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流行病学之父:约翰·斯诺

已有 4007 次阅读 2020-10-11 17:25 |个人分类:医学史话|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流行病学之父, 约翰·斯诺 |文章来源:转载

骆庆. 流行病学之父:约翰·斯诺. 世界文化,2013,(2):14-17

2003 年3月,英国曾进行了一次关于评选历史上最伟大医生的民众调查, 约翰·斯诺高居榜首,被评为“最伟大的医生”, 素有“西方医学之父”之称的希波克拉底却只能屈居第二。约翰·斯诺是英国维多利亚时期著名的全科医生,他在麻醉学和流行病学领域都颇有建树,尤其是他在1854年绘制的“霍乱地图” 更是成为经典的医学案例,斯诺对霍乱传播途径进行了开创性的研究,并首次提出预防霍乱的措施,对于防止 19 世纪英国恐怖霍乱的蔓延具有重要意义,约翰·斯诺也由此被尊称为“流行病学之父”。

约翰 • 斯诺的生平

1813 年,约翰•斯诺出生于英格兰北部的约克郡,他的父亲是一名煤矿工人,斯诺有8个兄弟姐妹。斯诺家住在乌斯河边的北大街,这里经常遭受到乌斯河洪水泛滥的侵袭,成为排水最糟糕的地区之一。虽然家境并不富裕,但在斯诺 6岁的时候,母亲用一小笔遗产将他送到一所私立学校。斯诺是一个求知欲强、聪明勤奋的学生,在学校的 8 年间,他学习了所有科目,其中,数学和自然历史是他最喜欢的科目。14 岁的斯诺完成了他的早期教育,接着他被送到地处郊区的泰恩河畔纽卡斯尔朗顿,随全科医生威廉•哈德卡斯尔做学徒。斯诺的学徒生涯历时 6 年之久,这也是他人生中的重要阶段。

哈德卡斯尔是当地颇有声望的医生,在他的谆谆教导下,斯诺在学徒期间认真接受医疗培训,参与医疗实践,为以后接受正规医学教育打下了坚实基础。斯诺能够接受正规医疗教育,多亏了他的舅舅查尔斯•恩普森的资助。查尔斯是斯诺母亲的哥哥,斯诺从小就和查尔斯舅舅感情笃好, 查尔斯早年离开约克郡, 最终成为伦敦有名的博物馆管理人员和美术作品经销商,查尔斯得知外甥对于医学的热爱后,大加赞赏和鼓励,并倾力资助。1836 年 10 月,约翰•斯诺进入伦敦大温德弥尔街的亨特学院开始接受正式的医疗教育。

1837年10月,斯诺在威斯敏斯特医院开始从事临床工作,期望在医院环境中获得实践经验。1838年,年仅 25 岁的斯诺先后通过考试,成为皇家外科医师协会会员,并得到药剂师协会的开业证书,成为具有执照的全科医生。但斯诺并没有就此停止求学,他渴望获得更多的医学学术教育,能够诊断更多的病人。最终,斯诺进入伦敦大学继续学习,1843 年他获得医学学士学位,1844 年从伦敦大学毕业,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850年6月,斯诺通过考核,取得了皇家内科医师协会的开业资格。

约翰•斯诺是英国最早的麻醉师。1846年,乙醚作为一种麻醉剂被引入英国,他立刻进行实验并为这种药物的临床使用发明相应的装置,临床演示成功后得到推广应用。1847年,斯诺又为氯仿麻醉药的使用研制了新设备。斯诺是维多利亚女王的私人医生,当女王在 1853和1857年生她最后两个孩子利奥波特王子和比阿特丽斯公主的时候,斯诺将氯仿使用在女王身上以减轻她的分娩痛苦,女王对他表示了深深的谢意,大众对麻醉剂的使用也渐渐认可。

约翰•斯诺是一个素食主义者和热心的禁酒主义者,他烟酒不沾,一直饮用经煮沸的水。他热爱运动,还是一名著名的游泳运动员,虽然斯诺很喜爱孩子, 但他一生都没有结婚。在斯诺 45 岁的时候,他不幸患上中风,而当时的他正在伏案书写他最后一本著作《氯仿和其他麻醉剂》,当他写到“exit”一词时,中风突然发作,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清醒过来。 1858年6月16日下午3时,斯诺接受安乐死,平静地睡去,死后葬于布朗普顿公墓。

约翰•斯诺对霍乱的初步研究

1831 年,霍乱第一次侵袭英国,斯诺做学徒时所在的纽卡斯尔朗顿也不能幸免。霍乱造成的恐惧笼罩着整个英国,短时间内数千人死亡,霍乱最初的症状是恶心、胃痛、呕吐、腹泻,病人最终因脱水而亡。哈德卡斯尔医生忙得抽不开手,便派遣斯诺去基林沃斯煤矿给患病的煤矿工人治疗。

斯诺尝试各种常规疾病疗法:放血法、轻泻剂、鸦片、薄荷、白兰地,但这些方法和药物都对治愈霍乱无效,斯诺只能继续治疗以减缓疫情蔓延,并且对霍乱症状进行了认真观察和记录。当时的医学界对于霍乱的产生和传播都毫无头绪。正是这一次霍乱的爆发,斯诺开始注意这一流行性传染病,并希望查清疾病发生的原因。

当时英国医学界流行的关于霍乱爆发原因的解释是“瘴气论”,大部分医生认为霍乱是由“瘴气”引发的,“瘴气”是污水渠、沼泽、垃圾坑、敞开的坟墓和其它的腐烂物散发出的有毒气体,霍乱病毒在空气中飘浮繁殖,人一旦吸入这种气体就会患病,霍乱的蔓延也就愈演愈烈。但斯诺对于瘴气论持怀疑态度,他认为瘴气论并不能解释霍乱的传播。因为在 1831 年治疗中,他就已经注意到患病的煤矿工人大部分时间都深处地下,那里并没有下水道或沼泽,没有所谓“瘴气”产生,他推测霍乱是通过看不见的细菌传播的,矿工因为用水紧张所以经常不洗手,手上的细菌会在饮食喝水时进入体内,导致患病。

1848 年,霍乱再次袭击伦敦,这一次斯诺决定跟踪疫情发展,探究霍乱的传播途径。伦敦的第一例死亡病例是一名叫约翰•哈罗德的商船船员。9 月 22 日这一天,哈罗德从汉堡抵达伦敦上岸,在经历了漫长疲倦的海上航行之后,他决定就在伦敦霍斯立顿教区租下一房间入住,但就在当晚,他因霍乱突然发作死亡。几天后,另一位布伦金索普先生入住同一房间,不幸的事再次发生,他在第二天就被感染霍乱,8 天之后治疗无效死亡。约翰•斯诺随后检查了这间租房,他怀疑正是由于房主没有认真清理哈罗德留宿过的房间,残留在床单上的霍乱病菌才夺走了布伦金索普先生的生命。

随着越来越多的病例在伦敦出现,斯诺开始研究患者的症状。他发现,大多数患者的第一症状是恶心呕吐,即消化道出现问题。斯诺由此判断霍乱肯定是在饮食被污染的食物或水之后被感染的,因为如果按照瘴气论者的说法,患者是吸入了被霍乱毒素污染的空气,那么他们的第一症状应该出现在鼻子或肺部,而不是消化道。1849 年 8 月,斯诺自费出版了一本小册子《论霍乱的传播模式》, 斯诺在这本小册子中提到,霍乱是一种由毒素引起的传染性疾病,他认为霍乱传播的主要途径就是被这种毒素污染的水。这本小册子出版后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因为人们只是将斯诺的新论点视为在霍乱疫情肆虐之际提出的众多理论中的一种罢了。

“霍乱地图”的绘制

1854 年夏天,伦敦再次笼罩在霍乱的阴霾之下。斯诺深知在没有找到霍乱病源之前,疫情会一直扩大蔓延,他决定挑战这一难题,找出霍乱病源。斯诺开始调查伦敦居民饮用水源,怀疑霍乱的蔓延是由于居民饮水受到泰晤士河水污染而引发的。当时伦敦的居民用水都与泰晤士河相连,泰晤士河由西向东流经伦敦市中心,供应伦敦居民用水的水公司大都从泰晤士河取水,但居民用过的污水最后也会注入这条河里。斯诺通过翻查市政记录发现,伦敦南区有两家从泰晤士河取水的私营供水公司为当地居民提供用水:一家是萨瑟克 -沃克斯霍尔水公司, 从泰晤士河下游取水;另一家是兰贝斯水公司,从泰晤士河上游取水,斯诺决定对两家水公司消费者的患病死亡率进行比较研究。斯诺亲自走访,追根究底至业主住处进行询问,通过大量的样本统计,斯诺得出数据结论:在为期四周的时间内,那些从萨瑟克-沃克斯霍尔水公司取水的家庭患病死亡率是兰贝斯水公司消费家庭患病死亡率的 14 倍。斯诺对这一结论感到兴奋,他坚信找到了证明饮用污水与霍乱传播之间关系的有力证据。但斯诺的调查结论仍遭到瘴气论者的抨击,他们声称泰晤士河水量充沛,足以将污水充分稀释,从泰晤士河所取的水不会对人体造成毒害。

1854 年 8 月下旬,伦敦西部的苏豪区也突然爆发霍乱,疫情迅速蔓延,区内的两条街道布劳得街和剑桥街成为重灾区,在短短 10天之内就死去了500多人。斯诺当时就住在布劳得街附近,他从伦敦注册总局复制了霍乱病例死亡记录,在地图上逐一标明了所有死者居住的确切位置,他发现大部分霍乱死者都居住在布劳得街水泵方圆250码(1 码等于 3 英尺)内,这一发现成为斯诺探究霍乱起因的重要线索,他认为水源污染是霍乱传播途径的关键。斯诺对水泵内的水进行了显微镜和化学分析,发现水中有大量不寻常的白色絮状微粒,斯诺认为这些小微粒就是致病物质,但他仍不能对致病物质到底是什么下定论。斯诺决定继续收集信息,进一步完善“霍乱地图”的绘制。

斯诺注意到有些住户无人死亡,他通过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些人都在剑桥街 7 号的酒馆里打工,酒馆为他们提供免费啤酒喝,因此他们没有喝从水泵抽上来的水。斯诺还发现距布劳得街水泵不远的波兰街济贫院共有 530 多名贫民,但只有 5 例霍乱死亡病例,原因就在于济贫院有自己的水井,饮水不需要从水泵中取水。斯诺还从伦敦其它地区的霍乱死亡病例中找到证据:有一位叫苏珊娜 •艾丽的妇女搬离布劳得街之后,由于习惯于喝布劳得街水泵的水,每天都要派人从水泵打水运到家里来,她和侄女喝了水泵中的水之后,都得了霍乱而死去。约翰•斯诺根据种种迹象和证据,将这一地区的霍乱流行归罪于布劳得街的水泵, 所有喝过水泵里水的人都感染了霍乱,水泵就是霍乱的源头。

1854年9月7日晚上,圣詹姆士教区委员会召开探究霍乱原因的会议,约翰 •斯诺向委员们简要地解释了自己的霍乱传染理论,展示自己所发现的证据(布劳得街水泵附近的霍乱地图),将水泵定为霍乱的源头,提出“拆去水泵手柄”的建议。教区委员们并不相信斯诺的理论和判断,但是最终不得不采纳了“拆去水泵手柄”的建议。让教区委员意想不到的是,自从拆去水泵手柄后,居民不能再从水泵中取水,布劳得街的霍乱疫情很快就消退了。后来,斯诺又根据污水传播霍乱理论提出了其它预防措施,如建议将水先煮沸再使用、清洗肮脏的衣被、 提倡供水公司使用过滤设施、禁止出售泰晤士河受污染的水等,有力地推动了当时改革家的“清洁水源运动”,居民用水的清洁得到保障,霍乱的蔓延自然被阻断。

约翰•斯诺关于霍乱通过水传播的研究是当时了解霍乱的一大进步。 直到斯诺 1858 年去世,他也一直没有对所说的水中“毒素”到底是什么下定论,这一问题最终由德国细菌学家罗伯特•科赫解决,1884年,他发现了这种致病毒素是霍乱杆菌。约翰•斯诺的霍乱研究虽然没有发现导致霍乱的病原体,但他创造性地使用空间统计学找到传染源,并由此证明了这种方法的价值,如今,以“霍乱地图”为代表的绘制地图法也已经成为医学地理学及流行病传染学中的一项基本研究方法。

现在,在伦敦黄金广场附近的布劳维克街(布劳得街水泵原址)上竖有一个水泵,这个水泵被拆除了手柄,水泵旁还有一块介绍约翰•斯诺霍乱研究的纪念碑。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253992.html

上一篇:[转载]流行病学发展的回顾与展望
下一篇:[转载]程剑,盛荣建:临床流行病学与循证医学的关系探讨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3 10: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