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沉痛悼念田玉美老师
聂广 2024-7-13 21:10
据 湖北中医药大学校友会 消息,原金匮教研室田玉美老师于2024年7月10日12时38分在武昌逝世,享年96岁。他的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024年7月12日上午7时在武昌殡仪馆天乐厅举行,可惜不能前往。 离开母校25年,我一直关注老师们的消息。 田老师是湖北中医药大学教授、 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411 次阅读|没有评论
星言星语与星月(327):姐姐12岁了
聂广 2024-6-27 10:59
昨天是姐姐的生日,她进入了自己的第一个本命年。马上要告别小学,到百外世纪中学上学。祝她生日快乐,迎接新的挑战!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422 次阅读|没有评论
星言星语与星月(326):六月的风
聂广 2024-6-25 11:19
1 姐姐的瞬间 2 3 姐姐独立去参加百外培训,期间要换乘一次地铁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参加钢琴比赛 22 23 24 25 妈妈参加培训 26 姨奶奶一家西南游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494 次阅读|没有评论
抗战时期,父亲就读于江津国立九中旧事梳理
聂广 2024-5-24 20:46
近读 龚维英 “国立九中校史钩沉”一文 ,想起小时候父亲讲到的一些事情以及他的一些诗词,结合起来一并梳理。 一、重庆江津国立九中的由来 据龚文介绍,国立九中(含前国立安徽二中)创立于1938年,撤销于1946年暑假,是安徽省立第一中学抗战时期迁到大后方四川江津,主要收容以皖籍为主的师生的一所国立中学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109 次阅读|没有评论
亲爱的父亲,这是您80年前见到的陪都吗?
热度 1 聂广 2024-5-22 21:51
今年是父亲诞辰100周年,我写了一篇悼念长文。 1938 年秋,13岁的父亲和二叔踏上了到大后方重庆求学的历程,经1000多天10000多里路途的跋涉,1941年到达重庆。私塾出身的他,又花了1年多的时间补习英文和数理化,终于在1943年进入国立九中二年级学习,并于1945年高中毕业。当年就报考了西迁乐山的武汉大学,因为准备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764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祭奠先父诞辰100周年(修改稿)
聂广 2024-5-16 18:25
按:昨天,我将祭文发给先国学弟,请他把关润色,很快得到他的回信: 广兄,你好!你的“祭奠先父诞辰100周年”的诗文,我看后非常感动,颇受教益。该诗四字一句,四句一段,颇有诗经之味道。但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对不对!既然是诗,那就应该有修辞手法,切勿平铺直叙。叙事诗里也要有环境的描述,这样看起来就舒服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274 次阅读|没有评论
祭奠先父诞辰100周年(6)
聂广 2024-5-15 08:55
这是1993年发表在《孝感日报》上的文章——“脆弱的生命” 去年秋天,父亲去世了,两封加急电报一起带给我这意外的消息。我们急急忙忙地收拾东西,匆匆赶回广水老家。父亲躺在客厅的木板床上,他一动也不动,香雾在头前飘绕,冰袋布满周身。身边陪伴着泪流满面的母亲,还有姑姑和妹妹们。掀开头布,他那昔日精明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042 次阅读|没有评论
祭奠先父诞辰100周年(5)
热度 2 聂广 2024-5-14 20:23
1965 年,父亲搭建的那一间披水屋在张家堰旁,它堆满了我遥远的童年记忆。1983年秋,我和新婚的妻还专门去那里住过一夜,稻草上铺垫着的床单,以及薄薄的被子,她陪我一起重温了旧日时光。也仿佛宣告,支撑过苦难岁月的披水屋正式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 1966 年十月二十七日(农历),奶奶去世了。在那间厨房兼客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153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祭奠先父诞辰100周年(4)
热度 1 聂广 2024-5-14 16:43
我小时候回乡,父亲多次带我到附近塆子里出诊,看病虽然得不到什么报酬,吃个饭打打牙祭,也是很美妙的事情。他的中医是回乡劳动改造时自学的,因为文革前家里还有几本中医书。俗话说,“秀才学医,笼里捉鸡”,他记忆力好,能够背诵《伤寒论》及其他典籍,还经常与一位马坪的杨姓老中医切磋技艺,有时候还能够占点上 ...
个人分类: 谈情说爱|1082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1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16 16: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