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美国肝病学会:肝病患者接种COVID-19疫苗的专家共识

已有 614 次阅读 2021-3-28 09:49 |个人分类:肝病手记|系统分类:科普集锦|文章来源:转载

1.jpg

美国肝病学会于近日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关于肝病患者接种COVID-19疫苗的专家共识声明。该声明是在回顾文献和现有临床试验资料的基础上,主要针对2款在美国已开展过临床试验的mRNA COVID-19疫苗做出的推荐。现将主要推荐意见翻译出来,希望对于我国肝病工作者有一定参考意义。

1  COVID-19疫苗临床试验中所纳入的肝病患者的情况

病情稳定的慢性病患者(如代偿期肝病、HIV、HBV、HCV)有参加辉瑞-BioNTech和Moderna 公司mRNA疫苗的3期临床试验的资格,但正在接受免疫抑制治疗的患者除外。

在辉瑞-BioNTech公司的 2/3期试验中,20.5%的受试者有查尔森合并症指数定义的基础疾病(8030例有基础疾病的受试者接受BNT162b2治疗,8029例接受安慰剂);95.3%的基础疾病的受试者达到了疫苗效能,与无基础疾病的受试者相似(94.7%)。在其中214例(0.6%)合并肝病的受试者中,124例接受BNT162b2治疗, 90例接受安慰剂,但该亚组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尚未报道。

在Moderna 的3期试验中,22.3%的受试者至少存在一种高风险状态。在196名(0.6%)合并肝病的受试者中,100例接受mRNA-1273治疗,96名接受安慰剂。由于合并肝病的受试者均未发生COVID-19,因此无法确定该亚组的疫苗效能。

2  慢性肝病患者接种COVID-19疫苗的指南意见

慢性肝病患者(如HBV或HCV正在接受抗病毒治疗,原发性胆汁性胆管炎或 自身免疫性肝炎接受药物治疗)接受COVID-19疫苗接种期间不应停药;正在接受局部或全身治疗的肝细胞癌患者也应考虑接种疫苗,但不应中断当前治疗;然而,近期出现感染或者发热的患者,应在病情稳定后才能接种COVID-19疫苗。

预期mRNA COVID-19疫苗对接受免疫抑制治疗患者具有良好的疗效和安全性,因此应按照其标准剂量和方案接种。

等待肝移植的慢性肝病患者,应在肝移植前接种mRNA COVID-19疫苗,以尽可能确保充分的免疫应答

健康活体肝捐赠者应择期接种mRNA COVID-19疫苗,最好在在入院前和捐赠前接种。

接种mRNA COVID-19疫苗的慢性肝病患者,可能会在首剂注射后48h内出现局部及全身反应(发热,肌痛,头痛)。然而,这些呼吸系统及全身症状也可提示COVID-19的,故应进一步观察。

所有慢性肝病患者,包括已接种疫苗者,应继续降低SARS-CoV-2暴露风险,如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勤洗手等。

3  肝移植受者接种COVID-19疫苗的指南意见

所有器官移植受者包括肝移植受者,均建议接种COVID-19疫苗。

肝移植受者接种COVID-19疫苗的最佳时机可能是肝移植后至少3个月,此时免疫抑制较低,其他预防性药物已停用或减至最低剂量。然而,考虑到SARS-CoV-2正在社区传播,免疫接种最早可在移植后6周进行,尤其是对于存在其它可能导致重症COVID-19危险因素的最高风险个体。

不建议在肝移植受者中仅为了激发对SARS-CoV-2的免疫应答而降低免疫抑制的强度,因为降低免疫抑制有发生急性细胞排斥反应的风险。

避免对发生活动性急性细胞排斥反应、正在接受急性细胞排斥反应治疗,或每日使用高剂量激素治疗的肝移植受者接种COVID-19疫苗,直到其病情缓解并重新建立基线免疫抑制。

对接种疫苗后肝功试验升高、复测时没有立即恢复到基线的患者,应进行全面评估,以排除急性细胞排斥反应及肝脏病毒感染。

考虑到肝移植是挽救生命的治疗措施,在已接受COVID-19疫苗的患者中,不应推迟尸肝来源的肝移植。

若患者在移植后就应该接种第二剂疫苗,则可以推迟6周再接种,以激发更好的免疫应答。

潜在的活体供肝者和受者,应在移植前至少两周接种COVID-19疫苗。

肝移植受者的家庭成员和照护者,应尽可能接种疫苗以预防SARS-CoV-2病毒感染。

美国移植学会网站发布COVID-19常见问题解答表(https://www.myast. org/covid-19-vaccine-faq-sheet),为移植专业人员提供最新信息。

https://www.aasld.org/sites/default/files/2021-02/AASLD-COVID19-VaccineDocument-February2021-FINAL.pdf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肝病中心赵连晖译,贾继东审校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278954.html

上一篇:[转载]海上柳叶刀:历史上每一次对疫苗的抵制,都以悲剧结尾,都以普通人的生命为代价
下一篇:《传染病学史》札记:循证医学、精准医学与临床医学进步(2)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1 12: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