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lingmyc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ilingmycin

博文

破纸上四唯易,破心中四唯难! 精选

已有 5310 次阅读 2020-8-22 10:15 |个人分类:个人随笔|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王阳明


        前一段时间,有个在高校工作的朋友向我抱怨,说暑假也没得休息,又在跟这两年的学生考试试卷等教学文档较劲,又要根据**要求修改各种相关文档,基本上除了学生的分数不变,其他的各种材料,例如教学大纲、教案、试卷分析报告、试卷审批表什么的都要重新整。而之所以说,是因为类似的工作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为了应对不同的评估或者认证,学校就要不停的把各种教学文档按照新的要求重新做过,以求满足不同评估认证所对应的要求。同一本试卷,拆了装,装了拆,换着花样来回整理;同一份教学大纲,修了改,改了修,把任课教师折腾的痛不欲生。

高校的领导和老师显然是没有自虐倾向的,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显然不会这么一遍遍的折磨自己。而之所以类似的游戏在各个高校一遍遍的上演,其本质性的原因就在于,每一次所谓的评估、评价或者认证工作,就好像一根根吊着胡萝的指挥棒,又好像一根根凶狠的皮鞭,驱使着大家不断的重复这种无聊而折磨人的工作。因为在这类评估评价的背后,是各类排名和选拔,不仅关乎高校的荣誉和名声,更是关乎动辄百万千万乃至数以亿计的经费,试问,哪个高校能抵得住这种诱惑,又有谁能背负因为不整改而失去荣耀和经费的罪责?

只要这种行政性的评估评价和认证不结束,类似的游戏就永远不会停止。

 

闲话说完,开始说正题,关于近两年炒的火热的学术界“破四唯”。

“破四唯”近年来很热门,欢呼者有之,反对者貌似也不少。至于理由,反正大家各说各的道理,似乎也都说的对。再去往这个烧的很旺的火坑里扔两把柴火,似乎也没啥必要。但是在这场激烈争论的背后,大多数人都只关注于“四唯”及“破四唯”本身,却少有人问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么多年来,学术界为什么要“四唯”?

首先,“四唯”能够在学术界长期存在,并且在世界范围内大致通用,那就必然有其合理性。我认为,“四唯”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客观、定量并且快速的对教师乃至学科、高校做出评价。不要小看了这三个优势,其实对于各类评比评估尤为繁多的国内学术界,这三者都是非常必要的,因为程序繁琐的评价方法注定无法得到大面积应用,无论其优点有多大。众所周知,在中国当前的大环境下,凡是一刀切标准简单粗暴的选拔或者评估,尽管有各类不足,但是总是相对公平,例如高考。凡是没有明确标准,却用一大堆“综合”、“全面”等看似先进但是却空洞无物的指导意见来操作的,最后大多变得一地鸡毛。如果是按照当前的规定,在缺乏明确标准的情况下去进行各类评估认定,那么如何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中做到公正,其实是一个非常难解决的问题。毕竟,在整个环节中,有太多的可操作性。所谓同行评价、综合评价等,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操作,在当前的国情下,很难有操作空间。比如高校评估,专家前期都在看文字材料,而进校的时间就那么几天,光看学校准备的材料都看不过来,说到底,还是要在学校提供材料的基础上来“综合”。按照这个情况,无非是逼着高校把材料再做的漂亮一点、完善一点就是了,其结果,就是把造假工作再推上一个台阶。

其次,“四唯”的存在,跟国内学术界的管理和运行制度是分不开的。归根结底,其实跟上面我说的老师反复改试卷是一个道理,那就是有一根巨大的指挥棒在牵引着高校,各类评估评定排名,论文项目奖励和人才帽子都是重头戏,而且是决定各个高校分数的核心要素。为了获得好的分数进而获取更多的经费,高校不得不在这根指挥棒的牵引下疲于奔命。为什么有的学校的大牛被各种举报也岿然不动,说白了学校领导也左右为难啊,处分大牛固然容易,但是你不要别人抢着要,前几年有个被举报性骚扰女学生的大牛,好像都骚扰到台湾去了,结果怎么样,换个学校照样是大牛,为什么?大牛的一堆头衔和成果对拉升学校的排名至关重要啊,对高校来说那可是真金白银,与之相比,几个学术道德师风师德的举报算什么,不痛不痒的处理下,过几年谁还记得这回事?

有了上面的分析,结合我在开头所讲的那个小故事,结论也就呼之欲出了。只要各类评比各类排名还在,只要这些评比排名依然跟各类经费挂钩,只要双一流建设、学科评估、各类人才工程等依然在如火如荼的推进,“四唯”现象就永远不会停止,破除了 “旧四唯”,还会出来 “新四唯”,评估认证需要什么,教师乃至高校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提供什么。而在这一过程中,无非是看那些高校能够更快的适应政策调整应对策略而已。

因此,按照我一贯胡说八道不负责任的说话原则,做个比较悲观的预测,短期内(这个短期有多长谁也不知道),在新的评估评价体系下,因为客观评价比重降低,主观因素比重提升,而主观因素的评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材料的撰写(也包括材料的整理乃至伪造),因此教师或者高校浪费在应付这类工作上的时间将继续增加,而能够最快适应这一评估体系,在材料整理方面把握诀窍的高校和教师,将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同时,因为评价体系的改变,加上新的评价体系中很多指标对新入职和底层老师非常的不友好,同时不可量化的指标也会给暗箱操作留出一定的空间,因此高校底层的教师将有一部分成为牺牲品,教师的稳定性将会有一定程度的降低。

 

综合起来一句话,目前的很多争议,其核心并不是反对破“四唯”,而是如果管理部门不从根本上思考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并结合实际完善新的体制下评价的方式,新的“四唯”很快就会出现,而且愈演愈烈!而这,正是我在题目中所说的,“破纸上四唯易,破心中四唯难!”

 

最后,说两个小故事。

第一个,我曾经有一次参加了一个项目的预调研,期间与项目的申报者——一个成功的农民企业家吃饭,趁着酒兴,他向我们谈起拿项目的诀窍。“项目申报的时候,我就把基础材料做好点,本来有一百亩,我就说已经有一千亩,反正做个材料又不难,项目评审专家又不能实地来看;到了验收的时候,本来应该有一万亩,我只做了一千亩,我就把专家带到我的一千亩山头上,然后大手一挥,说旁边的田地都是我的,都是改造好的,反正项目结题会就那么几个小时,专家也没办法去验证,说到底还是看材料”。

第二个,某次学科还是专业评估的时候,我们向一个已经通过的高校取经。对方还是比较真诚的,发给我们一堆的材料模板。其中,一个典型教学示范的案例,两节课还是一节课的教学,愣是整出来几十页教案,时间精确设计到每分钟,第几分钟一个例子,第几分钟一个图片,这个图片要说明什么问题,这个例子要提高学生什么能力,做的真的是精美的一塌糊涂。如果按照这个模板来,估计高校老师全都要疯掉了。但是没办法,都是主观性评价的材料,你做的好,别人就能做的更好,不求实用,但求高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59185-1247398.html

上一篇:学术造假,真的要从娃娃开始抓起了?

31 梁洪泽 王安良 黄永义 刘立 徐耀 武夷山 杜学领 许培扬 李东风 刘山亮 曾杰 王兴 杨正瓴 周浙昆 晏成和 李明阳 白冰 李毅伟 李哲林 陈兵 黄仁勇 郑永军 卜令泽 郭中领 张波 曹俊兴 杨立坚 吴嗣泽 李学友 王德龙 张明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8 06: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