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odongha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aodonghai

博文

一件瘪事

已有 4382 次阅读 2015-7-11 10:07 |个人分类:学习生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研究生, background, 辅导员, 工作人员, 感叹号

2014年已经远去。回首这一年,发生的事情确实很多,但想拿起笔把它记下来的却屈指可数。

2月3日,我接到辅导员的通知:2月16日下午15:00,在五山校区逸夫科技馆107,举行寒假留校研究生座谈会。问我,这个会你能参加吗?我赶紧把三个字“能参加”外加一个感叹号,回复了过去。没想到老师又回了一句话,提醒我“现场发礼包,记着拿”。16日也就是腊月二十八,老师中午又打来电话,叮嘱我:下午早点过去,还有我们土木与交通学院的张蔚洁副书记也会参加座谈会,你记着要打个招呼。

当天下午,我带着会发红包的期望,早早地过去了。几个工作人员,领着我进入了会场,先签个到。这是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大型的椭圆形会议桌,每一个位置上整齐有序地放着一个陶瓷茶杯,一瓶矿泉水,一个水果碟(一根香蕉和十几个橘子)和一包纸巾。领导的位置,已经放置了卡片。当时,我就有点心慌,不知道坐哪里较好。每一个椅子都离领导那么近,参加座谈的只有三十多个人且每个人都要讲几句话。

我挑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来。剥开鸟蛋大的橘子,全部塞进嘴里,生怕让人看见,毕竟人没有到齐,领导还没有发话。参加的座谈会的人陆续地来了,荧幕上已经投影了羊年大吉的祝福语。我左手边坐了一个男的,低头一直在刷手机屏幕;右手坐着一个女的。她从坐下来,一直没有安宁过。她把矿泉水拿在手里把玩了一阵子,又放回桌子上;我的那瓶矿泉水和她的并排放在一块,接着又拿起我的那瓶,我这是就纳闷了。只见她右手握着瓶身,左手的三根手指灵活地旋转着,就这样嘴唇紧闭,面无表情,一副不动声色地样子拧了好大一会儿。我一直偷偷地看了她好一阵子,然后,她歪着头,说,“能不能帮我拧开?”哈,哈哈,说实话当时我心里乐翻了天。此时心头马上迸发出一个冲动——大气压,摇一摇那个瓶子可以减少内外的压差——这可是一种好为人师的冲动,一番长篇大论已经到嘴边。突然,又想到对方可能是一个博士生,至少也是一只小硕士,这可不能乱了方寸,贻笑大方了,不得不硬生生地吞到肚子里。我平淡地接过瓶子,可大脑这是刷刷地浮现一个念头:我要是两个指头像拧螺丝一样很轻松地把瓶子拧开,那这个师姐肯定会感到尴尬难堪的;我也是装着费着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开,那她也许会觉得这家伙故意夸大难度,套取人情,目的不纯。我该怎么办?这个“度”到底该如何把握,我不知道?我感觉我接到了一个大难题——如何合乎逻辑地又合情合理地拧开这个瓶盖??到底该怎么办??我愣了几秒钟、、、、、、看到桌子上的纸巾,想到了一个妙招——转移矛盾。我取了一张纸巾,放在左手心了,再放到瓶盖上,就是这样气定神闲地,轻轻松松地把瓶盖拧松了,接着把矿泉水递了过去,我没有敢看她的神情。如果此刻她认为是手滑或者瓶盖滑才拧不开的,多亏拿张纸巾呀。而这才是我想要的。后来,她发言的时候,才知道是数学的博三的学姐。

大家这时都到齐了,座谈会开始了。先是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张勤远教授讲话,还有学工部的老师,留校青年老师,都一一讲话。最后是学生一个接一个的发言,先介绍一下自己,谈谈对学校的学习生活的看法,新年有什么愿望等。前面的学生,不是反映食堂的大妈大爷,年纪大;就是反映校园某条路晚上路灯不太亮;有的问能不能多增加点补助,有的问图书馆何时能修好。大家反映的情况,已经很到位了。轮到我发言时,领导说,“今天是自由座谈,你请放开提一些建议”。我一向胆小怕事,让我说也没感觉还有什么说的,对学校很满意。

“你对学校,怎么看的?”领导问。

“我们学院五楼的男卫生间里,我来学校的时候点了一盘香,很好闻”

全场爆笑。

“你对伙食有什么要求或者建议?”

“我家在北方,几乎很少吃米饭,现在每天都要至少吃两顿干的米,能不能喝汤不要钱呀?!”

、、、、、、

“你有什么愿望?”

“我想拿着地图,花上三年时间把学校的每一条路都走一遍,每一棵树就摸一遍。”

又是一场爆笑。

最后,我竟然把自己打的腹稿-祝福语给忘了说了。

散会时,一人一个大礼包:一罐饼干,一包瓜子,一包花生,六个苹果,十来个小橘子。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59324-904580.html


下一篇:纪念——理工大力学系老师
收藏 IP: 218.192.166.*| 热度|

2 赵美娣 齐云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6 01: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