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庆炳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ongqb 我的博客将登载一些随笔、散文和短论,也会刊登一些照片。

博文

梁思成是不是日本奈良和京都的拯救者? 精选

已有 36504 次阅读 2012-8-7 11:27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日本, 梁思成, 京都

梁思成是日本的古都奈良与京都的拯救者吗?

 

我在参观日本的千年古都京都的时候,日本导游巴图说了一句: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的许多城市,遭受到以美国为主的盟军的大规模的轰炸,而夷为平地。独独两个古都京都和奈良未遭到轰炸,不但古都文物得以保留,这里的百姓也幸免于难,你们知道这要归功为谁吗?要归功于中国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当时,未敢轻易相信巴图的话,保留存疑。心想:这事很重要,等回国后加以了解。我就带着这种“存疑”游览了京都,特别是京都的清水寺。

京都于公元794年定为日本的首都,它仿照唐朝时的长安和洛阳而建立。从9世纪到12世纪中期(相当于中国的唐朝和宋朝),这座城市达到了权力与荣耀的顶峰。京都被日本人引以为傲,在日本人心中,这是千年的古都,精神的故乡,文化的源头。我们的车进入京都市之后,就不断看到耸立于街头的像北京以前那种高高的跨街的牌楼一般的建筑,柱子很粗,被漆成红色。据导游介绍,每一个牌楼都纪念一位天皇或皇太子,或者说是他们的象征物。市内的建筑比别的城市要矮,高楼较少,有的地方的建筑和装饰能让感到古都那种古色古香。

时间不够,未能在京都市内多盘桓。我们就直奔京都三大景点之一的清水寺去了。相传清水寺由一位大将军于798年兴建。后多次遭大火焚毁。现存的大部分建筑始建于公元1633年。被定为国宝的主堂是由139根立柱支撑的,没有用一颗铁钉,完全是木结构,整个结构像一个大舞台,被称为“清水舞台”。

我们走过一条窄窄的两面都是店铺的繁华的长街,我们就看到了高处的清水寺的红色大门。门上用草书写了“清水寺”三个汉字。我们拾阶而上,进了大门,就抬头看见了那标志性的三层塔了。天气如此晴好,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感到寺内的景物特别靓丽。我们看到了“音羽瀑布”景点,那清泉一分为三,象征着长寿,健康,智慧,游客路经此地一定会来喝上一口水,我也拿起水勺子舀了点水喝了,心想这真能预防疾病和灾厄吗?接着就靠近了“清水舞台”,的确这是一个依山而建的大舞台,舞台的外面很险,好像是悬崖绝壁,直上直下,日本人把下大决心做件事情叫做“从清水舞台跳下去”。我们没有“跳下去”,而是走进了这由139根木柱子支撑起来的“舞台”。观赏“舞台”的内外景色。我想,木结构这种建筑是从中国学过去的。中国到处都有木结构的建筑,我们当然珍贵它们,就像北京人珍惜美丽的天坛一样。但日本因为这种木结构的建筑比中国少得多,所以也格外珍惜。我们来到“国宝本堂”,可以正面凝视这座建筑了。可我并没有看到特别值得描写的东西。本来,这里崇奉的是一座“千手观音”,但我们没有见到,因为按照清水寺的规定,这座观音每三十年才拿出来让人朝拜一次,最近一次是2000年。寺庙保护得很好,“舞台”上的东西都很干净,暗处有灯照明,为的是让游客看清楚一些细部。我们从“清水舞台”的左边进去,一边欣赏“舞台”内的建筑,一边欣赏“舞台”外和寺庙后山的青翠。据说,清水寺由于处于京都高处,春天可以欣赏樱花,夏天可以欣赏山的青翠,秋天可以欣赏红叶,冬天可以欣赏白雪。我们在盛夏到这里,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欣赏后山的青翠了。是的,山色很美,青翠中带有些许的嫰红,在蓝天的背景下,那样新鲜,那样透明,那样勃勃而有生机,也的确让人感到自然赠予是如此美好。

当我和同伴儿转到“清水舞台”的右边,准备离开“舞台”的时候,遇到了两位穿着漂亮的和服的年轻貌美的日本姑娘,我的同伴用问我:“不知可不可以与这两位穿和服的姑娘照个相?”我看了看那两位日本姑娘,不知如何来回答我同伴提出的问题,真没想到,其中一位穿和服的日本姑娘用中文清晰地大声地笑着说:“可以啊!”这大大出乎我的意外:第一,她们竟然懂中文;第二,她们不等我问她们,就主动地痛快地答应了。我的同伴立刻高兴起来,与她们肩并着肩,我很快就按下了快门。我又提出:不知我可不可以也跟你们照个相,她们笑笑,说,当然可以。于是,我也靠过去,与她们照了一个相。我们走了,我从背后听到了她们愉快的笑声。我为中日两国普通人民之间的友好感情感到安慰。

我们从山腰中走出“清水舞台”,不久,我们就从清水寺的山腰处,站在那里,远眺了京都。一个古老的京都,一个和平的京都,一个芸芸众生的京都,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回到北京后,就开始查找相关的资料,想弄清楚一个事实:梁思成是否真的拯救了日本的古都奈良和京都。我翻阅了几本书,搜集了不少资料。这些资料差不多够写出一篇考证性的文章来。但我觉得这不是我的专业。我不必这样做。这里我想把我搜集到的资料做一个非常简要的梳理,与朋友们交流。

背景情况是这样的:1945年第二次大战进入了最后阶段。以美国为主盟军对于日本军国主义最后的抵抗,要加快加强打击的力度,对日本国土进行地毯式的轰炸,摧毁城市与乡村,同时也对中国沦陷区的日本侵略军进行轰炸,使日本侵略者尝尝发动不义战争的苦果。他们在对日本大轰炸之前,设在中国的中国的陪都重庆的美军司令部,考虑到不要因误炸而损坏中国沦陷区古代文物,不能不征询国民党政府的意见。国民党政府得知美军的这个动向,为了保障各战区文化遗产免于战火,就让中国战地文物保护委员会开展工作,配合盟军对地面文物实施保护。居住李庄的中国营造学社负责人、古建筑学家梁思成被征召至重庆,以中国文物保护委员会副主任身份,负责编制一套沦陷区文物目录,包括寺庙、古塔、陵园、考古遗址、博物馆等重要人类文化遗产,用军用地图把中国的古迹文物的处所标示出来。当时帮助梁思成负责绘图的助手是后来的著名考古学家罗哲文。梁思成在绘制地图过程中,除了一一细致地圈出中国各地的文物古迹保护地之外,出于对人类文物古迹的热爱,也顺便把日本的古都京都和奈良也圈在内。然后把这地图交给了美方收件人第十四航空队目标人--史克门。

梁思成拯救日本两古都的证据则有如下三条:

第一条:1984北京大学著名考古学家宿白教授访日言论

根据日本奈良考古研究所的学术部主任菅谷文的说法,1984年宿白教授在日本访问时透露:梁思成1947年到北大讲课时,曾提到他于1945年曾向盟军提出建议,不要轰炸日本的奈良和和京都,因为东京和奈良是文化古城。又,19958月,宿白教授在接受新华社记者王军的采访时表示:1947梁思成在北京大学给博物馆专修科的学生讲授古代建筑,一次课后闲聊,宿白向他问过此事。梁思成说,当时(1945年)他的确把京都和奈良的位置在地图上标明,看来这个图起作用了,因为这些地方没有遭到战争破坏。这样,梁思成“一语救两城”的佳话的一传开。宿白教授194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后留校做研究生,开始考古学研究,他曾任北京大学考古系主任,主要研究的是中国石窟和石刻,著作等身,是一位严肃的大学者。他与梁思成又无丝毫的利害关系。他年轻时听梁思成的课,其后又在课后就此事与梁思成交流,这是具有极高的真实性的。宿白作为一位著名学者不会凭空编造这个“谎言”。

第二条:1986年罗哲文在访问日本时表示曾经亲自同梁思成一起参此事

1986年,罗哲文应邀到日本参加在奈良举办的城市建设中如何保护好文物古迹国际学术研讨会,开会期间他与奈良考古研究所的学术部主任菅谷文则相遇。菅谷得知罗哲文早年是梁思成弟子,又听宿白教授在前年访问日本时说过梁思成向盟军建议免炸日本古都一事,希望从罗哲文这里进一步了解事情具体的原委。罗哲文听后,立即回忆起当年在重庆的情景。罗哲文说:到了重庆,我们住在上清寺中央研究院的一座小楼里,专门给了我一个单独的房间。先生(指梁思成)每天拿了一捆晒蓝图纸来,让我按他用铅笔绘出的符号,用圆规和三角板以绘图墨水正规描绘。我虽然没有详细研究内容,但大体知道是日本占领区的图,标的是古城古镇和古建筑文物的位置,还有一些不是中国的地图,我没有详细去区分,但是日本有两处我是知道的,就是京都和奈良。因为我一进营造学社的时候,刘敦桢先生写的奈良法隆寺玉虫橱子的文章我就读过了,而且日本也正在和我们打仗,为什么要画在日本地图上呢?我没有多问,因为我觉得是不宜多知道的。罗哲文此话是否真实呢?有人认为不真实,说既然有这事为何早不说,到了日本访问时,人家问起,才回忆起来,是顺着人家的话说,不足采信。我的看法不同,罗哲文也是中国有数的严肃的考古学家,此事又是他经手,尽管功劳在他老师梁思成身上,但罗无论如何不会把没有的事情说成有。根据我的体验,学生夸大老师的事情常有,但无中生有的事情一般是不会有的。特别学生已经是一位严肃的学者,应该有实事求是的态度,因此,罗哲文这一条资料也是可信的。

第三条,2010年梁思成第二任妻子林洙的回忆

2010年日本记者古谷浩一找林洙核实梁思成救两都的事实时,林洙表示她听梁思成说过此事:那是在在文化大革命中,清华大学进行批判梁思成时,梁思成对在抗战时的做的一些事情写过交待材料,并且在家里对林洙说了自己曾向美军航空部队建议免炸奈良和京都,但是“文革”中一切小事都会上纲上线而遭到进一步的批判,如将此事公之于众更会遭到“汉奸”一类的批判,因此夫妻俩决定不向外面说这件事情。关于这件事情,林洙在已出版的《梁思成、林徽因我》(2010年写成)一书中记载说:“那是在196811月,梁思成先是写了一封对在抗战时期战区文物保存委员会的交代材料,然后梁思成对林洙讲:因为给我的任务范围仅限于我国大陆,不包括日本,所以我提出的保护名单,不涉及日本本土。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向史克门建议不要轰炸日本的京都和奈良这两座历史文化名城。林洙作为梁思成的第二任妻子,她当然知道梁思成在中国学术界的地位,她的回忆必须为公众提供真实的资料,而不能乱编。况且在“文革”那样一个危险的时刻,夫妻之间说这些话也十分自然,合情合理,因而是可信的。

现在所缺的只是书面的原始资料。这原始资料应该是保存在美国第二次大战的资料档案中。我相信时间将会完全证明,正是梁思成对人类文化遗产的热爱,使他在提供美军的地图上,圈出了京都、奈良这两个城市,挽救了这两个历史名城,免于遭到当时美军的轰炸,文物古迹完全得到保护。

博文写得太长了。还有一些话未能说尽。话至此,我似乎又回到了京都清水寺的“清水舞台”,眼前晃动它的倩影,也晃动着伟大学者梁思成的面影。(说明:本文参考了《对梁思成提出保护京都和奈良的考证》一文。2012-8-7

 

 

 

 

 

清水寺大门前

寺内三重塔

寺内舞台中心处

清水舞台内部

还是舞台内部

博主与穿和服的姑娘的合照

寺内一角

从清水寺的山上看京都市区

清水舞台内部景观

清水寺的古松,蓝天,白云

寺庙内部

 

寺庙背后的青山

这是清水舞台的全景。这张不是我拍的。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7237-599806.html

上一篇:忍野八海之美
下一篇:无知是无价之宝
收藏 IP: 114.255.218.*| 热度|

29 蔣勁松 武夷山 曹聪 王善勇 马建敏 刘钢 陆俊茜 吴宝俊 曹裕波 梁建华 陈安 陈学雷 李斌 王伟 陈筝 翟自洋 吴明火 蒋迅 杨正瓴 李土荣 冯大诚 郭新异 罗帆 肖明华 许培扬 陆绮 zhanghuatian xchen n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2 13: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