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ql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rql

博文

范洪义:冬游肥东浮槎山 精选

已有 5490 次阅读 2018-2-14 18:39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文/范洪义


   临春节前,朋友张春早请了他的老同学做向导,驱车陪我游览了肥东浮槎山。上到山顶,我见有的地方积雪未化,很是难逢,就捧了一把在口里咽下,清凉爽口,认为此即山泉也。转念一想,不甚准确,因为山泉应该渗有岩石(矿物质)的组分,那怕是雨雪水流过石缝做嘀嗒呢。向导说,此山上真有甘泉,北宋欧阳修还来过此地呢。我纳闷,欧公怎会到此地一游呢?向导解释,欧阳修曾在滁州当官,而这里离滁州不远。向导然后领路去看山上的清浊二泉。路边的标牌上写道浊泉是指像乳汁一样喷流的泉水。可是来到泉边,见两泉相距咫尺,一样透彻见底,很难区分水乳。再仔细观察,水位也一样高。是不是经过一千多年的演化,两泉相互渗透而清浊不分了呢?这样想着,留了个影,就下了山。

   回到家,打开网页看欧阳修写的那篇《浮槎山水记》,才知他写此文的目的是为了表彰送泉水给他喝的李侯,让世人知道这浮槎泉水是李侯最早发现的。文章最后又感慨道:“凡物不能自见而待人以彰者,有矣;凡物未必可贵而因人以重者,亦有矣。”

   我于是有同感,科研成果不会自己出现,待到人们探索发现才得以彰显出名,这种情况是有的;有的成果当时不一定被人珍贵而重视,却依靠别人和后人的继承、发扬和应用而得以贵重起来,这种情况也是有的。所以科研人要耐得住寂寞。另一方面,像欧阳修那样热心讴歌有贡献、有发现的人,如今很少见了吧。




游记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63968-1099862.html

上一篇:范洪义:小议陆游的一首诗
下一篇:范洪义:刘开的《问说》与冯-诺伊曼的“习惯说”
收藏 IP: 114.104.18.*| 热度|

4 尤明庆 谢平 史晓雷 李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20 11: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