的冷水:“在我的邮件箱里,看到了你为了本人的生日发出的‘纪念活动构想(征求意见稿)’,我深感不安与汗颜。其中动员多人参与,我更是不知所措。为此我郑重请求你取消此项活动,我才能心安!”

我连忙回复:“二位老师无虑,先看看再说。我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想了很久,觉得有可行性:(1)规范可大可小;(2)学校、医院责无旁贷(季光愿出面沟通);(3)经费不是问题;(4)季光、成海很热心,觉得有意义(肯定湖北在中医肝病界某阶段的地位,以激励团结奋进)。”

师弟知道后也立即给老先生去函:“您作为现代中医肝病发展的里程碑式人物,适时进行学术纪念活动,很有意义。同意聂师兄说法,范围不一定很大,但是准备上充分些。时间上觉得5月、10月均可,选择多一点,参与者多一些。”

接着,益群、清静来函表示乐于参加,随后收到集普学弟的信函:“各位同学,聂广、成海的邮件很具建设性,我个人支持聂兄的提议。王老师带出了我们这些人,我们后面又是一茬接一茬,这是件了不起的事儿,为王老师祝寿怎么大张旗鼓都不为过,但要充分考虑王老师的意愿,如果办的话,请考虑:(1)规模宜小不宜大,以我们这些圈子内人员为主;(2)背靠医院比大学可能要来得扎实;(3)时间最好能早些定下来,争取我们这边的都能提前安排全部到场。万永红和陈永的邮址加上,请继续抄送。”

我遵照他的意思又转发给若干同仁,大家都很赞成,但王老师坚决反对,没有商量的余地,此事终于作罢。

为什么老师坚决反对这件事情?我当时很不理解。到了今天,我似乎有所同感:一是力不从心,身体难以承受那一番折腾,肯定会导致情绪波动、入寐困难和血压升高;二是看淡红尘,年轻人在意的东西,已经不是老年人的所思所想......

“三秋都见不上一面”

从博客找到与王老师最后的三次见面,分别是2018年5月6日,2018年12月22日,2020年10月5日。2018年5月,我与王老师、李群之间有一段风趣的对话:

我:您的精气神很好!

王:看见你们就来了精神,你们一走就泄了气。

我:对不起,我们来的太少了!

王:是啊,我们过去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现在三秋也见不到一面。

李:下次让他回来来陪您一个星期!

王:我这里条件很好,旁边有两个五星级宾馆,地税局的招待所条件也不错。

我:实在不好意思,每次都是匆匆忙忙。我也退休了,下次一定争取多一些时间。记得第一次见您。我和万永红在细胞室等候,您刚在研究所开完会,进门第一句话就是:“要钱、要人,你说!”

王:是的,闻集普、万永红在我面前说了你很多好话。

我:您当年还给了杨培明主任1万元钱。

王:不记得了,你还是我买来的?

我:您后来告诉我的。我再也没有遇到您这样的老板了!

王:不是老板,是同事!

……

2020年10月最后一次见他时,他和管老师都躺在病床上,脸庞瘦弱,神情呆滞,我的眼眶里一直忍不住泪珠滚动。想起他过去是多么风趣,现在却是如此勉强:“我还可以......”我提起前年5月看他们的情景,老师喃喃自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让人唏嘘不已。

管老师的情况还不错,思路清晰,思维敏捷。她表扬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刚刚获得“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称号的陆定波教授(省中医院感染科主任,过去乙肝病房的小学妹),还记得到病房看望(其他没有提及),也说了院领导很关照等等。这次,我都不忍心拍照了,老师的面相有些变形。

今年春节时,我跟王老师、管老师拜年,约好不久就前来看望他们,因为岳母岳母的百岁诞辰(1922年阴历2月21日),我们打算小范围庆贺一下。因为疫情,岳母坚决不让我们外省的子女回汉,此事只好作罢。没想到,竟错过了王老师的最后一面。

那天,闻集普老弟(美国凤凰城)创建“王伯祥老师病情通报”群,告知了王老师的发病情况。我连忙向黄育华打听,他正在上门诊。不久,他发布消息:

王老师3日入院高干病房,目前出现多脏器衰竭,发热,咳喘,呼吸困难,缺氧,呼衰,心衰,房颤,胸腔积液,肺部严重感染,少尿,肾功能衰竭,肝功能近日由正常转为急骤异常。入院后医院高度重视王老的诊治,由一直为他多次诊治的医生诊治,对他的病情熟悉。现已请相关科室联合会诊,制定方案抢救治疗,先告请呼吸科,心内科,肝病科,肾病科,沁尿科会诊。目前最严重的是感染,出现肝肾功能多脏器衰竭,全身营养状况差。

下午3点43分,朱清静发出:到病房看望王老师,王老师刚仙逝!

事已至此,大家的悲痛可想而知。仍然由于疫情,只能网上祭奠。其后,陈永师弟征求老师的墓志铭,我撰写的一条被管老师和大家认可:

长眠于此的,是一个母诲入心,医术留世的人。

 


2018年5月6日看望二老的留影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338407.html

上一篇:缅怀王老师:此情绵绵伴终生(2)
下一篇:思念父亲

3 武夷山 杨正瓴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5 16: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