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60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n602 真实、自由、优雅、坦然

博文

我的高考-1977年

已有 1971 次阅读 2020-12-9 16:3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1977年恢复高考,改变了我们的人生。2017年中央电视台播放庆祝恢复高考40年系列节目,就随手写了十多个微信朋友圈。分享上来给大家看看。


(微信朋友圈,2017年124-30日)

1.我的高考1:----1974年7月高中毕业,手拿高中毕业证书,与一帮同学走出盐城市学富公社所在地时杨中学校门,我一只脚在校门门槛内,一只脚在校门槛外,说了一句我终身难忘的话:我这一脚跨出去,就永远进不了校门了。当时上大学是工农兵学员排不上我们底层人的,特别是推荐上大学后期。没有想到,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让我进了中山大学的校门,还在南京林业大学校园中一辈子,还做了一个非常普通的教授。世事难料真是没有想到呀。——看今晚央视四套恢复高考节目有感。

2017-12-4

 


2. 我的高考2:——-1977年10月20日晚八点,家里广播中播出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中央宣布恢复高考,这一天白天我还在田间劳动,是时杨大队第五生产队的记工员,这时我高中毕业回家劳动快三年半了。第二天请假不参加劳动专门复习,记工员也别人接手了。对我来说,参加高考是这天开始的,这是我及我们这代人改变命运的时刻。邓小平,雷厉风行,说做就做,真是历史的伟人,今天中国的强大,毛泽东与邓小平给奠定了基础。

 

3. 我的高考3:——刚刚央视四套播恢复高考节目,其中说道,1977年10月21日人民日报及各大媒体公开宣布恢复高考消息。我昨天在微信朋友圈说我是10月20日晚上8点首次听到广播中恢复高考消息。因为报纸当天即20日早上已经刊出,所以只能第二天即21日刊登。今天节目是我第一次看到官方公布宣布恢复高考的日期,说明我四十年来记下的10月20日晚上8点听到广播是完全正确的。刚刚我又回放了这一段内容,照个相,以表达我对这个全凭自己记忆深刻的日子正确性而感到欣慰。这个日子这辈子永远忘不了。

 

4. 我的高考4——-1974年高中毕业回家务农近三年半,合理合法,什么重活都干,17岁就担起生产队挖河水利工程三个队长之一,作为水利小队长关键时刻赤脚踩着冰破冰挖排水沟俗称龙沟便于排水,当时没有钱买靴子,而且大家都如此。苦又没有钱。在那个年代如果离开生产队到任何地方都没有工做的,一般会被遣返回家,不象现在可辞职另找工作。当时最大愿望是做一个民办教师,因为我中学时成绩好是当地出名的。但做民办教师也不可能的,因为无权无势。当时一个最后打算,学木工做木匠帮人家做家具,但没有开始学就恢复高考了。我一个同学及一个同事与我同年,都是学木工后考入大学的。这是我们当时唯一的路。每当想起这些就感叹万千。

 

5. 我的高考5——-高考,考中专还是考大学?这是首先要进行的选择。我这年龄都可以考。对我们这种人来说,只要能走出农村就行,能上中专就烧高香了,只有百分之几的升学率呀。一九七七年高考从我们公社考场数看,考中专的人比考大学多一倍。我姐姐及原来高中班主任周老师问我考大学还是考中专,我毫不犹豫地说:考大学,考不上拉倒!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呀,如果保守一点说不定就考中专了,因为我们太想上学了,在农村劳动看不到希望,因为我个性强又得不到农村领导赏识,没有被培养的机会,且当年升学率太低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且果敢的决定!如果考中专,走的路将完全不一样了。当年年轻,血气方刚,有时候不计后果的。事实证明,那个决定是非常值得的。这也是我的命!

 

6. 我的高考6——高考自愿如何填?七七级第一年高考,江苏省规定每个考生只能填三个学校,每个学校只填一个专业。我们高中1974届350个同学,好像1977级只考上我及王同学,王同学考上东北财经学院,二个中专好像。如此低的升学率,就象中大彩似的看学习成绩与碰运气了。南京大学及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根本不敢填,最后确定填:第一志愿为南京化工学院-现南京工业大学-无机化工专业。第二志愿为扬州师范学院-现扬州大学-物理专业。第三志愿为盐城师范专科学校-现盐城师范学院-数学专业。当时在农村其实什么都不懂,就是凭感觉。当年国家有77所学校第一批录取,其中没有南京化工学院,我的高考成绩达一本线,又没填一本学校,所以档案鬼使神差地被中山大学有机化学专业拿走了成了中山大学学生。如果当初填无锡轻工业学院即现江南大学或南理工等,也就符合一本录取到这些学校了。有意思吧。

 

7. 我的高考7——听到中央恢复高考决定,马上找书复习,劳动三年半,加上读书无用论,我只留下数学、物理、化学三套完整的教材,其他书全没了,而且书内容太浅。当时什么复习资料也没有,初考二门,数学、语文。复试四门,数学、语文、政治、物理与化学合为一门。刚复习,许多内容不会,因式分解也不知道了。从盐城到我们大队报名的知青带来油印政治复习资料,我借来,拆成六份,让六位同学用复写纸连夜手抄好,一个人一份,第二天一早还上让他们带回盐城。当时下放知青在城复习但报名考试在我们乡下。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呀。将文革前教材中内容也全复习了。

 

8. 我的高考8——复习一个月,11月下旬开始初考,一个公社几十个考场,小小庄子,人头攒动。十届高中生呀,多少人。上午考数学,七道题,我做了五道,二道题没做出来。出来问其他人,大家都说做了六或七道题,我说完了。数学是我强项,语文弱项,数学考这样没有戏了,甚至想放弃下午的语文考试了。最后下午还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考完了语文。考结束后很失望,玩了一、两天,准备暑假再考了。但是还是坚持复习了,一是防止能复试,二是也为暑假再考做准备。结果呢?出人意料,我公社参加复试的四十多人中有我!更有意思的是,除了应届生外,复试按初试成绩排考场,我竟然排我公社往届考生中的第二名[呲牙][呲牙]。好在没有随便放弃呀。[尴尬][尴尬]。我数学五道题全对了,别人做六、七道题许多是错的。

 

9. 我的高考9-----1977年11月下旬初考结束,12月下旬复试,几十个考场的考生,我公社(现在叫镇)有四十多个考生进入复试。复试要到五十多里外的盐城考试,当时我们公社只有轮船,要坐四个多小时的轮船才能到盐城,我公社政府专门安排了一条小轮船送大家进城。在船上,有一位年龄比我们大十岁的老三届女生,拿出一道数学题让我帮忙解答,当时有四位参加高考的朋友在场,我用不长的时间做出来了。第二天一早进考场考数学,拿到考卷一看,其中有一道题与昨天 在船上看到的题一模一样,标点符号都相同,是一道三角形的题,共14分。第一问4分,第二问10分。看到这道题,大喜,先把这道14分题拿了,心情非常好。大家知道心情对于考试是非常重要的,真是天助我也。出考场问了一下昨天其他三个朋友,他们第一问4分拿到了,第二问10分都没有拿到。有意思吧。前几天看到央视四套有个关于1977年高考的片子,其中的一个当年的考生说了差不多相同的例子,考文科的,当年考试前一天有人问他世界四大文明,他不知道,当场有人告诉他是埃及、印度、中国与希腊(其实是巴比伦),第二天正好有这个题,他立刻做了,得到了3分。他那年以高于南京大学分数线1.5分的成绩被南京大学录取,这3分无疑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我比他还要幸运,哈哈。

 

10. 我的高考10-----1977年12月下旬高考复试后,经过体检等程序,就等通知书了。二月中下旬一天下午,我的一位姓夏的朋友在当时的公社党委办公室工作,离我家走路就几分钟,他到我家说:’中祥,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到了,中山大学有机化学专业‘。我说你骗我的,因为我俩经常在一块玩,非常随便,也经常开玩笑,1977年他也参加高考了。因为我没有填报中山大学,也没有填有机化学专业。他说我们打赌,我说赌什么,他说赌一斤水果糖。我说行!跟他到公社,他给我看中山大学录取通知书,我非常仔细左看右看,这印是不是真的,觉得没有破绽。我说给我吧,他说不行,因为这是改革开放后1977级第一份大学录取通知书。因为是直接寄到公社办公室的,没有写我收,他不好处理。我说先借我用一下,他说可以。我拿着这份通知书给家人看看交还给了他。通过请示公社领导,第二天他将通知书交给我了。我的通知书一到,其他人就紧张了,天天到邮局等。除了我以外,其他人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都直接寄给考生的。赌一斤水果糖,买了给他送了去,哈哈。后来这样朋友当了盐都区的局长直到退休。

 

 11. 我的高考11———今天看了电影-芳华,刚刚又看到一篇文章,昆明四百多名参加越战老兵集体看芳华这部电影,因为片中有这部分内容-见图片。突然想起,高中毕业后我没被选上当兵。高考前,当兵也是农村的男孩一条可能走出农村的路,所以当年当兵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的。我也说不清楚到底什么原因,我参加服兵役体检的机会也没有,也没有任何通知给过我。如果那时候当兵,上越南前线可能性很大,我的中学同学就有几个到前线的。如果上前线,说不定也为国光荣了。即使一切正常,可能会耽误参加高考。真是命呀!谁也预测不到。看到这些电影与照片,心里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12. 我的高考12----1974年高中毕业,按照当时的工农兵学员推荐条件,毕业后劳动二年,劳动表现好,家庭出生好符合推荐条件,我是完全符合条件的,甚至应该从道理上说推荐条件是相当好的。1976年的工农兵学员推荐,我们大队不好不推荐我,但为了让另一个有点点背景的人上,他们将我们二人同时推荐到公社,从道理上来说,我大队最多推荐一个候选人,他们玩了一个技巧,让公社将我刷掉,可以回避他们的责任。到了公社讨论,我第一关被刷,另一个推荐人第一关过了,但她在第二关与其他有权力或背景的人PK败下风来,那年我们大队一个人都没有。我姐姐找公社领导论理,他们一句话就回答了,是集体讨论投票决定的。工农兵学员刚开始一二年招生还有点真事,到后来就完全成为权力角逐的游戏,当时我们公社民间都一年一年排到十几年后面的人选了,都是领导或相关的人家的孩子,我们无权无势的只能望洋兴叹,毫无指望。不过,即使推荐上大学,一年全公社的几个名额,大多是中专与大专例如盐城师范,盐城农大等,所谓的正规本科大学很少的。但即使如此那时候被推荐上大学或中专多好哇,可以走出农村,那是农村青年做梦都想的事了。1977年的高考开始了,如果当时就读于工农兵学员就不能参加高考了,否则本人就必须退学回原来推荐地参加高考,如果考不上的话,农村的人得重新种地,但那样的风险让一般人根本不敢退学参加高考。假如那样我真幸运1976年被推荐上工农兵学员,如今的我就不可能在大学做教授了,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呀。我们中学同届的一位苏南下放知青就是这情况,她的学习成绩总分从来都是我们这届350人中排名第一,但1976年她已经推荐上工农兵的中专了,退学参加高考又不敢,当她看到我们一批人上大学心里很难平静,困扰了她许多年,甚至说是一大遗憾。好事与坏事,有时候是互转的呀。

 

13. 我的高考13——接到中山大学录取通知书,办好手续,正准备出发,接到学校来的电报,推迟几天到校。这电报我还留着呢。有的同学提前上路没接到电报提前到校了。手机的普及,电报早下岗了。

 

14. 我的高考14-----带上录取通知书,行李也就是一床被子与一顶蚊帐与一床线毯打成一个背包,几本薄薄中学化学书,几件夏天与换身衣服,一个手提的中等旅行袋都没有装满,因为天冷冬天的衣服几乎穿在身上,广州又不冷,带上几十元钱,从老家坐船半天到盐城,住表哥家一晚,第二天坐汽车到无锡,在无锡火车站窗口用录取通知书买到上海的半价火车票,在上海火车站用录取通知书要买到广州的学生火车票,但售票员说你的录取通知书已经盖上印,不能再买 了,应该从无锡直接买到广州的火车票在上海签票。我说我不知道,他说让我出示无锡到上海的火车票,我说我出站时检票员说学生票不能报销已经放到废票箱。他让我到出站口去要旧票,我到出站口但旧票箱是锁的取不出来。我又回到窗口说明情况,可敬的售票员打一个铁路内部电话到无锡站窗口,正好那个售票员还没有换班,他回答说是有一个中山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买到上海的票。上海站售票员当场又卖给我从上海到广州的火车学生票。非常感谢这位年龄不小的售票员,如果放在不负责任的售票员,才不管这闲事。半票对我们这些农村来的学生来说也是不可忽略的数目。从内心感谢他,一辈子都记得这事,这才反映了为普通人服务的精神。买到票已经天晚了,三月份天还很冷,到上海火车站寄存处存行李,他让我出示火车票,他说我的票是从上海出发的不能存行李,只有从外地路过上海的人才能存行李,我无论如何怎么说明,他们就是不接受行李。没有办法,天黑了加上有行李不方便,加上第一次出门到大上海不熟悉,也就坐在上海火车站没有暖气的售票大厅中一夜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坐上49次到广州的车。一段难忘的经历。

 

15. 我的高考15---还有一件事不得不写。1977年高考,我们庄子上有几个成绩比较好也玩得好在一块复习的朋友一起参加高考,幸运的是核心的几个好友于7778级都考上了。在当年是一件多么高兴的喜事,阳光灿烂,天生我才必有用,要做出一点成绩。但是后面的事情却让人大跌眼镜。一位考上南京化工学院(现在叫南京工业大学)的女同学于1996年白血病离世,42岁。一位1978级考上山东建材学院的同学在南京水泥工业设计院任中层领导于2004年换肝在ICU病房二个月于51岁离世。一位考上大连海运学院的同学留校任教,学术上颇有建树,于2005年国庆节因胃癌48岁离世。一位考上同济大学的同学,在深圳工作染上病,病了8年之久于2010年前后54岁离世。我们公社1977级还考上十多个考生,但与我并不深交,基本上也没有在一块复习,也不是朋友关系,除了大连海运学院的朋友在城里复习外,我们这几个基本上天天要见面交流复习资料与解答难题,因为庄子太小只要走几分钟就可以串门。他们好像并不抽烟也不喝酒,他们走了,只留下我一个还能够喝酒并健康地工作着。让人想起来简直不可思议甚至有点残酷!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真实的事,绝不是杜撰。因为朋友圈是公开场合,我就不写出他们的姓名了,我老家的同学与朋友们看了都知道。人生无常,不可预测!在写我的高考回忆系列之际,向他们表达我的深深的怀念!多少年后,我们一起在天堂相见!(无意之中,今天是2017年的冬至)。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177-1261779.html

上一篇:大家到江西吉安自驾要特别小心

8 郑永军 田灿荣 杨正瓴 李东风 宁利中 彭真明 苏德辰 张云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0 09: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