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jia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ijia2009

博文

爱是什么? 精选

已有 8191 次阅读 2014-11-29 04:2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量子化, 忆秦娥, 星际穿越

爱是什么?
贾伟


     中国的古诗词,以唐诗宋词为主旋律,但也有一些非主流的“唐词宋诗”同样璀璨夺目。有个经典的词牌名叫《忆秦娥》,并非宋代词人所创,其开山始祖是唐代的大诗人李白。这个“开山”作品这样写道:
    《忆秦娥》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大意是说,夜幕中响起了缠绵悠长的箫声,秦娥从梦中惊醒,望着窗外,楼上正挂着一弦明月。秦楼的明月,年年映照灞陵桥边青青的柳色,还有当年桥头依依的惜别。在清冷的重阳时节,遥望咸阳古道,不见他的踪影,只见瑟瑟秋风中、一抹残阳映照下的汉家陵墓和宫阙。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点评道:太白纯以气象胜。“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寥寥八字,遂关千古登临之口。我喜欢这首词的地方也在于此,一个古代女子秦娥眼睛看出去的世界,是伤感的,但她的爱和伤感没有锁于深闺,止于庭院,而是在“西风残照,汉家陵阙”这样一个气势宏大的场景下,随秦楼的月光,穿越时空,直达我们今人的内心!
     用一个比“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更为宏大的场景来表达爱和伤感的,莫过于最近上演的好莱坞科幻巨片 “Interstellar - 星际穿越”了。影片中故事发生在不远的未来,地球已不适合粮食种植,水资源枯竭,沙尘肆掠,人类濒临灭绝。前美国宇航局(NASA)飞行员Cooper无工作可做,跟岳父和儿女在农村生活,他与女儿Murphy尤其性情相投。在女儿房间“幽灵”这一超自然存在的启示下,Cooper发现了处于荒郊的NASA基地并接受任务,带着探险小组驾驶一艘名为“Endurance”的飞船,穿越一个神秘的“时空裂口”,去外太空寻找延续生命希望的机会。
     Cooper并不是一个胸怀凌云壮志的中年男人,之所以接受九死一生的航天任务,是为了拯救自己的孩子,他想尽快完成任务回到女儿身边陪伴她。然而,由于黑洞时间延迟效应的影响,天上一小时抵上地球人间七年,一晃眼的功夫,家乡的亲人们已经度过数十年了。
     这是一个十分令人沮丧和悲哀的时刻,父亲在遥远的一个星球(数小时的时间尺度里)殊死探险,而女儿Murphy在地球上却用了数十年漫长的时光来等待。父亲被吸入黑洞,无意之中进入黑洞中间的某一个区域,在这个称为能层的区域蕴藏着黑洞旋转时的无穷无尽的旋转能,黑洞旋转带来的拖曳将时空撕裂,从而产生穿越时空的虫洞,而虫洞就是俗称的时间通道。Cooper进入时间通道,这是一个如同无限重叠的书架的五维空间,五维中的Cooper看到了四维中的迷惘、挣扎中的Murphy,在爱的感应下,他完成了跟宇宙另一端的女儿的信息传递,让她找到了破解谜题的答案,最终带领人类走向另一个世界。
     所有震撼视听的洪荒宇宙、星际航行、时空隧道的场景都被用来烘托父女之间的爱以及对爱的守候。女儿在恶劣的环境下苦苦地等候着相隔亿万光年之远的父亲;而在飞船的银屏上,父亲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在地球上迅速老去,他却无法触及、无法制止,在一种撕心裂肺的绝望中煎熬......当父女再次重逢的时刻,依然是中年的Cooper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已是风烛残年的女儿Murphy。女儿在病床上轻轻地松开父亲的手,不无诙谐地说: “父母是不应该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去的,你走吧,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不再抱怨,没有哀伤,女儿在生命的尽头表达的只有一个浅浅的微笑,那一刻,观众们一片泪眼模糊。
      在我们今天,似乎可以这么说,爱作为一个永恒的话题,是有其深奥的科学内涵的。爱的一个特质是其穿透性!一千年多前秦娥的月光照来,让我们今人依然感受得到她在那个时空下对亲人的那一份守候,那一份思念,也就是说这种信息的传递,由连续变成离散,已经进入高维度空间,借用《星际穿越》中的话: love is the one thing that transcends time and space - 爱是一样可以超越时间与空间的东西。在这个电影里,爱被认为是一种量子化的东西,当爱与时间成为一对共轭量,在四维空间,爱的深远绵长可以将时间无限地压缩下去。
     从洪荒时代起,人类便开始仰望星空,将人间最淳朴的爱升华、弥散,充盈于天地宇宙之间,这大概就是最初始的量子化过程。比李白早出生四十年的诗人张若虚在他的震古烁今的《春江花月夜》中,对着天地宇宙轻声问出了一个四维(抑或是五维)空间的问题: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忆秦娥》之所以写得气象万千,而没有像闺怨诗、思春词一样,是它的那些壮丽的时空性元素:缠绵的箫声,清冷的月,西风残照,汉家陵阙,这些参数让一种 “量子化”了的情感产生了无穷的穿透力!但爱情的表达不是一味宏大,它可以是一对普通的表,一坛陈年的女儿红,月光下的一首歌,窗前的守候,人海中的一个默默的凝望……也就是说,爱有一种平实、一份厚重。现代人有很多爱,也善于爱的表达,但这个爱或许可以用别的词汇替代,如闺怨、思春、物欲、虚荣、暧昧、调情,这些其实都跟爱无关,这些人也不懂爱!
     而从爱的科学内涵去理解,如果我们觉得生命像是一场由繁盛至荒芜的幻觉,如果我们困惑于时空的无限和人生之须臾,如果我们时常觉得爱的虚无缥缈和无可把握,那说明我们心中缺乏爱!至少可以说,我们的爱没有达到一种能级,没能进入量子化,无法引领我们的内心,穿透世上的各种力场,划出一道平实坚毅的人生轨迹出来。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5898-847115.html

上一篇:也说“评副教授”到底“缺什么”
下一篇:爱的荒原

41 陈安 罗德海 李竞 虞左俊 刘艳红 曹聪 齐国臣 刘旭霞 葛素红 王善勇 赵美娣 杨正瓴 黄永义 陆泽橼 吕喆 李毅伟 王春艳 徐晓 陆俊茜 水迎波 侯沉 武夷山 邢志忠 龚直文 丛远新 杨月琴 单进军 王锟 强涛 邓旭坤 王桂颖 吉宗祥 周志刚 ncepuztf biofans bridgeneer Sweeper anran123 xqhuang yunmu qz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14: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