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y1955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by1955

博文

春风助力北飞雁 精选

已有 3028 次阅读 2021-2-19 15:0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春风助力北飞雁.docx

春风助力北飞雁

完成于 2021年春节

春天的脚步又慢慢走来。去年2月每天在温哥华菲河边慢跑时感受到的春天气息、气候规律与一些鸟类情趣仍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温哥华位于加拿大太平洋东岸,北部有著名的落基山脉。城区建在山坡上的有北温、西温、高贵林等,位于临海冲击平原的有素里、兰里、三角洲、白石、列治文等,二者之间平缓南坡分布着温西、温东、本拿比、新西敏等。

温哥华市区西面有温哥华岛在阻隔太平洋的强风的同时也带来了暖流,北边的落基山脉阻隔了北方的寒流,因此冬季的温哥华不感寒冷,强风罕见。冬季来自太平洋的西南风多是暖湿微风,来自北部山区的东北风稍强,但干燥寒冷。二个方向的气流交汇带来的降水,使温哥华冬季常常小雨菲菲。但出门也不用带伞,服装上带个小帽是当地标配。降水地域取决于冷暖气流的相对强弱。西南风时北温山坡上云雾环绕,弱东北风时则低缓的沿海多阴雨。

莎菲河入海口的海面基本无海浪,平静的水面不但在其它海域难以见到,即使在内陆湖泊中也罕见。当然也见不到单向海风造成的林木不对称生长现象。

平静的海面、北温山坡上茂密森林间点缀着造型各异别墅、山顶上皑皑白雪衬托着山下现代化楼群是温哥华典型景观。极佳的空气质量,适于极目远眺。我们小时记忆中清晰的满天星斗在晴朗夜空常见。山脚下连接着海湾的贝尔卡拉湖不但透明见底,镜面般的湖面飘着舢板,倒映着环抱群山、浓郁森林与天上的白云,宛如仙境。

列治文西边沿海有约宽2-3公里的大片沼泽地,北边有莎菲河入海口。清晨一般无风或徐徐西南微风,阴雨多居多。但日出后很快转为寒冷东北风,天气也放晴。此时海湾西面温哥华岛上的皑皑雪山依稀可见。我清晨慢跑去程由东向西或迎着西南暖风或顺着东北微风,越跑越暖。回程已艳阳高照,但往往迎着增强的向寒冷东北风,越跑越冷,甚至冻手。因此离开菲沙河边进入市区是较好的选择,但观鸟的情趣使我还是愿意冒着寒风沿菲沙河返回。

我慢跑的列治文北部菲沙河段与西边的沿海沼泽地各长约5公里,岸边的草地与树林是各种鸟类的聚集地。每种鸟类分布极有规律。大鸟只在林中,往往孤独地立于树梢,一动不动,似乎在养神。实际上锐利的目光紧盯着海湾,不时像利剑一般冲出,刺向远处水面的猎物。但我们在岸边难以看见其捕食的猎物。

菲沙河中及其沼泽地中分布着野鸭,似乎不喜欢聚集。往往单独觅食,至多二至三只结伴活动。清晨的菲沙河面,只有短途与观光水上飞机起降,皮划艇经过,才搅起久久才平息的涟漪。会飞的野鸭依然只在岸边或沼泽地水洼处活动,似乎在规避来自海湾深处大型水中生物的风险。

菲沙河岸路边草坪上聚集着海鸥及其它种类小鸟,共同特点是不时飞入海湾中捕食。常常几十只上下翻飞,好不热闹。不同的鸟类各占一段草坪,互不干扰,也不融合。鸟类聚集草地旁都有供游人休息的长骑,上面往往有志愿者摆放的鲜花。这些鸟类都不怕人,有时跑到岸边路上玩耍,距人不对一米才跑开或飞走,构成了诗情画意般美妙的人鸟和谐画面。

似乎只有偶尔光临的小浣熊可干扰这些鸟类其乐融融。这种如中等犬类、拍人的野生动物温哥华并不罕见。我也曾几次遇到过。相遇时立刻直立做攻击状,与人短暂对视后再慢慢后退逃离。小浣熊会爬树,可能是喜欢掏鸟蛋的原因,总是受到乌鸦的监视。当见到树林上空有呱呱叫着的乌鸦盘旋时,树下常可见小浣熊。温哥华的乌鸦视野好,反应快,食物杂。常利剑般快速由天而降夺走其它鸟类、松鼠未吃完的食物。有了乌鸦哨兵,小浣熊对这些会飞的鸟类构不成威胁。

在鸟类中最有趣的是大雁。列治文西边沼泽地常聚集着数以万计的大雁。这些大雁保持着与人的距离,从不到岸边活动。估计是过路的迁徙雁群。菲沙河岸边草地上另有一群大雁。这二群大雁从不来往。在草地上的雁群,极少飞入空中。胆大者会在岸边小路上悠荡。偶有几只进入岸边水中嬉戏。慢跑时几次遇到胆大的拦路,近在咫尺时才散开,似向路人讨食。由于好奇,我曾进入其聚集的草地想进一步观察,它们并不飞离,而是群起将入侵者赶走。这群大雁好像不是喊完海湾中生物鱼虾捕食者,只是领地上偶尔啃食小草。但清晨的草地清晨往往覆盖着白霜,加上雁群的聚集,啃食到充饥的小草似乎不易。温哥华政府不允许对野生动物喂食,路边的垃圾桶也设计得严严实实,野生鸟类很难找到人类废弃的食物来源。

大雁体型明显较其它鸟类大,但不倚强凌弱,入侵其它鸟类领地争夺食物。估计是温哥华城区及其周边过冬的本地大雁。

初春清晨的菲沙河常轻雾缥缈,随着气温逐步回升,路上的结冰开始融化,草地露出绿牙。但路边草地上聚集的海鸥等本地鸟类与河中的野鸭似乎并未“春江水暖鸭先知”而异动,只有这群本地的大雁开始焦躁不安,开始不断飞入空中。但都是低飞,且不远飞,绕着大圈,故清晰可见边飞边不断变换着领队与队形,有一字型,弧形、人字型等。大圈的中心位置是菲沙河边的奥林匹克体育馆。仔细观察后发现,飞行过程中每只大雁的位置不断变化,轮换着位于队形首位,似乎是在排练。翻飞过程中还不断有召集新同伴加入,队伍越来越大甚至达到近百只或更多。应该是分散在温哥华市区附近过冬的大雁通过这种聚集与演练,为北飞迁徙做准备。但真正飞离还待有利的时机。

大雁是聪明的。从温哥华沿海地带这个避风港起北飞迁徙时,一旦越过北边终年积雪的高山必然会遇到强风东北风的阻力。借助来自西南太平洋方向的暖风助力,才能飞得省力,快速到达目的地。飞在队头的大雁遇到的阻力最大,消耗体力最多,故雁群交替变换着领头雁,集体担当。我们猜不透雁群如何指挥协调这个过程。

夜晚,城区上空开始见到排队北飞的雁群。这些雁群飞得很高,只能看到雁的轮廓。第二天清晨,果然迎来久违的晴空,且是西南风,气温又有回升。菲沙河岸边霜冻全部消失,绿色草地连成一片,并开始长出绿芽。河边的雁群绝大部分已借着强劲暖风助力飞走了,只剩留下落单的1只,孤独地在岸边水中游动。沿海沼泽地中数以万计过路大雁群也全部飞走了。

当我正在为这只孤独的大雁感慨其是留恋避风港的城市生活,还是体力不知时,发现接下来的几天路边雁群又开始新的聚集、飞舞与排练。这只孤独的大雁原来是等待亲属结伴而行。再过了几天后,所有雁群全部飞走了。

菲沙河边只剩下野鸭、海鸥等不能远飞的小型鸟类。在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后,相信一定会有新的鸟类来建立家园。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61517-1272904.html

上一篇:关于重复性实验数据

4 姚卫建 黄永义 张叔勇 杨金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1 03: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