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范洪义:比较韩愈和范仲淹谁的古文好
热度 1 何锐 2020-3-17 21:37
文/范洪义 韩愈和范仲淹都是古贤,都是性秉直。 韩愈(768年-824)唐朝人,位列唐宋八大家之首。范仲淹(989年-1052),北宋人。两人差两百多岁。但两人的幼年有相似之处。韩愈三岁而孤,受兄嫂抚育,早年流离困顿,有读书经世之志。范仲淹二岁而孤,母贫无依,在适长山朱氏。既长,知其世家,感泣辞母,去之南都, ...
1663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范洪义:重读《郑人买履》的异议
何锐 2020-1-31 18:45
文/范洪义 早在我读小学时,就知道了《郑人买履》,是先秦时代一则寓言故事,出自《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它既是一个成语,也是一个典故,但它更是一则寓言,主要说的是郑国的人因过于相信“尺度”,造成买不到鞋子的故事。揭示了郑人拘泥于教条心理,依赖数据的习惯。原文如下: 韩非子·外储说左上》:“郑人有欲 ...
883 次阅读|没有评论
范洪义:中国人在量子力学数理基础方面的发明---有序算符内的积分理论
热度 1 何锐 2019-8-11 16:35
文/范洪义 除了不接受量子力学的几率假设以外,爱因斯坦还曾对从匈牙利来普林斯顿的物理学家英费尔德说起,从美学的观点看来,量子力学是残缺不全的,不能令人满意。英费尔德认为爱因斯坦对自然界的美感和对科学理论的美感是交织在一起的,他知道爱因斯坦对量子力学的数学感觉别扭。 在给好朋友荷兰物 ...
2186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范洪义:中国古代最早关心黑体辐射的人
何锐 2019-8-9 20:34
文/范洪义 在我以前写的一文《东流不溢》中,我介绍了战国时代的屈原是第一个发问“东流不溢,孰知其故?”的人。意思是说江河日夜东流不息,可是海水却不溢出来,有谁知道它的原因?后来明代的著名文人杨慎(他有名句: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给出答案: “水由气而生,亦由气而灭。”所以,随时随地都有水气 ...
1089 次阅读|没有评论
范洪义:王船山片言只语浅析
何锐 2019-6-13 13:33
文 / 范洪义 量子力学的实验和理论发展到今天,物理学家普遍接受了测量和被测物互相牵制。但爱因斯坦也并不完全接受测量对于客体的影响,他也曾困惑地问过同行,没有人注视的情形下,月亮是否存在呢? 我觉得明清交际时代的王船山的语录也许能解答爱因斯坦的 ...
1170 次阅读|没有评论
范洪义:读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体会量子
何锐 2019-6-4 17:04
文/范洪义 眼下,是量子时髦,很多商品广告语都冠以量子。 或问:文学作品里有无佳句能区分光的经典描述和量子描述的呢? 想了半天,我以为是唐代张若虚写的《春江花月夜》中的两句: 空里流霜不觉飞,文人将它译为:月色如霜所以霜飞无从觉察。物理 ...
1072 次阅读|没有评论
范洪义:光子说与眼神的邪正
何锐 2019-5-30 11:38
文/范洪义 根据爱因斯坦的光是光子气、或光子流的学说,光束是光子的集合流,那么根据统计物理,单位体积内的光子数就有起伏。前苏联物理学家瓦维洛夫为了证实光子在传播过程中的不连续,他用眼睛做如下实验测量光子气有起伏。 他先估计一个在黑暗中足够长时间待着的人的眼睛引起 ...
1290 次阅读|没有评论
范洪义:量子力学狄拉克符号法的化境
何锐 2018-6-27 14:55
文/范洪义 学过量子力学一些基础理论的都知道薛定谔方程和海森堡方程,也听说过以他俩名字各自命名的表象。知道了这些就是进入了有别于玻尔老式量子论的新境界,或者称为“稳境”。但对于理论物理的要求来说,到达稳境还不够。正如,哈密顿力学是牛顿力学的化境,从局限于对质点的坐标和动量的观察飞升到研 ...
3927 次阅读|没有评论
范洪义:四时散步,萌生灵感诗解
热度 1 何锐 2018-6-19 21:15
文/范洪义 常有学生问起我,如何方能发表SCI论文多? 我说,“多”的前提是论文质量高,有原创的“源”,高屋建瓴,有普及到多个方面的“势”。论文多,须付出的辛劳多,更重要的是萌生论文的灵感多。那么,怎样才能孕育灵感呢?要知道灵感也分多种,有姗姗来迟的,有突如其来的,有抱着琵琶半遮面来的,有千呼 ...
1712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范洪义:古诗描述的光学现象
热度 1 何锐 2018-6-13 20:00
文/范洪义 古代诗人是写景抒情的高手,他们观察事物细致,其若干诗句中无意识地描述了光学现象。有的诗反映了光的反射, 如:深斟杯酒纳山光,贪看积水照筵光。 有的反映光的折射:画栏斜度水萤光,坐看花光照水光。 有的则反映光的干涉和衍射, 如:花风漾漾吹细光,小雪踈烟杂瑞光,酒凸觥心汎滟光 ...
2617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7 16: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